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2008

曲終人散,明年請早



Copyright © Jas Chen

「週末忙嗎?」MSN上朋友這樣問,想約著去拍照。
「兩天都有事欸。」
「真不像妳,不都至少留一天陪家人嗎?」
「我可是連著兩天都陪家人呢!」

這個週末,我放棄與朋友出遊、不看電視節目的魔術秀、對《維也納咖啡館週記》也沒有努力。日曆記事本屬於週末的空白格子只寫了兩個字 – 京劇。

如果您還記得一年前的舊文章”說戲”,那麼大概可以猜到,彧馨又要去赴京劇之約了。去年的六月,一年一度來台表演的中國京劇院約莫也佔去了彧馨三個娛樂日子,今年因為忙,我個人只挑了兩齣戲碼,週六的『八仙過海』與『失、空、斬』(失街亭、空城計、斬馬謖) 與週日的『全本群英會』(群英會、借東風、華容道,雖然並沒有看新近上的電影「赤壁」不過猜想內容大概差不多)。

喜歡看戲,不過老實說不懂戲。不但對於各家各派諸多唱腔分不太來,沒辦法像陳家老爹給上諸如:「前兩個諸葛亮唱得不好,太亮了,一點不像楊派(楊寶生),聲音不含蓄也不夠戲劇性。」「後面那個諸葛亮唱余派的(余叔岩)倒還可以。」這樣的評語。(雖然的確也喜歡余派那位飾演諸葛亮的女生王珮瑜的嗓音);此外還會時時為台上的武生和刀馬旦種種武戲身段窮擔心,注意服飾裝扮多過於花腔,分心猜想從前不流行電影明星的年代,那個扮相俊俏的常山趙子龍可以迷死多少千金少奶奶。

唉,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好觀眾,雖然是很入迷的。

聽完 『失、空、斬』回來的晚上,花費不少力氣在網路上搜索戲詞,一邊找、一面哼著不相干的『蘇三起解』,然而越找越恐慌。使用網路的年輕族群對傳統戲曲沒有偏好,京戲也不像明華園有強勢背景作支撐 (雖然當初也找不到「何仙姑」的劇本),所剩下的東西支離破碎。

回想這次劇院裡的叫好聲零落,而看京戲若沒有戲迷在台下大聲叫好,感覺便要變了,我喜歡身邊年紀要大上我兩截的老觀眾入神地隨著鑼鼓扣節拍,更喜歡他們邊咳嗽邊要中氣十足地叫好喝采,見到一個美身段便大力拍手,聽見聲入雲霄的唱腔就沒命鼓掌的熱情。

偷眼看剛巧坐在我正後方的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也幫坐在陳家老爸旁邊的李老將軍攝了一張相。心裡明白京戲的好時光早已遠去,我不敢想像哪天必須像看什麼稀世奇珍一樣正襟危坐地欣賞京劇,不過,只怕那樣的結果說不定還算是好的。

勒令自己別想那麼多,至少至少,看完今年的天津京劇院,還能希冀看到已經排定、明年于魁智領銜的北京京劇院表演呢!總算還有耳福。


在此徵求知道有戲詞本販售的任何消息,任何戲碼皆可,大德銘感五內。

以下是彧馨很喜歡的段子『空城記』裡的節錄:

【諸葛亮】
我本是卧龍崗散淡的人,評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
先帝爺下南陽御駕三請,算就了漢家的業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鄉侯執掌帥印,東西戰南北剿博古通今。
周文王訪姜尚周室大振,俺諸葛怎比得前輩的先生。
閑無事在敵樓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缺少個知音的人。
 
【司馬懿】
有本督在馬上觀動静,諸葛亮在城樓飲酒撫琴。
左右琴童人兩個,打掃街道俱都是老弱殘兵。
我本當傳將令殺進西城,又恐怕中了巧計行。
勒住絲缰把話論,尊聲南陽諸葛孔明。
任憑你設下那千般計,棋逢對手 一般平。

【諸葛亮】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馬發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聽,打聽得司馬领了兵就往西行。
一來是馬謖無謀少才能,二來是將帥不和失了我的街亭。
你連得三城多僥倖,貪而無厭又奪我的西城。
諸葛亮在敵樓把駕等,等候你到此談哪談談心。
城外的街道打掃净,預備着司馬好屯兵。
諸葛亮無有别的敬,早備下羊羔美酒犒賞你的三軍。
到此就該把城進,為什猶豫呀不定進退兩難,為的是何情?
我只有左右琴童人兩個,我是又無有埋伏又無有兵。
你不要胡思亂想心不定,你就來、來、來啊,請上城來聽我撫琴。



攝於某個屬於耆老的夜晚

1 則留言:

JH 提到...

哎... "赤壁" 如您陳家老爹所說的那樣 ._.
事後我調整心態當做去看喜劇片,比較釋懷些...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