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2008

那年的夏日巴黎



Copyright © Jas Chen

台北的午間下起了滂沱大雨,空氣裡是溼漉漉的微涼。
據說夏天過了,夜裡的小房間,空調也已停歇幾天。
辦公室生態是一種恆溫,春夏秋冬的變幻要慢慢忘去。
而你,要在此時去巴黎。

巴黎,然後尼斯。
從塞納河畔到蔚藍海岸。

好熟悉的路線,
好甜蜜的時光,
好久以前的那年夏天。

Our Last Summer 我們消逝的的盛夏光年
by ABBA 合唱團˙翻譯 by Jas Chen

The summer air was soft and warm 夏日輕柔的溫暖氣息
The feeling right, the Paris night 就是這樣的感覺,就是如此的巴黎夜
Did its best to please us 還有什麼能更讓我們愉悅?
And strolling down the Elysees 漫步在香射里榭大道
We had a drink in each café 在每間咖啡館留連
And you 而你
You talked of politics, philosophy你談著政治哲學人生大道理
and I 而我
Smiled like Mona Lisa 在你的身邊含羞地笑得像蒙娜麗莎
We had our chance 我們有過的
It was a fine and true romance美妙而真實

I can still recall our last summer 我還記得我們消逝的盛夏光年
I still see it all 它仍歷歷在目
Walks along the Seine, laughing in the rain 在塞納河邊的漫步,在雨中的歡笑
Our last summer 我們消逝的盛夏光年
Memories that remain 記憶不曾消失

We made our way along the river 我們沿著河走
And we sat down in the grass 我們在青草地歇息
By the Eiffel tower 在艾菲爾鐵塔邊
I was so happy we had met 我多麼開心你我的相遇
It was the age of no regret 那時不懂什麼叫遺憾
Oh yes 是的
Those crazy years, that was the time 那些輕狂歲月
Of the flower-power 我們擁有花朵般浪漫力量
But underneath we had a fear of flying 但在那之下,我們害怕飛翔
Of getting old, a fear of slowly dying 害怕逐漸變老,害怕花朵緩慢地凋謝
We took the chance 我們抓住當下
Like we were dancing our last dance 像每支舞都是我們最後的一曲

I can still recall our last summer 我始終記得我們消逝的盛夏光年
I still see it all 它仍在我眼前
In the tourist jam, round the Notre dame 那個擁擠人潮中的聖母院
Our last summer 我們的盛夏光年
Walking hand in hand 心手相連
Paris restaurants 巴黎的小餐廳
Our last summer我們的盛夏光年
Morning croissants 早晨的可頌麵包
Living for the day, worries far away 生活在當下,憂慮好遙遠
Our last summer我們的盛夏光年
We could laugh and play 我們的歡笑與嬉遊

And now you’re working in a bank 而你如今在銀行工作
The family man, the football fan 一家之主,足球狂熱
And your name is Harry 頂著平凡庸俗的姓名
How dull it seems 好蠢
Yet you’re the hero of my dreams 但在我夢裡,你卻是英雄

I can still recall our last summer 我始終記得我們消逝的盛夏光年
I still see it all 它仍在我眼前
In the tourist jam, round the Notre dame 那個擁擠人潮中的聖母院
Our last summer 我們的盛夏光年
Walking hand in hand 心手相連
Paris restaurants 巴黎的小餐廳
Our last summer我們的盛夏光年
Morning croissants 早晨的可頌麵包
Living for the day, worries far away 生活在當下,憂慮好遙遠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記得那個在巴黎的夏日,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記得在拉丁區的嬉遊,
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嚐到美味的棒子麵包和蛋白小圓餅,
我不知道,擁有甜蜜的記憶能不能夠算是一件好事……

但我知道,那年五月的盛夏光年已經遠去。

而你要去九月的巴黎,九月的尼斯。


僅以此文、此歌,祝福親愛的遠方友人,法國旅行順利。


攝於與巴黎和尼斯都沒什麼相關的河岸
但很像心中的盛夏光年

4 則留言:

西西 提到...

去過巴黎但還沒去過尼斯, 想去想去想去! :P

verna0430 提到...

姐姐妹妹們聽到
The winner takes it all
有哭嗎?

犬 提到...

人會老,時間也會過去。那些藏在回憶裡美好的片刻好像不會老也不會跟著時光消逝哪。

Jasmine Chen 提到...

西西

老實說尼斯不是那麼好玩
周遭很棒就是了
我覺得啦

Verna0430

沒哭欸
Verna哭了嗎
(我以為具備某種特色的曲家小孩不會輕易掉淚欸,我錯了嗎?嘿嘿)



是啊
老朋友
美好的部分能留著
似乎應該感謝的
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