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2008

我讀《巧克力戰爭》



Copyright © Jas Chen

一陣子以前參加了中時藝文村的活動。是我所沒有參加過的試讀活動,而如果只要寫封信就可以免費拿到一本書來看,似乎不管怎麼說都是件好事。所以寄了信,書也拿到,當然馬上看完了。事情便這樣拖著,一直到中時的員工來信催,才終於想到要盡盡義務。

坦白說是很難寫的讀後感。

如果是書評可能還好點,對於一本主要以講述學校霸凌事件為背景、青少年的恐懼勇氣悲傷與快樂的小說,去談談文字、翻譯、中心主旨,那麼就交差也就算了;然而要說到讀後感,對於中學時期內心表現大概要算異於常人的彧馨來說,實在是件痛苦的事。

然而還是要寫的,所以您隨便看看。書本身是好看的,可讀性強。至於我的讀後感……還真的是隨便看看就好,請別認真哪。



~我沒有青春期。

當初要了試讀本來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看不用花錢的書,如此而已。書來的當口有些失望,因為很輕薄,大概花不了太長的時間,事實上也是。拿到書的當天躺在床上讀完了,倒頭就睡,對於故事的內容,那種算是時常被電影、電視、小說使用的情節,幾乎沒有感觸,彷彿書中主角經歷過的從來不曾發生在自己身上,毫無共鳴。

隔了兩天的周末,沒有什麼非做不可的事,沒有什麼非赴不可的約,我同《巧克力戰爭》一起持續平躺在床上。

「再讀一遍也無所謂吧?」反正向來習慣重唸書。

所以又讀了一遍。雖然,我一直知道,如果青春期的算法是從國中一年級開始到高中三年級結束,那麼自己大約沒有所謂的青春期。那些所謂的叛逆、尋求同儕認同、曖昧不明的愛戀、競爭的壓力、對外界的認知…通通沒有經過。

呃,當然如果要說經過了,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

距離青春期的年紀已經很久,但尚未遠到失去記憶。我還記得課堂上的頂撞老師,也記得大肆對教官咆嘯,記得被許多看不慣的同學聯合抵制,也記得只跟還算談得來一兩位同學的課後在絕不適合學生的地方餐敘,甚至記得自己從來不知道,但總算在歷經一年後被告知的「某某某暗戀你很久囉」這樣的事。嚴格說來應該是很有深刻記憶的時光,從陌生、排擠、背叛、忤逆師長…到可以被班上同學票選成為班代,那是在私校六年以來一路長成的過程,也許稱不上精采,但也不能說不豐富。

只不過,那些從來都不是重要的事,沒有在我的心裏留下一絲痕跡,即使要提筆寫出來都很勉強。

所有發生的、不曾發生的,輕輕地在身邊走過。被同儕排擠時從來懶得多做改變爭取認同;被同儕接納、甚至喜歡時,那樣的喜歡也沒有給過什麼飄飄然。我始終只是我,旁的一切都與我隔了一層半透明的膜,在膜內朝外看,光和影在膜外交錯,偶有人影聲音,但都不能、不想碰觸。

那六年,只簡單分成兩塊,一大半不想理人時的沒有朋友,和終於在父母要求下開始「交朋友」後的「誰都是朋友」。對於擰在一起糾結的人際關係囫圇吞棗,不辨東西,沒有好壞。

這並不是經過時間洗禮後的知覺麻痺,當讀完「勿忘我」(Hearts in Atlantics )時,讀完「事發的十九分鐘」時、讀完「追風箏的孩子」時,也曾回想當自己是書中主人翁年紀時的週遭人事。然而除了「我」、巨大無匹的「我」本身,充斥在那整整漫長的所有回憶時空裡,幾乎、像是沒有任何其他故事發生過般地不曾留下痕跡。

我活在只有「我」的世界,不在乎與別人的交流、不在乎有沒有朋友,也不在乎成績。而且學到了(或是本能?) 即使再怎樣不在乎,世界都會運轉、太陽都會東昇、我都可以活得很好。

過了許久之後的如今,某一部分的我繼續那一長串中的不在乎裡存活下來。很偶爾,還是會與許久以前大概可以被歸類成「亞奇」的同學聯絡。當然現實生活裡沒經歷什麼像是「守夜會」這樣團體在校園攪亂的經驗,所謂的「亞奇」們不過是幾個小團體裡的領頭,同在團體的成員跟著「亞奇」們的喜好表達喜好、隨著「亞奇」們的不喜歡而不喜歡。

成長後的「亞奇」們已經沒有任何一個有「亞奇」的樣貌,沒有前呼後擁、沒有不可一世。「亞奇」們都變得很小心,小心翼翼地談論工作上的不如意、感情上的空窗、與家人的不愉快、多了幾公斤、少了幾根髮。非「亞奇」們的眼睛也不再對著「亞奇」閃爍生光,不再念茲在茲「亞奇」們的喜好是什麼。

沒有「亞奇」了。

我不知道「亞奇」的世界是否在不知覺中崩解成另一種樣貌,也不知道非「亞奇」的世界有沒有因此更寬闊自由一些。

而我還只是那個原本沒有任何變化的我,孤獨地看著一切。


原本想把所謂的讀後感改得更符合主旨一點,不過看完兩遍的感想依然不過如此,也許曾經在亞奇與非亞奇戰爭中生存的人讀完能夠更有些什麼吧?

不過不是我。~



既然講到青春期,那麼放上少數一張居然年紀是一字開頭、而看起來不算太糟糕的照片好了。呵。

5 則留言:

stocks research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online gambling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將"活在只有「我」的世界"描述的很精準,我想我也是這樣子的吧, 有時候想改變,但又想想,性格本是如此,想變也變不了的吧.

西西 提到...

雖然Jas說這是一字期的照片, 可是比現在的我看起來還要應該是我這個年紀才對, Jas不愧是個美女呀! 而且很會擺pose唷! ^^

Jas Chen 提到...

Dear 西西

你是說Jas生成一張老臉嗎?(生氣貌)

(雖然說我也不能否認拉>< 大哭)

匿名者

不用改變呀
還有人問過彧馨要怎麼排遣孤獨呢?
(要怎麼跟他說那叫本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