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08

追風的日子


Copyright © Jas Chen

與Teresa的對答讓我想起了在旅程中偶爾會出現,騎著單車的日子。

老實講,就算勉強用最低標準來看,都不能算是一個愛好運動的人。雖然說的確可以泡在海裡一整天,但目的不在於游泳或潛水,只不過想追追魚群;也曾經練過攀岩,只是似乎也跟鍛鍊肌肉沒什麼關係,追求刺激的成分說不定要來得高一點;在沙漠中每天健行也是有的,希冀用肉體上的鍛鍊達到心靈沉潛。總之,如果勉強算是在運動中,多半不單純是因為「運動」這件事本身。

單車當然也能說是一種「動」。彧馨當然會騎單車,小學二年級就會了,但是小學二年級以後,大約也有二十年以上不曾碰觸。就算是好像大家都騎單車的大學時代,我也因為校園裡上上下下高低起伏的地形嚴重抗拒騎車這回事,所以第一次被很好的朋友試圖說服在旅行中騎車時,我猶豫不決。

「要在夏威夷火山騎車嗎?」

騎著單車上火山,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不過我頂頂討厭浪費體力,再說,海拔有二千公尺的火山,也應該很冷吧?並沒有帶夠禦寒衣物,開車上山也就罷了,頂著風穿T恤騎上去,大約會重感冒。雖然最重要的原因由於怕被笑而不肯說出來。

「陡陡地斜坡騎下來,會害怕那種失速的恐懼哪!」

自從每每滑雪都能很成功的表演特技後,對於必須俯衝的活動多半興趣缺缺。

「不行嗎?」友人不堅持,但多少有些失望。

第二次的單車提議便是鎌倉了。鎌倉是一個靜謚的小鎮,沒有什麼車流,舒爽的空氣順暢地流過張開的指縫間。「如果是這裡,那麼應該可以好好騎一回單車吧?」我如是想。於是將笨重的相機、水壺、買好準備在櫻花樹下享用的便當,一一放置在容量很大的置物籃中,搖搖晃晃地上路。

還記得,剛起步沒有多久,便碰上候選人的大聲公宣傳車,大概正值當地市議員選舉期間,在來的火車上也看到張張競選海報。轉過一個彎,前方竟是陣陣人潮,我騎得膽顫心驚,勉強地跟在騎得非常順當的友人身後,深怕一個不小心,便會碰倒了旁邊賣著紫葡萄糖葫蘆的小攤子,又或撞翻了路旁小女孩手中拿著燒蕃薯口味的霜淇淋。

終於在八燔大宮後擺脫了人群,小時候的記憶回流 (畢竟真是二十多年不曾騎車)可以騎得得心應手。我聽著風聲呼呼地從耳後吹過,自在了起來,忽前忽後地跟友人競速,調皮地放開雙手,任著慣性帶著我往前,享受在風中的自由。在宛如大雄與小叮噹居住的小鎮上,尋覓每一株耀目的櫻花,探訪每一處端靜的小寺,在蜿蜒的鐵軌前停下,等著古老的江之電在眼前慢吞吞地穿過。

順著風,停留在鎌倉大佛下,大佛青銅色的斑駁映照著夕陽金光,也變成了閃亮亮的金色。順著已經不再繞眼地陽光看下,金爍爍濛濛的世界之中,端正地立著也濛濛的單車。似乎從那一刻起,便再也不能遏止追著風、或被風所追逐的渴望。

我時時想起這段回憶,而我的單車都市,在鎌倉之後也有所增加。那個下午的美好單純,毫無雜質地在記憶裡構築起純真夢想,我總能夠在需要時優游其間。回到鎌倉車站前所買的龍貓公車小吊飾,正掛在紅木書桌前,順著我的指尖搖擺不定。說不定單車之夢之於我,也是一場舒服的龍貓夢境,撐起一把傘,跳著、跳著,便可以騎上正停在曼哈頓的某個小公寓裡、說不定可以騎的單車,然後繞過上東城、穿過中央公園,呼嘯過麥迪遜大道。


攝於日本˙鎌倉

6 則留言:

阿笨 提到...

似乎羨慕起你追風的愜意了
阿笨似乎還未在古城中追風過

而人總是貪心的
在閱讀你這篇文章的同時
自己也暗暗圖謀
那未來屬於自己
在鎌倉的追風記憶~~~

Teresa@NYC 提到...

原來如此...可惜我是在北鎌倉站下了車往鎌倉站方向走...所以沒看到租單車的啊...
而且...功課沒做好...連大佛都沒看到呢...
不過...有時覺得旅行時有點遺憾也是不錯的...給自己一個理由可以再去一次...:P

Jas Chen 提到...

Dear 阿笨

這是你說下回要去日本的原因嗎
不過話說回來
你的所在地應該也算古城吧
(我也很想去你的居住地追風啊)
> <

Dear Teresa

一聽就知道你有做功課
我也是在北鎌倉下車的
不過逛完該逛的(限於時間...所以)
就又跳上車子回鎌倉站
這才開始騎單車的
(大佛沒看是有一點該打屁股 哇哈哈)
不過我去香港N次了
也沒去大嶼山看大佛
好像也不能說別人喔?

藍色基因 提到...

Dear Jas:
歡迎喲!!(沒在說場面化~~ ^_*)
在多瑙河畔的追風記憶,是我對維也納最動容的留戀 *嫣然一笑*

Teresa@NYC 提到...

嘿嘿...因為人家從北鎌倉走到鎌倉...就...餓了...走不動了...就被車站附近的SOBA店吸了進去...然後...因為被吸到車站附近了...所以就嘟嘟嘟地坐車去築地晃...(嗯...是去買玉子燒啦...)
太愛吃啦...真害羞...

Jas Chen 提到...

TERESA!

築地一定要上午去吃好料啊!!!
(我也買過那間的玉子燒 兩根大拇指!)
不過如果是從北鎌倉走到鎌倉
那我應該也會累趴趴的不想騎車了
所以我偷懶
坐火車坐火車
(完了,一整個不知道在High什麼)

聽說紐約要開始冷了(據說本週會下雪欸)
那請短髮俏麗的Teresa要小心保重身體
哪天喬遷大喜時說一聲
彧馨一定獻上大大祝福
(話說,也拖太久了)

K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