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妳知道我有幾種樣貌嗎?」細說神奇的蘭德曼咖啡館


Copyright © Jas Chen

蘭德曼咖啡館(Café Landtmann) 的咖啡項目精確的說有總共二十種。不包含茶呀熱可可啊熱巧克力之流,光是咖啡,總共有二十種,基於某種因緣際會下,我恰巧擁有一本蘭德曼咖啡館的酒紅色精緻美麗的點餐本子,算了兩遍,確實有這麼多。

此外,蘭德曼咖啡館所出品的「長效性蛋糕」(類似有名的沙赫蛋糕那樣可以貯存許久,全球郵寄都沒問題的蛋糕) 也要比全是厚重純巧克力加精緻白糖做成的沙赫蛋糕要好吃很多。而且蘭德曼還是非常善用草苺美味入甜點的咖啡店,可不是隨便灑灑糖漿再放上新鮮草莓就算數的那種。

個人以為草莓除了美觀,其實並不適合整顆不做處理的放在蛋糕上,不只是口感的不協調,同時草莓原有的酸甜略硬的果實滋味擺放在柔細味甜的蛋糕裡,沒有別的來調和,果實的清香容易被掩蓋,甜味更一點都出不來。我很喜愛草莓,但對於時常被「貶」成美觀用的肥美草莓,往往感到一陣心痛。而蘭德曼的草莓點心卻做得很好,混上覆盆子搗成的慕斯,香氣襲人,細滑柔順,怎麼也吃不厭。

蘭德曼好得讓人艷羨的地點也是特色之一,正是因為在市政廳、維也納大學和宮廷劇院三大政經人文藝術交會地,此咖啡館出入的人群鮮有庸俗之輩,而能讓這些或高官、或學者、或雅好藝術的人士不生厭而頻繁出入之地,當然也足以擔當「維也納最優雅的咖啡館」這樣的稱號。

不過這都還不是蘭德曼的神奇之處。至少,對我而言不是。

進入蘭德曼咖啡館是從環城大道上就像是正門的入口進入的,門並不宏偉,但隱然有些高傲,進入後的長條廂房亦然,非常的維也納。整齊靠窗的是規規矩矩的咖啡卡座,每張桌上都有美麗檯燈擺放在嚴肅覆上白桌巾的大理石桌面。花紋奇妙的絨布做成的沙發,每張方桌旁還要放上一張小圓桌,隨時備好以免突然有了需要併桌的客人,屆時可以迅速而不打擾其他咖啡客地安頓新來的麻煩賓客。

優雅的維也納氛圍在轉入我所落座的小轉角空間時丕變。

雖然還是同樣的黯紅綠葉絨布椅,但形式略有不同,上了一個個晶亮的黃銅鉚丁,牆壁也由深棕色刨光上漆的厚實木頭變成了潔淨的雪白牆壁,並且上了精緻美麗的浮雕,拱型大窗是一樣的,帶來了兩個空間的一致性,鏡子這個元素也都存在,但長型包廂裡的鏡子是乾淨切塊、大片鑲嵌在牆上,轉角地卻是細長深木框把鏡子小心裱好放上。原本杯子狀的橙黃古典燈罩在此間換成的枝狀的華麗水晶大燈,小空間裡放上豪華大燈也是維也納獨特的巴洛克式情調,與單純優雅不同,霎時間整體空間都華麗了起來。

如果說長條型廂房是政治家與學者的書房,轉角就是宮廷劇院下了戲的名伶們應當自在歇腿的地方。氣氛兩樣,但透過連接的大拱門,卻一點不突兀。

另一面除了擺放了報架、甜品櫃、各式商品展示架,也包含另一個在Löwel街上的出入口。如果是從這裡進入蘭德曼,風情便又兩樣了。玄關兩側是所謂的陽光室,是從原本的老建築裡拓出一小塊。從屋頂以降,都是圓弧造型的強化玻璃,米白色的羅馬式簾幕可以拉下遮蔽過強的陽光。


擺設自然又不一樣,椅子成了改良式的圓弧扶手椅,地板也從木頭拼貼換成了磨石子地,簡單的大印花紋路家具讓整個陽光室有二十世紀的摩登情調,非常五O年代。這個陽光室是造來給藝術家們吸煙的吧?見過了之後我只能如是想,順便讓晨昏顛倒而少見日照的藝術家們曬曬健康的陽光。

蘭德曼室內的最後一個角落屬於浪漫。

雖然基調沒有太大變化,但牆壁全漆成了蘋果綠。一塊書寫著Landtmann的橢圓鏡面裝飾在牆上,同時也放上了幾張小畫。這一個小角落是美麗又嘰嘰喳喳的,女性的,歡快的。只不過是一點小小的不同與顏色的轉換,就讓男性的咖啡館變成夫人小姐的沙龍。這裡早期的確是專屬女性的「雪茄勿入」沙龍,美麗的蘋果綠總讓我想起塞納河畔專賣馬卡龍蛋白杏仁小圓餅的拉朵蕾Laduree本店。如今僅兩桌就將空間塞滿細碎歡樂氣氛的客人們,剛巧一個不差地都是美麗的維也納女士。

走出蘭德曼,散落四周露天咖啡座上的客人輕鬆地斜坐在休閒氣氛濃厚的籐製椅子上,人行道上又是另一番當代的雅痞族群,雪白的遮陽大傘和簡單俐落的桌椅線條緊緊抓住了他們隨時想度假的心。

走過一回蘭德曼,彷彿走過了數個世代、看遍了不同人群。

「妳看清楚我了嗎?知道我有幾種樣貌了嗎?」

如果蘭德曼這樣問我,大約要很難回答上來,是吧?


攝於維也納˙蘭德曼咖啡館


2 則留言:

小綠 提到...

唉~~這也是維也納我最愛的咖啡館之一。
小格子 留

Jasmine Chen 提到...

小格子也很喜歡維也納咖啡館啊?
我非常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