8.17.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維也納第一間咖啡館?˙蘭德曼咖啡館Café Landtmann



Copyright © Jas Chen

維也納的第一間咖啡館究竟是哪間?在追尋維也納咖啡館的路上一直疑惑著我。

翻開所查過的資料,大約就有五六種不同的說法,有些是很輕鬆的「附帶一提」式:你如果去了費加洛之家,不要忘了隔壁就是全維也納最老的紅十字屋咖啡館喔!(這讓彧馨找死了…)

有的是引經據典式:「根據資料顯示,西元1684年由一位吉歐克˙法蘭茲˙柯希斯基(Georg Franz Kolschitzky)利用與土耳其戰爭所得的大量咖啡豆開立了第一間小咖啡館"藍色瓶子”(Zur Blauen Flasche)」嗯,而且也是這位先生發明了有著一層奶皮的標準維也納咖啡“米朗琪”(不過這家咖啡館還在嗎?彧馨還是很疑惑)

當然維也納官方認證的首間咖啡館時間是西元1685年1月17日,由亞美尼亞人約翰˙迪歐達脫(Johannes Diodato)取得咖啡販售許可後在哈爾廣場(Haarmarkt)開立,不過在羅騰塔街(Rotenturmstraße)上走來又走去,似乎也沒有看到”有可能”是的老咖啡館。

所以我站在這裡,右手邊是非常古典的宮廷劇院,背對著維也納市政廳,左後側是優美的維也納大學。眼前面對的是總有一百三十多年歷史以上的蘭德曼咖啡館Café Landtmann。

某本專述名人咖啡館的書籍言之鑿鑿地說明,以創立人的名字法蘭茲‧蘭特曼(Frazn Landmann)命名的蘭德曼咖啡館,是維也納”現存”最古老的咖啡館。查閱資料,這間咖啡館的生日是西元1873年10月1日,久是夠久了,然而維也納是隨便走在哪條路上都有個七八間百年咖啡館的地方,那麼是不是真是最古早的咖啡館便有著大問號。

「是不是第一間很重要嗎?」我問問自己。

不管怎麼說蘭德曼咖啡館都是優雅到不可思議的地方。維也納大多數的咖啡館多是讓中產階級以上或騷人墨客逗留的地方,有時對衣著嚴謹的程度有一種不言可喻的約定俗成。我仍記得打算與希波相約咖啡館時,已然入境隨俗的希波略有為難的表示要先回公寓更衣。

「這裡人去咖啡館還是有一定整齊程度的,妳看我隨便的涼鞋短褲,很不適合啊!」雖然天氣酷熱,我覺得希波怎樣都不勉強的衣服已經很合宜,仍沒辦法打消希波非要回去更衣的念頭。然而面對像是蘭德曼咖啡館這樣素有「維也納最優雅咖啡館」之稱的地方,我也忍不住戰戰兢兢衡量起自己的穿著打扮,夠不夠得上堂皇的咖啡館。

「海軍藍的棉布高腰洋裝、多彩的繩編楔型鞋和一頂白色別花的遮陽布帽」這樣應該可以吧?雖然不是什麼優雅淑女形象,不過還夠得上走進一直是上流社會人士出入的蘭德曼咖啡館吧?

小心翼翼走進保留19世紀時風味的室內,咖啡館裡的設計和餐椅、用品什物都還保留原貌。櫃檯邊的玻璃冰櫃裡擺滿了美麗的甜點,許多糕點上怪模怪樣地擺著做成迷你足球的糖片,以迎接即將來臨的歐洲足球盃。悠閒的下午陽光斜照,咖啡館籠罩在光影瀰漫的氣氛中。走進蘭德曼彷彿走進了政商名流專屬的沙龍,沒什麼人看報,也沒什麼單身前來的客人,桌桌臨窗而坐的咖啡客低聲交談,妝點出的優雅裏有種嚴肅的氣味。我不禁大幅降低了速度,讓習慣林蔭大道的跳躍步伐也不知不覺莊重起來。

窩進蘭德曼L型空間的轉角處落座,這裡被隔成裝飾繁複的圓形廂房,往右看是放了種種擺飾、報架、櫃檯、甜點櫃的玄關,再遠點是從前專屬女士、粉白飾邊蘋果綠壁紙的「雪茄勿入沙龍」;左邊是長型的嚴肅咖啡座,漂亮而寧靜。

我優雅地略舉右手喚來侍者送上餐牌,在這樣的空間裡,我也忍不住裝模作樣起來。


攝於維也納˙蘭德曼咖啡館

3 則留言:

chanteuse 提到...

Landtmann is my favorite "Café" in Vienna, both the place and pastry are gorgeous. (Other than Cafés there are also "Konditoreien" where one can have cakes and coffee, of which my favorite would be "OBERLAA" or "Gerstner," can't decide :p )

I wanted to write about Landtmann next in my café series, but you already did :)

I'll have to wait until Autumn when people are back from vacations so that cafés are not empty in my photos.
(Sorry can't type chinese at the moment)

Jasmine Chen 提到...

Dear Chanteuse

原來你跟佛洛伊德先生一樣地喜愛這家!

我更喜歡她的姐妹店,在沙赫旁邊的莫札特
如同你說的,這裡的咖啡和讓人愛不忍釋的蛋糕真的好棒!總讓彧馨有著「靠著甜點也能活」的錯覺啊

不過同樣有著美味蛋糕,莫札特輕鬆多了。不過這大概也是因為在極涼爽的大雨後進入有關,總覺得莫札特的氣氛溫暖而愉快。

放假的人還沒回來嗎?

嘖嘖,假期也未免太長了一點,讓人恨得牙癢癢啊!

對了,Chanteuse怎麼沒去渡假?

Chanteuse 提到...

Landtmann一開始的確令人覺得有距離感,不過人少一點的時候服務員就變的親切很多 呵。
他們的甜點是四季變化的,不知過了草莓季節甜點換成什麼口味了
最近覺得吃太多奧地利菜,如果再上咖啡館吃甜點可能過幾年身材就要跟大部分的奧地利人一樣...可是去到咖啡館不點蛋糕又對不起自己和做蛋糕的師傅,所以就心虛沒去:p


夏天度假不外乎海邊曬太陽,或跟滿街觀光客一起"享受"加價不加值的服務,當地人都渡假去了,"不是我的菜"

九月中會去布拉格幾天,十二月可能也計畫再去巴黎,遠一點的就沒有了,要存錢回台灣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