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2007

一杯金黃泡沫


不能說是一個很愛喝酒的人…呃,我指得是從前。雖然說,認識我的人只怕是打死也不相信這句話,然而之前喝酒,多半是有點炫燿的成分,抱著「你看,哪個女生可以在二個小時內乾掉半瓶龍舌蘭!」「誰是打小就不喝汽水而是喝啤酒?」「不喝紅酒可只喝白乾」這樣不可一世的心理,就算是小小孩時,每逢家庭聚會,大人也總以為我愛喝酒,疏不知,我多半是抱著做秀的心理吞下一杯杯苦水,雖然說,甜甜的日本紅葡萄酒倒是真心喜愛的。

也許是因為小時不情願喝下的啤酒太多,因之成人以後,的確偏好烈酒而不好啤酒(當然,喝烈酒是炫了點…)但是在酒喝得越來越少的現在,反倒是真心的知道了品嚐的滋味。記憶中喜愛啤酒的啟蒙來自於曼哈頓下城、一間百年的愛爾蘭酒坊,也曾在倫敦柯芬園的酒吧參與一場全是黑西裝的男士聚會,然而心中惋惜的,一直是錯過了巴黎的利普啤酒屋,而仍然對著法國的啤酒有著無限的好奇。

昨夜在居酒屋大啖燒肉,手中無可避免地配著朝日生啤。在一杯金黃泡沫中,突地又浮現出利普的影像,清楚而明皙,鮮活地彷彿還能見著裡面右手支頤的美婦人…這間海明威買醉的酒家,何時能換我ㄧ敲大門呢?



攝於巴黎‧利普啤酒屋© Photo by Jas Chen

2 則留言:

Ping 提到...

對啤酒的認識在夏威夷唸書的時候開始,在朋友的引藉下我後來到超市就忙買著找沒喝過得啤酒,最終愛德國的Spaten,美國的Hornsby's apple cider是第一瓶讓我欲罷不能的啤酒,男生會說那是girlie drink, 但它可真是順口,on tap的seasonal Sam Adams新鮮暢快,有機會去美國一定要試試.

Ping

Jasmine Chen 提到...

我不那麼愛啤酒的
真是艾瑪家對面的那間愛爾蘭酒吧讓我淪陷
一個朋友說
歐洲的啤酒是王道
可惜我只試過英國的
兩個字


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