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2008

夏威夷人生?紐約人生?




Copyright © Jas Chen

「這裡有幾個人可以穿下Jackie做的衣服呢?」

我還記得那天在歐胡島陽光炙熱的午後,瞇著眼睛打量每個會被嚴格的Jackie畫上不合格標誌的比基尼女郎。那時在溫暖陽光下思念紐約是一件舒服的事。太舒服了,所以終於帶著問號沉入午後的昏睡。

悶熱的夏季剛過,天正微微涼的秋,無疑是舒服的。然而連接幾天的豪雨,卻不由自主讓人懷念起暖洋洋懶洋洋、四季皆春的夏威夷,和在夏威夷想念紐約的午後。

如果說,某個部份的紐約,是病態、蒼白而且瘦弱,那似乎也不是什麼非常過分的敘述。躺在十分舒適的夏威夷沙灘上,在眾多比基尼女郎環繞中,瞇起眼睛這樣想。

當然,紐約也有陽光的一面,在極短暫的夏日裡出現。那時紐約充斥著背心短褲小可愛,人們肆意徜徉在暖金色裡,享受難得的好時光。不分男女美醜胖瘦,全員急呼呼地將自身裸露的尺度放到最大,就算還不敢幾近全裸地招搖過市吧,也會招呼三五好友、或偷偷一人,夾本書,在陽光正好的週末午後,於中央公園的大草坪上,赤著上身與豔陽來段古銅色約會。

只不過,一年裡,這樣的時光僅有短短的兩個月。絕大多數的紐約,還是豎著衣領、披起黑色及膝毛大衣,順便將暴露於空氣中的手腳頭臉,用帽子、圍巾、手套、長靴重重包裹起來,是這樣冷肅的氣氛。不過如果行走美國多處,一定會發現,不論紐約客加添了多少衣物、她們的身形依舊苗條高挑。

在紐約,肥胖是一種罪惡。

身為亞洲人,已具備相較下嬌小的身形,但在這裡,我從不認為自己沒有少幾磅的壓力。走在下東蘇活區,石磚鋪地的窄小街道上,擦身而過的是身材幾可媲美時裝模特兒、活似畫報上走下來的人(也有真是模特兒的!);漫步雀兒喜,在老市場裡被香氣逼人的奶油千層酥餅誘惑,回頭卻看到也在採購、但似乎患有隱性厭食症的同志情侶,正斤斤計較著巧克力慕斯和野苺李子派哪一樣熱量比較低。就是總該算中年人活動區的上城,也還不能放心。雖然悠閒地溜著狗兒的男女早過了裹著緊身衣曲線畢露的年歲,但套著寬鬆家常服,仍然一個個仙風道骨般,是風吹即倒的紙片人。我時時擔心或大丹、或拉不拉多、或俄國牧羊犬的大狗們,如果臨時起意想試腿力,搞不好能把牽著繩子的主人當成風箏放飛也說不定。

「為什麼你們總要把衣服設計得這麼小?」我問一個把頭髮挑染成金黃的設計師好友Jackie。每回要作sample款時,我總為了不是2號size而永遠不會拿到一件訂製服而沮喪。

「親愛的」瘦到只剩骨架子的Jackie眨眨迷人眼睛,拍拍我的臀部「少幾磅穿起來才好看嘛!再瘦一點啦,我做一件超~合~身迷你短裙讓你電死一票男生喔!」


「怎麼離開紐約反而瘦下來了呢?」



攝於紐約˙底片時代的老照片 (不用真的貼胖胖的比基尼女郎照吧?)

4 則留言:

Sunny 提到...

Jasmine又想紐約了?

Jasmine Chen 提到...

好像沒有不想的時候...

verna0430 提到...

23腰
直到近來邁向30破了功
要25了

可是我依然無法放棄
雞排與珍奶
珍奶與雞排

Jasmine Chen 提到...

Verna0430

我好像沒有那麼纖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