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2008

有雪、有山、有海,還有雨




Copyright © Jas Chen

搭著從小樽到札幌的慢車,一站站地停、一站站地走,我一直在期待,Milly書中的那一段情景,可以從眼前跳出「小樽─札幌的函館本線在過了小樽築港站之後,列車面對日本海面向石狩灣前進,朝里到錢函之間更幾乎是貼著海岸,從車窗看出去甚至有列車行駛在海面上的錯覺。」

離開小樽的清早,天上正飄著雪。從住宿的地方走出,一路貪看落雪,不知不覺就要誤了列車時間。仗著步履還算穩健,我揹起大背包便在結了冰的路面上跑起來,現在回想著滑溜溜的地面和當時掛在頸項的笨重相機,只能說沒有跌倒真是萬幸!只差兩分鐘,剛好來得及將自己塞上車,明明是寒冷的天氣,卻跑出滿身汗。雖然小樽札幌是繁忙路段,但是是清早的第一班車,座位上的人零零落落,看起來沒有什麼旅客,於是可以不太在乎萬分狼狽的形象,緩口氣,在一節又一節的車廂中穿梭,找個滿意的單人座安置自己。

挑了第一節車廂,將全部的行李堆在座位上,再脫去保暖的羽絨衣透氣,我便拿著相機走向車頭。當然知道在急駛的列車中拍不到好照片,特別站在列車長室旁,迎著風,雪花黏貼滿窗玻璃,糊成了一片。然而我喜歡迎著風雪的那份感覺,看著雪花從正前方的中心點成放射狀四散,站在窗玻璃後,我便也好像站在風雪中搖搖晃晃。

經過「快要掉進海裡去」的石狩灣路段,迎面的雪慢慢變成了雨滴,大點大點,在玻璃上匯成小小溪流。於是大雨中的車窗外,我看見了積雪、看見了山、也看見了灰濛濛的海……那麼說來,在短短的一次旅途上,我便已經歷過大半也在這條路程上來回七次的Milly所經歷的「飄雪、暴雨、陰天、晴天,平靜閃爍的海面、黑沉波濤的海面,朝陽下、黃昏間,各種令人深刻的列車車窗表情…」

的確是這樣的,然而並不滿足,下次,唔,也許下下次,我還想見到晴朗朗的藍天印在閃爍的石狩灣海面。


攝於小樽到札幌的石狩彎路段

7 則留言:

犬 提到...


這張窗景好像水墨畫啊
好詩意呢

匿名 提到...

相當精緻用心呢...



坐妳隔壁的學長

Jasmine Chen 提到...



好久不見了呢!
老實說拍車窗風景
是應該要到車尾
然後最好還是到站時拍攝
不過我喜歡車頭的感覺
也想看著這段沿著海岸歪歪斜斜的鐵路

水墨畫?

犬你真是太詩意了!!!



隔壁的學長
你怎麼有時間來看?

哇哈哈
一整個嚇到

咖啡因 提到...

我挺喜歡這張照片的

匿名 提到...

Jas, 就是這張啦, 我很喜歡 :) 同意樓下人說的: 好詩意!

Ping

Jas Chen 提到...

PING

這張已經寄給你了唷
這星期應該會收到呢

^ ^

咖啡因你也喜歡這一張呀

ABen 提到...

I also like the photo quite much~~
hope I could also take this sort of photo in dutch train~~ (the train here is so old.. quite terri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