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2008

溼答答再乾巴巴,溼答答再乾巴巴的七月



Copyright © Jas Chen

我實在討厭夏天。

在幾乎要一年皆夏的故鄉,討厭夏天可不是一件小事。可是真的討厭哪! 那也只能說是沒有辦法的事。對吧?

如果認真區分,台北最熱的大概是六、七、八三個月份。九月雖然也熱,不過多少有些秋爽氣息,不怎麼可能從月初熱到月底;五月則不過是剛要開始熱的舒服時節,都可以剔除在外。

可以熱死人的,還是六、七、八三個月,而其中尤其可怕的就是七月。

我住在山邊的房子,六月裏多少還有些風,蟬鳴鳥叫,門前兩池荷花開得正好,夜裡聽著青蛙聒聒亂叫,還能練練心靜自然涼;八月當然也熱到發昏,但怎麼說也經過大半夏季的洗禮,多少比較適應,再說都要夏末了,可以期盼酷暑煎熬將要告一段落,心情上也比較輕鬆。

七月就不是了。

這時的太陽大得怕人,站在日照下要曬成人乾,躲在屋裡也止不住要流汗;回頭想六月的熱,還不至於那樣的悶和炙人,可也快忍耐到臨界點。忍了快一個月卻又更熱,好似白受一場活罪;那末往前看吧,舉目望去這樣要命的天氣居然還要持續二個月,二個月欸!一想,什麼興致也沒了。

嗯。什麼興致也沒了,只剩下絕望酷暑的七月。


近日來為了節約,總是撐到臨要睡才快快去沖個涼,出來再將冷氣設定在27度,定時開三個鐘頭,總以為這樣就夠了。冷氣幾乎都在五點停止運轉,我大約就會在六點時於一身溼答答的大汗中熱醒;實在熱得受不了,起來再開一鐘點的冷氣,沒補充水分的話,很快就在冷氣房裡感受到原來溼答答的皮膚變得乾巴巴。快要八點,冷氣將停一個鐘頭,我又會在溼答答的滿身大汗中醒來。如果剛巧睡得早些,這樣的過程就還要再重覆一遍。

每要入睡前總跟自己說可以的,可以撐過一點點熱,多愛地球一點點。然而實在沒辦法,所以每天早上只能重複過著像是毛巾一樣,吸滿水又被扭擠到一滴水也沒有,吸滿水又被扭擠到一滴水也沒有的狀態。

溼答答再乾巴巴,溼答答再乾巴巴。

這差不多就是討人厭的七月。


攝於捷克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請上iReading"

匿名 提到...

我們家還沒有冷氣咧@@
ㄟJas,小拉拉來囉^^


alu

班主任 提到...


會讓我想到梅雨季精神飽滿的溼答答KERORO被NYURORO吸光水份乾巴巴的那一集......

Jasmine Chen 提到...

Alu

小拉拉到了欸!!!!!!

哇!!!!!!!

不過沒冷氣,夏天不會很辛苦嗎?(好環保!彧馨學不來)

班主任


該怎麼說呢?很貼切的聯想?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