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從紅十字咖啡屋到匈牙利國王飯店


Copyright © Jas Chen

老實說,除了提升票價這個好處(?)之外,還真的很難分辨原來的費加洛之家 (Figaro House)與現在的莫札特紀念館(Mozart House)在質量上有什麼分別。

花了一番力氣確定Domgasse和Dom Balle“應該”說的都是教堂街,也左轉右晃地終於找到了讓我吃足苦頭的費加洛之家 (怎麼樣都覺得這個名字比較順耳),所以轉出了匈牙利宮殿(國王的居所應該都這樣稱呼吧?)我還是乖乖買了比資料未更新前硬是貴了快五倍價的門票。畢竟都來了,雖然門面實在盡失古味,但是花個十歐元可以看看莫札特的遺物、坐在他曾經住過的公寓、拍下窗外二百多年前莫札特也曾看過的風景,應該也不太壞。

嗯,參觀之後的結論留待別篇文章再提吧。總之離開莫札特公寓後十分非常需要酒來麻醉一下自己、或者咖啡來提振一下精神。(到底為了什麼參觀一間空屋子呢?可真是悶壞了,自己跟自己這樣抱怨連連)

由於實在氣悶,加上完全看不到教堂街六號在哪裡,找不到紅十字咖啡屋,前後左右都看過了,沒有六號門牌,而短短一條街有一半建築物正在重新整建中,全都嚴實地包裹了起來。問了莫札特紀念館的年輕的工作人員,沒有人聽說過任何一間叫做紅十字咖啡屋或紅咖啡屋或十字咖啡屋的地方。

「紅十字咖啡屋?沒有聽過唷。」金頭髮男生說。
「最老的咖啡館?我也不知道是哪裡欸!」紅頭髮男生說。
「可是我知道有很多好的咖啡館可以告訴你唷。」金頭髮男生說。
「欸,老的有歷史的咖啡館我也知道很多,我再一個鐘頭就下班了,你要不要在紀念品區看一下,我等下可以帶你去。」紅頭髮男生說。

金頭髮男生看了紅頭髮男生一眼,我則快快打個哈哈溜出門。

「真的,小姐,有幾間老咖啡館很不錯,你等等再轉回來找我吧!」紅頭髮追出來輕輕這樣告訴我。

真是抱歉,晚上跟希波約了看他跳舞的呀。

在教堂街上踱步,我想,如果不是運氣太好,紅十字咖啡屋偏偏歸屬在某個被包得緊緊的待整修建築物裡,那就是這個在十八世紀重新整建的老咖啡館,早已經不復存在於二十一世紀中。

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問了教堂街上正坐在窄小書店門口聊天的優雅女士。

「請問你知道紅十字咖啡屋嗎?」
「沒有聽說過欸。」書店女主人將及肩棕髮隨意紮起,散落的髮絲在耳鬢搖晃,咖啡色的膠框眼鏡在窄窄的白皙臉龐上十分秀氣。「不過這間飯店裡的咖啡廳很可愛,你應該去試試。」她指著我身後的莫札特紀念館,「在另外那一面唷。」

就是匈牙利國王飯店嘛!

還記得一個多小時前進去時,中東侍者的溫暖笑臉。這個有著國王氣派名頭的飯店其實精巧的可愛,事才偷偷瞥了一眼,咖啡廳應該是在中庭,一塊鵝黃色甜蜜的潔淨空間。

「如果沒有紅十字,那麼匈牙利應該也不錯?」如此,我再一次步入招牌上用英語和德語寫著「我跟你保證,這裡是個很棒的地方」的匈牙利國王飯店。

不知道國王缺不缺皇后?

攝於維也納˙Hotel Konig Von Ungarn

8 則留言:

FFBear 提到...

一看再看的是你的館子部落格,
今天,不小心走進一次,
原來精彩的都在這裏哩!

lazybone 提到...

沒有紅十字也沒關係
有咖啡與氣氛就好不是嗎?

還有國王應該不缺皇后!排隊的人應該一堆

JH 提到...

沒有國王,妳還是皇后啊! ^0^

Jasmine Chen 提到...

新朋友欸!

FFbear歡迎
(美食文章很難寫欸,寫來寫去都是那些"油香滑腴、甜而不膩、皮薄餡厚、濃油醬赤......寫到最後都編不出新詞了,所以久久更新一次,哈!)

懶骨頭

我還真想找到紅十字欸,唉
又,國王不缺皇后,皇后缺國王欸。哈

JH

認真嚴肅的說
沒有國王我就不是皇后

我是女王!
(太老了不適合說公主,真可惜)

M 提到...

Wim Wenders 十月要到台北會影迷耶^^
Are you going?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M

有看到消息
非常想去
雖然能不能去還不知道

M會去嗎?

M 提到...

想去, 但是我不在台灣哪 :(

Jasmine Chen 提到...

M不在台灣啊
真可惜

不然也可以和M來個網友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