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14

第三年


Copyright © Jas Chen

5.20.2014

《追櫻》《總整理篇》金澤茶屋街


Copyright © Jas Chen

雖然追櫻之旅中有相當部份的原因是為了攝影,不過為了行旅方便,也因為手頭的設備其實很陽春,所以捨棄了許多「專業者」看來必備的項目。比如本來就沒有方便的望遠鏡頭,只好拿三叔叔遺留下來的老式玻璃定焦鏡來用。好處是小,攜帶方便,壞處就很多了,一來是200定焦鏡,本身有一定侷限;其次是NIKON老鏡 ,沒辦法裝在慣用的CANON機身上,只能用轉接環連在SONY NEX5上,這一來必須純手動不說,光是在大太陽下看著LCD螢幕對焦就是痛苦得不得了的事。

另外,其實有、但故意捨棄的裝備之一就是腳架。日本的許多地方雖然可以攝影,但一旦端出腳架就會被認定為商業使用,突然增加很多麻煩,所以乾脆不帶。

這樣拍出來的照片多少會受影響,至少在入夜的金澤茶屋街上就完全找不到能固定相機定點拍攝的地方,於是出來的成像都有點慘。好在這不妨礙記憶,每次回頭重新看到有點缺陷的影像,我依舊能完美記起那個月光、那個夜晚、那個氣味、那潺潺流水聲與暗中優雅的櫻花。


很多時候,這樣就夠了。

5.15.2014

《追櫻》《總整理篇》櫻花季的京都飯店


Copyright © Jas Chen

約莫兩個多月前,一個許久許久、將近十年沒有連絡的日本朋友,連絡上我。
在來回長長的郵件中,慢慢填補上十年空白。他說,我所寫去的信,每一句的近況更新都令他嚇一跳。也是,十年時光濃縮成三言五語,似乎怎麼都很難不嚇人,特別是這幾年,於我而言的流動人生,變化是稍微大了些。

「看到你作的櫻花MV,我也覺得,應該要去看看櫻花,這幾年工作好忙,從來都沒有機會看櫻花呢。」他說。
於是朋友開始聯絡起他的朋友,打算去京都。

「京都?」我心想不妙,這可不是好訂房的地方。不過朋友的經濟狀況相當好,又是當地人,或許不用太為他擔心?
Jas,如你所說,京都一間空房也沒有,我只能考慮住大阪了。」二月底,朋友已經完全訂不到京都任何一間四月的空房。


呼,看來那年在京都花5000日幣住一晚的膠囊旅館還是幸運的,說起來是很棒的膠囊旅館啊。

4.23.2014

《追櫻》《總整理篇》可以吃的櫻花


 Copyright © Jas Chen


徐徐和風櫻暖暖,一捧抹茶兩縷甜。

京都˙仁和寺

《追櫻》《總整理篇》京都二条城的夜櫻



Copyright © Jas Chen

我很喜歡二条城的櫻花。
更正確的說,我喜歡二条城夜間的櫻花。雖然櫻花其實並不太多。

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二条城的燈光打得很有水準,雖然我不是燈光大師,不過因為攝影對光影的要求本來就高,加上來來回回實在看了不少夜櫻,所以回頭想想,二条城的夜櫻真正出色。夜色中襯的花嬌艷,又沒有我不偏好的螢光色系。只可惜,參觀二条城時還在追櫻開頭前幾天,尚不以為意,沒在二条城多待上兩個鐘頭。

不過那夜很冷,非常冷。另外風也大得不像話。只穿一件輕薄的羽絨衣根本不夠,凍得鼻水直流,只好跟著老外遊客一起玩起影子遊戲,好歹算作祛寒。


這也算是另類的苦中作樂回憶吧?

《追櫻》《總整理篇》哲學之道上˙一扇窗戶惹的禍


Copyright © Jas Chen

哲學之道上能歇腳的地方很多,不過人更多。
從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坐下來喝杯咖啡的地方,小咖啡館只剩下戶外的座位。

戶外也好,我想,可以看櫻花。

不過櫻花下的人實在多,怎麼取景都不太妙。這時,我轉念想到咖啡館大窗的倒影。「這個角度正正好,人群都能截去,只剩木窗上的一鑲好景。」於是拍了起來。
不一會,服務生走了出來,認真地看看我,又看看窗,似有所悟,轉身回去,跟窗邊的客人說了幾句話。(其實必須花點眼力才能看見窗後有人)。又過一會,窗後的兩位女士也站了起來,拿著相機,走出門外,對著大木玻璃窗子也毫不客氣地喀擦喀擦起來。

原來呀。幸虧服務生機靈,不然說不定要惹禍了吧?

4.11.2014

《追櫻》《總整理篇》偷窺藝妓


Copyright © Jas Chen

京都是藝妓有名的地方,話雖如此,要看到正牌藝妓在街上遊蕩,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多次前往京都,也只有一次在京都車站眼見兩個藝妓帶著出行的古式中型化妝箱匆匆而過,極倉促間拍下兩張照,都不清楚。

藝妓都很忙,實在沒有可能在古都裡慢行矩步。

不過《追櫻》當年,在京都白川河畔的二樓餐廳,確確實實碰上有客人召喚藝妓表演。我很可惜並不是座上客。不過,包間的窗戶大開,於是在一樓川邊的行人如我,就可以偷偷地遠遠望上一眼,拍上兩張相片。


雖然很狗仔,不過,這樣的狗仔可不只我一個,而是一大群攝影客或非攝影客,舉著手上能使用的各式攝像設備,劈哩啪啦地正對著二樓窗戶喀擦喀擦起來了呢。

4.09.2014

《追櫻》《跨頁˙總整理篇》京都円山公園的夜櫻一角


Copyright © Jas Chen

一張照片裡出現了枝垂櫻和吉野櫻,有白色和黃色的燈光在不同角落,又有一丁點的櫻花夜市的小攤感,這不就說明了大部份的日本夜櫻景色嗎?

一圖抵千言,有時確實如此。


3.22.2014

《追櫻》《總整理篇》京都円山公園的「櫻花夜市」


Copyright © Jas Chen

京都的円山公園似乎時常是活動慶典的執行地,幾次前往,十中有七會碰上甚麼活動。那麼櫻花季節有個特別不一樣的活動也不奇怪。
不過想歸想,真正親眼看到滿布的櫻花樹下那張張鋪著紅布、有著靛藍坐墊的露天宴席,我還是吃了一驚。

「櫻花,原來可以這樣熱鬧啊?」想不讚賞簡直不可能,只能嘖嘖稱奇。


奇怪的是,這樣奇妙,連日本朋友都說「只能在京都看到」的景色,網路上提過的人卻不多,或許是因為大多人都是在白天來的公園,又或許是也在公園內那長串的小食攤已經吸引住太多人的腳步了吧?

《追櫻》《總整理篇》京都山科疏水的櫻花


Copyright © Jas Chen

寫完《追櫻》後,許多訪問都針對私房景點來問。每一次我都只說了戶倉,因為截至目前為止,雖然戶倉的櫻花真美,但至少在網路上,好像還沒有看過這方面的報導消息。這簡直可以說是奇蹟了,至少在在國人這樣喜愛日本、不管櫻花與否幾乎很難找到真正私房景點的今天。

所以山科疏水的櫻花,訪問時就不太好意思提出來說,畢竟網路上的資料不少。

不過,探訪山科疏水時,確實很有尋幽訪勝的感覺,這處疏水道,完全沒有人煙,雖然有指示圖,地方卻也不好找。終於抵達後,黃油菜花在陰天黯淡的天光之中,粲然生姿,櫻花嫩而黃花嬌,竟是難得京都清幽之景。


這樣連本地人也不太來的地方,究竟一開始是怎麼被部落客們發現的呢?

3.10.2014

《追櫻》《總整理篇》京都醍醐寺的吉野櫻



Copyright © Jas Chen

京都真是得天獨厚的城市。我抵達的時候不得不這樣想。
這裡從來沒有真正發生過天災,即使是311這一年,賞櫻的人依舊絡繹不絕,在其他地方冷清稀落的時候,只有京都,人比花多。

不過來到醍醐寺看這著株年輕巨大的吉野櫻時,也忍不住要想,說不定只有這樣的地方,櫻才能開得這樣肆意?


3.08.2014

《追櫻》《跨頁˙總整理篇》奈良氷室神社前的「那一株」櫻花


Copyright © Jas Chen

《追櫻》書裡提過,一直到了奈良,才算有「見到」櫻花的震撼。

其實很早之前就看過櫻花,而且很多。還是住在美國的時候,春季的踏青活動之一,就是先到華盛頓DC作兩天一夜的櫻花小旅行,再到布魯克林區的植物園走一下午,看日本庭院附近的櫻花。不過在作追櫻旅行時,這些都不記得,記憶裡的粉紅色幾乎不存在。如若不是這幾日剛好整理舊照,翻見從前住在紐約時的留影,根本幾乎忘了這回事。
「實在很多櫻花嘛。」看著那時留影,不自禁會這樣想。全然不是自己誤以為「當時大概沒甚麼櫻花開吧」的錯誤印象。

那個時候拍照都集中在人身上,去哪都是呼朋引伴地一大群,熱熱鬧鬧說話吃喝,幫這個女生編排那個男生,幫那個男生想法子追這個女生,腦子眼嘴都忙得很,櫻花不櫻花,在那個年紀實在是無關緊要。

唔,這麼說,賞櫻的心情和同伴應該也很重要。

追櫻初幾日,因為地震關係,大環境的氣壓實在低,大阪又成日地下雨,心情相當糟糕。悶在窄小的商務旅館哭了兩日,即使滿眼櫻花也失了顏色。身邊沒有朋友同伴,晚晚查過必須的旅行資訊後,就只能靠著微弱的網路訊號跟還在維也納的希波通話,因為家人多不知道那當時我人居然在日本,所以很可憐,只有跟希波還可以講兩句,跟其他人通話恐怕要挨罵。實在連希波都沒空理我時,就只能斷斷續續地透過影音app看當時都快退流行、我卻還沒看過的「犀利人妻」。

所以到奈良時,看到天終於沒下雨,就已經十分感恩;再看到那株震攝人心的櫻花時,簡直就要痛哭流涕了。
我前前後後繞了這株百年枝垂櫻打量了一個鐘頭之久,等不到天晴,也等不到光影,只能很勉強地在樹下仰望櫻花,希望這樣拍下的櫻花能表達實際在現場觀看的百分之一氣勢。這張照片後來成為《追櫻》的跨頁照片之一;而這株櫻花成為我心念中日本櫻花的代表。


它在氷室神社前,一枝獨立。或許有機會,我還能再去看看它。

3.05.2014

《追櫻》《美食˙總整理篇》大阪的煮串


Copyright © Jas Chen

雖然是花了相當心力製作的書,受限於資源很少,頁數限制嚴格,《追櫻》一書很可惜地還是有許多遺憾。比如說,關於吃,就幾乎一點都沒有提到。
不過,即使櫻花再美,一路上總不可能不吃不喝,特別是花了許多力氣千里迢迢趕去,偏碰上櫻花沒開、下大雨、花已經凋零等種種糟心狀況時(雖然沒寫出來,但其實碰上很多),吃更是可能的唯一安慰。
在大阪時,心情起初很糟,特別去喫了有名的大阪庶民小吃炸串,也未見好。

「要不要試試這個?」招呼的大姐指了菜單上的本店味自慢給我看。那天又是雨天,我一半是為了躲雨才在不是開飯時間進了小店。大姐指的菜是三串,炸串、燒串、煮串。這個時候吃不下這麼多,炸串吃過了,燒串約莫就是串燒烤肉,只有煮串,聽都沒有聽過。


單點了一盤煮串,送上來感覺就像把天婦羅串起來的一盤食物,湯汁淋漓,又濃又香。我吸哩呼嚕吃了起來,暖暖熱熱地,一點一點去了這陰雨天的冷氣、潮氣和不見櫻花的怨氣。

2.28.2014

《追櫻》《總整理篇》奈良二月堂下的櫻花


Copyright © Jas Chen

老實說我搞不清楚要怎麼稱呼這個地方。
311當年追逐櫻花,以心情來說,我想是從奈良開始才算真正「賞櫻」。為氷室神社那株枝垂櫻花震驚之後,慢慢走逛到東大寺後方,二月堂下的一條蜿蜒窄道。路大概沒有名字,兩旁偶然出現黃泥似的長屋也不知其名。不過大抵就在二月堂下方總沒有錯。

沿路的櫻花很美,氣質優雅,猜想就算不是櫻花季,光是走在這條路上,即使沒有花,也是能慢慢就心平氣和的舒雅之路。舒國治在《門外漢的京都》一書裡大讚奈良的長牆,我卻想讚這條路,不管有沒有櫻花。


(這張的直圖有收錄在《追櫻》之中,雖然以作者的心情,自然更想放跨頁的橫圖就是了)

2.26.2014

《追櫻》《總整理篇》大阪城內的夜櫻



Copyright © Jas Chen

大阪城當然是大阪賞櫻的必去之地。我白天去了幾次,晚上只去了一次。
其實落腳的飯店走路去大阪城幾乎不要八分鐘,相當近。如果我願意,每個晚上都去大阪城繞一圈也不是問題,可惜向來以夜櫻聞名的大阪城,在311這一年,不要說夜櫻了,連路燈都點得稀稀閃閃,如果不用腳架,ISO就算調到最高,出來的結果也很淒慘;就是用了腳架,成像也未必就好。絕大部分的櫻花照都猶如雲中霧裡,於是再也不想去了。


不知道311之後,大阪的夜櫻景色恢復沒?

2.21.2014

《追櫻》《總整理篇》大阪櫻之宮段淀川兩側之櫻


Copyright © Jas Chen

雖然,書裡面所描述的大阪實在稱不上多令人喜愛,不過那其實已經經過大幅修正。還記得編輯初初看完稿子就頭痛不已地說:一開始的第一章就這麼沉重,看得我都沒有興致去追櫻花了。這畢竟是旅遊書,你要不要修正一下?

於是作者被強押著修掉了讀完會涕淚縱橫的稿子,換成氣氛稍輕鬆一點的版本。

不過,在拍下淀川邊的這張照片時,心情有稍微平復些。雖然仍下著雨,雖然川邊小販賣一杯八百日幣的啤酒也實在太坑錢了(我居然心情差到不管不顧地買了),可是沿著川邊的櫻花真是好看,如同粉白花邊鑲在湖水綠的緞子上,陰天也有陰天的美。


那是櫻之宮地鐵站前後的淀川邊,河上有觀光船來回,櫻花很盛大。差不多又過一個星期,此處花謝後,我再度前來。那就是為了造幣局的櫻花了。

2.19.2014

《追櫻》《總整理篇》311當年的櫻花事件簿之一


Copyright © Jas Chen

朋友的臉書陸陸續續開始貼出櫻花照片,我這才想起,啊,櫻花的季節果然又要到了。

自從寫了《追櫻》後,我一直心心念念要為曾拜訪過的櫻花作一個簡單陳述的總整理,卻遲遲沒有動手。一年過去,說不定,現在算是一個可以開始的時候?

1.05.2014

吃吃喝喝地開始一年


Copyright © Jas Chen

年末時特別好好吃了一頓飯,慶祝一年要過去,一年要來。

說起來,這幾年都是這樣開始「一年之始」的呀。

關於今年吃的:JAAN的食記

12.31.2013

又一年


Copyright © Jas Chen

12.20.2013

又見聖誕


Copyright © Jas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