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黑衣女侍、落寞青綠、超大份早餐˙一個人的卡爾廣場咖啡館



Copyright © Jas Chen

「你要點什麼?」身穿緊繃黑色T恤和緊身黑牛仔褲的女侍輕鬆地把菜單扔在我面前,很隨意地這樣說。我的視線完全凝固在黑色T恤上張牙舞爪的骷髏圖案,女侍的胸圍頗為壯觀,因此骷髏黑洞洞的眼睛被撐得分外驚人。


終於我進了卡爾廣場咖啡館,在觀察許久票價實在高得無法接受的華格納博物館之後。

穿越洋傘陣,青綠色的小咖啡館幽暗地在眼前展現。這裡與我所看過的任何一間維也納咖啡館都不一樣,也與想像中有所不同,既沒有鏡子玻璃水晶燈所裝飾的美麗堂皇,也不像老維也納裡的自在舒適與隨意。綠色斑駁木鑲玻璃門後是大片幽暗,驕陽藍天完全隔絕在外,雖然明明一地陽光,然而隔著迷魂陣似的洋傘群,也無法在室內揮灑。

小咖啡館真是小。橫向八大步直向三大步差不多就走完。如果只看天花板精細鑲嵌的金色線條和造型精巧的圓形燈飾,我會想起巴黎美麗的蘋果綠沙龍拉朶蕾;而光看黑白格子拼接的地板和破舊沙發,我又會忍不住想起紐約東村的某些猶太人小館。

依據維也納習慣,我自顧自地挑了喜歡的座位坐下,選擇的標準不再是以能看到咖啡館全景為主,而是小心挑著椅子看起來不太髒、破舊程度還能接受的座位。小房間裡隱約飄著聽上去像是搖滾團體『槍與玫瑰』(GUNS N' ROSES)的歌曲,靠牆一整排雜亂地堆著玻璃櫃、唱機、咖啡機等物品,嗯,還有一個面色蒼白眼影濃重、烏黑髮色間有綠色挑染的豐滿女侍,一身黑衣。GUNS N' ROSES的歌曲大約是她私人的,帶來實在沒有幾個客人的咖啡館以娛樂自己。

「請給我這一個。」

老實說是亂點。我胡亂指著餐牌上寫著的Big Breakfast,根本忘了看Big Breakfast裡包含什麼,跟Small有什麼不同 (有Small吧?) 雖然餐牌上明明有著圖片,不過一身在美國看慣的酷妹裝扮女侍實在太精采,香氣襲人,我在霎時間分不清是在維也納還是某個美西小鎮,暈暈然,好似在Hotel California 的歌詞裡。

黑衣女侍轉身輕快地跳著舞步走回玻璃櫃台,雖然始終沒有什麼輕鬆的臉色,肢體動作卻是維也納人裏少見的柔軟。

聽著似有若無的搖滾樂,我在咖啡香裏發呆。不論是往咖啡館幽暗、通往地下室的方向,還是往外朝著洋傘群下空落落的座位看,我都分辨不出來身在哪裡。旅遊書中的咖啡館原來是這樣子的嗎?忍不住再把書本翻出來細看,一遍一遍仔細地想從小小圖片裡看出端倪。

實在看不出什麼。然而這個大約沒什麼人喜愛小小咖啡館確實深得我心。是因為可以看到近乎一樣的雙子建築?從灰暗的這一端看明亮的另一端?說不定撫慰我某種程度的雙子靈魂嗎?坐在破舊高背椅子,數著桌上的裂痕細紋,不知所以地心情就莫名地快樂安定。

果然「大」份的早餐端上來,慢慢吃,能夠消磨不少時光。黑衣女侍輕輕地在邊角隨著音樂舞動身體,即便是換片子的動作都充滿韻律,在這個始終沒有旁的客人坐進來的小咖啡館,我怡然自得。



最後,在這裡坐了整整兩小時。



攝於維也納˙經查證名叫卡爾廣場的咖啡館




6 則留言:

阿笨 提到...


重看了卡爾系列,入迷了~
這還有續集嗎?
期待中~
(話說,邊吃冰淇淋邊配你的文章,似乎是個好組合呢!! 嗝~)

lazybone 提到...

大早餐可以消磨兩個小時,可見真的很大
還是這咖啡館值得慢慢消磨2小時

匿名 提到...

總算沒當掉了@@,呵
應該是我原來ie的問題
澳大利亞攝影展我點不進去
上館子好像料蠻多的(jas是愛吃鬼)
嗯...改天再上來挖^^

alu

Jas Chen 提到...

Dear阿笨

有在考慮要不要寫一個奧圖˙華格納相關的文章,畢竟連三篇雖然都提到他了,卻也好像跟沒提一樣。不過不喜歡寫很制式化的介紹文,所以就此停下也說不定。

咳咳 懶骨

這個早餐的份量請見館子,還挺大的,當天就沒吃午餐了,不過可以呆那麼久是因為這裡是一間適合一個人的咖啡館(可以讓彧馨這樣認為的咖啡館可不多)在這裡發呆很舒服

Dear Alu

為什麼彧馨的網站這樣跟你過不去?總算不當掉之後變成線上攝影看不到了嗎?唉...八字犯沖...哈

Chanteuse 提到...

咖啡館週記還在生動的進行著啊 :)
這陣子去了一些維也納的咖啡館,不過維也納人都去渡假的關係,大部分的咖啡館都冷冷清清的,連蛋糕的選擇也變少了 :( (這很重要!)

Jasmine Chen 提到...

Chanteuse

蛋糕果然是重要的
目前深悔吃得不夠當中..

咖啡館還沒寫到四分之ㄧ欸
大約還要"生動的進行"一陣子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