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007

我在電影裡


© Photo by Jas Chen


『二千年到二千零四年間,我很幸運地在電影城市裡,念電影、過生活、交朋友、談戀愛,恣意地享受紐約上城的寧靜、中城的繁華與下城的自由奔放。我在梅西百貨(Macy’s)前拍攝期中作業,巧遇大明星朱麗亞蘿勃茲;在Nobu日本餐館吃飯,期待見到老闆勞勃狄尼洛;趕著報告,沒日沒夜地在圖書館與各國同學意見交換,然後一起到全天候營業的Deli店分享一塊厚實美味的披薩;偶爾教授喲喝著來杯課後快樂時光(Happy Hour after class),於是一群人在開業百年的愛爾蘭酒吧啜飲著黑麥酒;也許拉著一樣從台灣來的同學Emma或室友Alice一起到中國城採買一日之糧,說不定在那間Cherry介紹的「良椰」馬來小館叫上一盅ABC shaved ice消消暑氣。即便是開始繁忙工作的時候,我有時也會在週末陽光射入玻璃窗、而不得不懶散地起身後,到六大道與九街交叉口那間有著法式長窗的小店,給自己點個附上一杯香檳的蛋白捲特餐(Egg white omelet brunch),靜靜看著厚重的周日版New York Times,等待午間時段的百老匯上戲。如此這般地過著非常奢侈的四年。

某一天,有著法式長窗的小店掛上歇業的招牌,我也已經結束學業、暫停工作,放下愛情,準備讓我的紐約生涯進入漫長的歇業中。

決定回家了。對於這個電影城市再也沒有任何留戀。

我在台北迅速地重拾繁忙的生活,關於紐約的書籍信件照片回憶,一束束地被紥起、收藏。我忙著新工作、新朋友、新感情、也重新填補與家人隔閡四年的空白。直到有天,終於在忙碌裡抽出一點時間,坐下來歇息歇息,空空腦袋,無意識地看著電視上放映重播大概有一百遍的《電子情書》。影片定格在湯姆漢克與梅格萊恩相遇的拉羅咖啡館(Café Lalo),我凝視著滿掛閃爍小黃燈泡、拉羅咖啡館前的那一排路樹,眼淚不自主地滑落下來,與螢幕裏的小黃燈泡相輝映。

於是我開始書寫紐約,開始尋覓每一個可能的機會在紐約停留,背著相機重回到它的懷抱,在每一個思念的角落捕捉回憶的風景。終於理解到,過去的一千四百多個日子裡,我在電影裡。

我曾在電影裡。』





以上,取自十月號的IP攝影通訊,「彧馨的故事盒」專欄。雖然專欄照片取自舊文You’ve Got Mail!

扔了幾篇專欄文章,都是紐約,這是因為思念紐約之故。然而在國慶這一天,我卻無論如何提不起精神去細看滿滿的紐約倩影,紐約已經逐漸地在生活中遠去了啊!慢慢地變成天邊的一個點,淡掉了。心中也許還殘留著些許餘念,還想要硬留住一些美好,然而一絲絲力氣也沒有了,在咳聲不斷、險險將肺咳出的陰冷午後。

因為書寫著什麼而失去什麼,這樣的事似乎在我的生命中輪番上演,然而什麼都不書寫,回頭也只不過是一片空白。我持續地咳著,持續地喝著滾燙的咖啡。據說咖啡對於感冒沒有什麼好處,不過於我有好處的還剩下什麼呢?

應該繼續書寫紐約嗎?書寫紐約能將我帶回紐約嗎,亦或讓我離紐約越來越遠?


攝於紐約˙某個充滿感傷之地

6 則留言:

Emma 提到...

不必刻意地去思考是否要書寫紐約
只要曾經在哪生活過的你我
永遠都無法忘懷那個充滿活力的不夜城
所帶給我們的美麗回憶
直到現在我都偶而懷念那段瘋狂的歲月

Jasmine Chen 提到...

Emma

你回得真快

我今天的心情很差
而且大概會持續不好很長的一段時間
運氣持續的差
心情也持續地低迷
這大概要延續到什麼時候呢?

你知道我不愛抱怨的
所以也不用問了
給我看你的好作品就是

我想你、想Alice、Cherry、
Ellen和Amy
希望你們都好
這樣就好了

Teresa@NYC 提到...

紐約現在也是個陰天...讓人心情要好都好不起來啊...
素昧平生..也不知能說什麼安慰你..只能很"芭樂"地說...everything will be okay...

Sunny 提到...

Jasmine
我想下載十月號的IP攝影通訊
但一直下載不下來
可否直接寄檔給我?

jas chen 提到...

Dear Teresa:

我好多了
謝謝你的鼓勵
從舊網走到新網的...


Sunny

我寄給你了
不過不確定你是不是我MSN上那個SUNNY欸
所以沒收到在告訴我囉

匿名 提到...

Jasmine,
yes, I got it!
Thanks a 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