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第一眼就愛上的聖卡爾咖啡館˙Café Karlsplatz



Copyright © Jas Chen

如果往「咖啡館」方向找,那麼說不定很努力很努力,也不會在維也納那一長串排下來可以橫越多瑙河的咖啡館名單裡發現聖卡爾咖啡館(Café Karlsplatz)。老實說我很懷疑聖卡爾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這間咖啡館的名字,或著只是因為方便,所以大家都這樣叫?

不過,在沒有搞清楚咖啡館名字前,我就已經決定這是一間非來不可的咖啡館。

嗯。不是看一眼就算的那種非來不可,而是想結結實實坐下來好好喝他一頓咖啡,雖然據推測,這家咖啡大概也是隨隨便便的那種。


第一次發現這家咖啡館,還是在旅遊書上。

是的。仍然脫離不了「某種景點」的範疇,不過跟咖啡大約沒什麼深刻關係,這間咖啡館,其實是奧圖˙華格納(Otto Wagner)的名作聖卡爾地鐵站 Karlsplatz改成的小小咖啡廳,每一本旅遊書多半都會提到。敘述的方式多半不會脫離長長一大篇華格納與分離派建築、新藝術的關係,然後在最後帶上一句「現在地鐵站改成華格納博物館與小巧咖啡館」(這是深度旅遊書);或著直接就是「原地鐵站改成的華格納博物館」(這是不提建築學派,連咖啡館訊息都省略掉的偷懶旅遊書)

不過,都會附上一張小小的,大約兩個拇指大小的圖片,顏色總是很乾淨。白的、綠邊、鑲金飾條。照片真是小,能看到的大概也就是這樣。

不過我把每一本旅遊書裡的迷你照片都用紅筆圈起來了。

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從湖區開車回維也納,一路都處於渴睡狀態,兩眼昏花。什麼時候車子已經從美麗的多瑙河邊駛入林蔭的環城大道我全然不知,如同亦不明白怎麼剛才還見到西落的一輪紅日,才一眨眼,周遭已然一片深沉。

「已經到維也納囉!」負責開車的朋友這樣說。

我則兩眼大睜,指著剛剛閃過的建築大叫。

「就是這個咖啡館,我要去呀!」

「喔。奧圖˙華格納的咖啡館啊?在我學校附近。你要去就去啊,做什麼亂叫,又不會有人攔著你。」

學建築、學校還剛好就在我朝思暮想的小咖啡館旁邊的朋友,一點都不能明瞭我的激動。那種紙上小小圖片突然在暮夜中活生生迸出的感受,好像在咖啡館讀著史蒂芬˙金的小說,就有人拉開你身旁的座椅坐下,你一抬眼,那人渾身滿頭地綁著繃帶,眼球充滿血絲,然後優雅地舉起屬於你的那杯咖啡,輕輕抿一口,咖啡的深棕色反覆染在已經帶著鐵銹的血色繃帶上,你目瞪口呆,繃帶先生還對你發出真誠的、疑似微笑的面容。

不寒而慄。

深夜奔馳在環城大道上的汽車裡,我在黑暗中激動得微微發抖,雖然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麼了。


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對一間咖啡館。


雖然我始終不知道這裡到底該叫做聖卡爾、或說是奧圖˙華格納咖啡館?



攝於維也納


1 則留言:

lazybone 提到...

那進去這家一見鍾情的咖啡館喝咖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