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2007

曲徑通幽


不知道何時開始,喜歡將自己拍攝的照片,用最稚拙的方式做成明信片。由於是將照片貼在一張裁切好、較硬的紙卡上,如果不甚當心(而這是常常發生在我身上的),就可以開始準備等著朋友們抱怨「哎呀!你寄一張什麼來啊?白白一張紙加郵票欸?」我就會知道,又是一張分屍後的慘劇。雖然說,已經有些地方可以接受少量的明信片印刷,可是彷彿就失去了照片鮮明的表徵,因之雖然常有失敗之作,還是以這個蠢方法執行著。

而台北的天氣莫名的熱了起來,所以在初夏晴朗的日子,禁不住想念起微涼的櫻花季,望著手中張張製作完成的「不良」明信片,挑出了一張櫻花給該是同樣為炎夏所苦、遠方的友人,希望也能帶給他幾許清涼。



又,關於手作明信片,也可以看看這裡,貓咪事務所的「印張自己的明信片」

http://www.wretch.cc/blog/torojanjan&article_id=7448215

是一個愛貓的友人將我寄出的明信片以奇妙的方式改製而出現的美麗效果呢!



攝於東京‧淺草仲見通 © Photo by Jas Chen

3 則留言:

Toro 提到...

明明該是我來說謝謝
怎麼反過來啦? 哈哈

其實在挑選作為明信片的照片時
很多記憶又跑了一回
於是!那張明信片對你我來說
不只是各稍給友人的消息.也是留給自己的訊息

Jasmine Chen 提到...

可是想出這種點子
TORO真的很強
對了
我一個新認識的朋友
也是個愛攝影
拿攝影當飯吃的傢伙
連接了你的網站
讚譽有加喔
他說你連鏡頭邊角的畫面設計都有計算到
很細緻呢
聽完不知道為什麼也與有榮焉說

BBB 提到...

夏日還沒到 照片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