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2008

第13個故事


Copyright © Jas Chen

深夜的咖啡館。

好吧,其實不算深夜,不過下班時間後的園區,靜謐地像是夜深。

咖啡館裡沒有人,為了剛拔不久的智齒,要了一杯難得叫的冰拿鐵,一份燻雞肉鹹派,算是有些晚的晚餐。咖啡館是冷灰色的,白天能灑落陽光的落地窗子讓灰白色半透明的遮陽罩護住,窗外難得經過的閃爍車燈便不至於莽撞地繞人眼睛。

冰的咖啡無味的很。湯和咖啡,是我總以為不該有「冷」這樣成份的兩種飲料,如果湯也算飲料的話。

叉子在溫涼的燻雞肉派上肆虐,一下一下,將平整的派皮畫得不成樣子。心思並不在吃食上,左手翻著書,一頁一頁,雖然從不害怕喧鬧,但安靜的咖啡館,無疑是個適宜閱讀的地方。

門推開,叮叮咚咚,嘩啦啦地,湧進來一大群加班到現在、呼朋引伴的園區人。當然也湧進了笑語,熱鬧而喧嘩。平靜的咖啡館彷彿也起了變化,像是石子投進平靜無波的湖面,一圈圈擴大的漣漪帶動了原本眼皮都要闔下的服務生,濺出的水花變做皮鞋快步穿越的咖搭聲、水杯的碰撞聲,和火燒似地響起的手機鈴聲。

漣漪的外圍,仍是靜靜地。並不妨礙我的閱讀。

「這裡都沒有小朋友!」

稚嫩的聲音任性地穿越十幾個大人製造出來的各種音響迷霧,準確地進入耳朵。這個時間在園區是怎麼會冒出小孩子的呢?大概又是忙碌非常的上班族媽媽吧?

「乖,你看大姊姊自己一個人也都安安靜靜坐好啊!」

應該是母親的人這樣比比我,低聲(也並不是太低)的跟小朋友說。

我輕聲的咕噥著,可不是一個人啊,我有書陪著我,一本說不定有13個故事的書。

試著想繼續看下去,不過並沒有被安撫好的小孩開始在冷灰色的咖啡館裡奔來跑去,我的視線不由自主的隨著藍衣小孩轉動。小男孩顯然並不滿意孤獨的處境,而身旁的人,包含了他的母親或被稱作「大姊姊」的我,都絕對稱不上是他的同伴。

小男孩不斷地在咖啡館內移動,莽撞而迅速,製造出許許多多不同的聲響,我一忽兒怕他摔了,一忽兒怕他撞上了桌腳,然而似乎只有不斷的移動,才能稍稍減少男孩一個人的焦躁。也許是因為正在讀的故事吧?對於這樣平常不甚耐煩的事物,不由自主的著迷起來。

「如果小男孩有個雙胞胎會怎麼樣?如果小男孩有個神似的兄弟姐妹會怎麼樣?」腦筋這樣轉著轉,心思又回到了「第13個故事」。

「第13個故事」,圍繞著神秘雙生子的「第13個故事」,或著,至少繞著手足這個議題團團地繞的「第13個故事」。我對於雙生子是好奇的,甚至偷偷幻想過,如果擁有一個雙生姐妹的樣貌;我也是有手足的,但是身為夾雜在哥哥弟弟之間的唯一女孩,有時候,大多的時候,似乎總也很難避免獨生的孤獨。我總是一個人玩娃娃、不用繼承哪個姊姊留下過大的舊衣、從來沒有搶玩具的困擾,也從來沒機會發展出女孩子間打鬧伸手便抓人臉、拉人頭髮那一套……我有手足的,雖然大多時候,好像,我也是沒有手足的。

如果我是那個遠遠地看著自己的雙生姐妹嬉鬧、羨慕著那份圓滿的人,會怎麼辦?會不會,我會不會也想找到一份無可替代的圓滿?

還記得八歲那年開始,就再沒有碰過娃娃的童年。而至今我仍不能分辨,是因為真的不喜愛娃娃,或是只不過想加入窗外騎馬打仗、玩捉迷藏紅綠燈的兄弟中。

闔上了書,雖然只差幾頁便要結束故事,然而不想看了。

藍衣服小孩孤獨地持續不斷在咖啡館瘋狂打轉,沒有伴。在我終於起身收拾好桌子準備離去時也沒停歇。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悲傷,雖然每個人的哀痛不同,輪廓、重量、大小各異。但悲傷的顏色對我們每個人都是相同的」~第13個故事~P.387


也許瘋狂打轉的藍衣小孩正在告訴我悲傷的顏色。

是一片深深的藍。



攝於台北˙一個叫做「故事館」的地方




5 則留言:

Yu 提到...

對於你的文章以及照片,常覺得是個很契合的事情,而這裡也很適合在午後享受一下腦袋片刻寧靜的地方。^_^

Jasmine Chen 提到...

謝謝你

yu是新朋友吧?

看了你的網誌
該不會是mw那裡連過來的?
也是建築界的朋友呢

話說
學建築的人攝影風格都有種難以言喻的氣質
很特別的取景呢

Yu 提到...

嗯我忘了是從哪裡得知你的BLOG
但至少不是從MW喔
不過我確實是學建築的^_^

我其實常從google reader上看你的文章
只是比較少留言^_^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很喜歡 jasmine 的文章和照片!
可是... 為什麼台北故事館會有園區的人呢? 園區不是在新竹嗎?

Jasmine Chen 提到...

yu

google reader?
google 的功能太多太雜
等下來查查那是什麼東西好了


女孩......


彧馨的照片常常不是直接跟文章相關的
雖然說我是也照了園區的咖啡館
但是想想
既然我是寫第十三個故事
那麼放上"故事館"咖啡應該更適合
所以....

另外
這裡的園區指的是內湖科學園區喔
在台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