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009

【場邊故事】洋基隊,謝謝你贏了!

Copyright © Jas Chen

(原刊載於08年印刻文學生活誌12月號)

那是在紐約的第三年,好友要來看看據說是最美麗時節的紐約秋天。

隻身在紐約日久,已習慣偶爾上洋基球場看球的小小娛樂。當然紐約多得是有趣事可做,我花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在眾多博物館、藝廊間晃蕩,也在專放獨立製片的電影院看了難以計數的好片子、嚐過數不清的小餐廳和咖啡館,某些時刻會美麗得無與倫比的中央公園似乎也不曾錯過……

紐約的確有許多有趣事好做,即使一個人。然而偶爾想要享受「喧囂中的孤獨」,我還是會上球場,讓球場的澎湃熱情淹沒我。雖然說,紐約是個在大街上發瘋跳腳狂舞亂揮也無人聞問的城市,然而孤寂緊繃到一種程度,需要嘶吼一番宣洩時,除了球場,好像並沒有什麼其他更為適當的地方。因之雖然工作日益繁重,再不能如同還是留學生歲月那樣無拘無管,我總還是抽空舟車勞頓橫跨整個曼哈頓,千里迢迢去感受所謂的「臨場氛圍」。

「這個週末去找你。」住在波士頓的好朋友Kim在難得有人留言的答錄機裡扔下這麼一句。

我將這句話播送了一遍又一遍,嘴角不爭氣的上揚。

那是段很疲累、人際上青黃不接的日子。學業理論上告一段落,同期同學大半回鄉,畢竟正碰上九一一事件後的震盪期,市場重挫加上排外,十分不容易找到工作。我僥倖有個勉強過得去的事可作,又自找麻煩開始讀起另一個學位,過著白天辦公室、晚上去教室的日子,十分忙碌。然而朋友散盡,每每回到孤獨的房間,只有一台二手電視能夠陪伴。

「Kim要來欸!」我開始在每晚做完功課後勻出時間整理凌亂房間、白日裡央求同事介紹新鮮去處,至於行事曆上本週末唯一的待做事項「看紅襪與洋基比賽」已經被大筆一揮地槓掉,雖然有些對不起這些時日唯一陪伴我的洋基隊,可是終於有友伴的周末實在是難得的大事啊。

從中國城接到Kim開始,一路從東方風味的麒麟金閣茶樓到墨百瑞(Mulberry)街漫步,我們爬上秋風寒凍的布魯克林大橋,走到遙遠對岸的河邊咖啡館(Riverside Café)喝了杯咖啡,再搭著地鐵回到華爾街,趕著吃有名又貴得要命的諾布(NoBu)日本餐廳。兩個女生絮絮不休地把話在港式點心、咖啡和壽司裡說個乾淨。我悄悄望了眼手錶:剛要九點。

「我們去那裡喝杯啤酒怎樣?」Kim指著路邊擠滿了人的酒吧。

那是一間我完全沒聽過,模樣普通的運動酒吧(Sport Bar),酒客驚人的多。我素來討厭人多的地方,但幾乎毫不考慮地同意Kim的提議。不為別的,不過就是運動酒吧裡總有四十二吋的大螢幕,轉播的正是本週板定的目標─洋基大戰紅襪。

「兩杯生啤酒。」只剩下吧台有空位,幾乎即刻送上的啤酒壓根被遺忘,我聚精會神地開始盯著電視,渾然忘我,連Kim在旁邊這回事都不記得。

當時紅襪隊已經連兩敗給洋基,這是第三場比賽,主場在波士頓芬威球場(Fenway Park)。老實說基於一種奇妙心態,我認為洋基穩操勝算,所以雖然專心,但看得很輕鬆。就算是科特.曲林(Curt Schilling)在連兩場失敗後似乎有漸趨正常的態勢,也不曾皺一下眉頭。

「幹得好!(Well done!)」當科特三振掉某個洋基強打時,我身旁沉默得令人忘卻存在的Kim突然迸出大喝采,酒吧裡霎時鴉雀無聲,然而Kim沒發現,一臉興高采烈地回頭同我頌揚科特的終於「正常」。

「我就知道他總該醒醒的,不要這麼一直輸下去吧,那很難看欸!幹得好啊!」
「Kim,我不知道你愛看棒球…」
「我看啊,可是每次看到紅襪對洋基我就氣,什麼貝比魯斯魔咒嘛,真是見鬼了。」
「呃,可是Kim你要不要小聲點?我們現在是在紐約,不在波士頓啊。」
「那又怎樣,我可是從波士頓來的。」

Kim完全不當一回事地在所有「不應當」喝采的時候大聲叫好,每一個「應當」歡呼時小聲咒罵。酒吧裡注意我們的人越來越多,冷冷地、道地用「瞄」的視線令我如坐針氈,Kim卻已經對42吋螢幕入了迷,根本拉不動。

「洋基啊洋基,你們可千萬不能失掉這場球,我的人身安全都寄託在你們的勝利上了呀!」我暗自默禱,從來沒有一場球賽這般切身相關,我望向酒吧外屬於曼哈頓下城的暗巷,努力在昏黃街燈下搜尋可能會存在親切的NYPD身影,順便計算從吧台到大門需排除多少障礙物才能順利達陣。

「真是氣死人,第三場了欸,還是輸得難看無比!」紅襪最後還是以很抱歉的比數大敗。Kim氣得不想坐地鐵,打算從下城一路走上六十街來消氣。我一面言不由衷地安慰「反正總還有機會」之類的鬼話 (畢竟已經是三連敗的絕對劣勢),一面偷偷慶幸我們能「生還」酒吧。

那年是2004年,正如您所知,貝比魯斯魔咒於此年打破。

稍晚紅襪對洋基的第七場加碼賽事時,我獨個坐進街角的小酒吧觀看,以便感受緊張氣氛。

喔,還好Kim這回沒來拜訪我。

2 則留言:

cissi 提到...

昨天看了一次, 今天再看一次, 還是一樣鮮活有趣耶! 好好玩! 好像也跟妳一樣體會了這種緊張... :P
我沒試過在bar裡看球賽, 總覺得是會很瘋狂又嘈雜的事, 在黑堡, 大概是football最可怕吧! 哈~~

Jasmine Chen 提到...

在酒吧看很有感覺
我反而不愛在家看
總覺得一個人沒意思

橄欖球超狂野
想當初花了一段時間才搞懂規則呢
不過現在...

什麼都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