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看冰雹咖啡館



Copyright © Jas Chen

在維也納大半的天氣是熱得亂七八糟,直到將要離去的前幾天,天才下起了偶大雨,暑氣降了點,還是熱。

那是很狼狽的幾天。

由於擔心突如起來的大雨弄濕了心愛的相機,也擔心穿起長褲還是洋裝高跟鞋要是打溼了實在很麻煩,所以一律穿著實在沒什麼布料的白短褲和臨時買的粉紅夾腳拖在這座很有氣質的城市裡晃盪,這真的不是好示範,特別是闖進幾間高雅的咖啡館,看著侍者用十分「忍耐」的臉色努力不看我短褲邊緣垂下「年久失修」的流蘇和腳上踩著「海灘用」拖鞋時,我自己都能夠感受到不好意思的紅雲啪拉啦上臉的感覺。

「就跟你說這裡上咖啡館是有所講究的嘛。」維也納的老搭檔希波如是說。

然而天要下雨是攔不了的,所以我還是日復一日如此裝扮出門,畢竟雨總是莫名奇妙的說來就來,維也納的氣象預報又如同任何其他地方一般僅供參考。不過下雨並不是沒好處的,雨剛下畢、將停未停的時刻,天空有時在濃重烏雲後會透出明亮光芒,這個時間攝影,往往有陰天打光的效果,對於還沒開始練習閃燈技巧的我而言,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時機。

「我們應該可以在雨落下來之前趕到。」希波望望天色,如此這般的說。

據說在阿爾貝蒂納博物館(Albertina)周邊,有一間美麗的蝴蝶館咖啡(Butterfly House),有高大的棕櫚樹和青銅色鑄鐵鑲成的大片玻璃溫室景象,非常不一樣。我幻想起玻璃天頂上滴滴答答響起輕脆雨聲,於是決定在下雨的日子拜訪。

「等下肯定下雨的,現在去吧?」

穿越阿爾貝蒂納前的廣場時,天空已然開始飄雨,路邊停著的馬車紛紛拉起了頂蓬,有個馬車夫躲在馬車裏講手機,一面笑笑看著正對著他拍照的我。

雨還小,繞過阿爾貝蒂納,就是霍夫堡冬宮,穿進大門左手邊就是長列的蝴蝶館咖啡,雖然外觀驚人(真的就是溫室的樣子!)但我還是忍不住冒雨在外拍起了兩大顆裝飾的莫札特巧克力球,雖然當時並不是特別喜歡裡面杏仁膏的滋味 (卻在回台北後於101的阿瑪迪斯咖啡館看見時忍不住買了兩大包,邊吃邊哭)。

蝴蝶館裡沒有蝴蝶,但是有非常多的人,大約是在維也納看到人最多的咖啡館,空氣十分糟糕,潮濕而不透風,陰陰暗暗,真的具備熱帶氣候的雨林風情。沒有位子,也不想逗留。

「換一間好了。」我輕輕說。

雖然有點對不起希波,但無論如何不想自我勉強。

雨還可以,撐著傘,我們走出蝴蝶館,雨中的冬宮蕭瑟,一些不像夏日氣息。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豆大的冰雹突如其來打了下來,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把我們又逼回了蝴蝶館。

於是我們又回到蝴蝶館,窩著看冰雹一直一直下。

「這樣要下多久啊?」
「看這個樣子,我猜大約也要半個鐘頭。」

我低頭看著相機,沒什麼損傷。

「等下應該會有人也衝進來躲吧?」
「應該會,怎樣?」
「我好像應該找個好角落。」
「你沒帶腳架欸,天又暗。」
「管他,試試看也無妨。」

我挑好位置,毫不怕手痠地舉著相機等待。

「我要離你遠一點。」喃喃抱怨交錯朋友的希波終於忍不住這樣說。

管他呢!



攝於維也納˙蝴蝶館咖啡

5 則留言:

verna0430 提到...

喔~
原來那2顆超大金金的是巧克力球啊.

Chanteuse 提到...

唉 怎麼會邊吃邊哭呢
下次回台灣帶給你好了
(不過我想你是人比較想來吧)

Jasmine Chen 提到...

Verna0430

是啊,很大的模型呢
巧克力真那麼大顆大概可以吃ㄧ年吧

Chanteuse

也想去巴黎呢
怎麼才能在那邊住上一段時間呢
最近時時這樣想啊

水瓶子 提到...

這是我去年去的紀錄
http://trip.writers.idv.tw/2009/06/blog-post_13.html

當時也是下了個大雨,我是在裡面弄乾的

小格子 提到...

卻在回台北後於101的阿瑪迪斯咖啡館看見時忍不住買了兩大包,邊吃邊哭=>
上面幾句,讓我非常心有戚戚啊~~~
同樣是維也納迷的 小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