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010

【彧馨旅札】大人樣的咖啡(續˙椿屋咖啡館)

Copyright © Jas Chen
原刊登於UDN聯合新聞網2010.2.2

在淺草喫了炸蝦蕎麥麵晚餐,本來還算和煦的天氣驟冷。跳著腳看完頗具下町風情的燈飾,再到小攤子要了杯熱甘味酒捧著慢慢喝。距離跨年時間約莫還有五個鐘頭,冷颼颼的天氣裡(大約二度左右),這五個鐘頭要做什麼呢?

「昨天,我去了間在涉谷的咖啡館,她們的拿鐵有可愛兔子臉,而且不貴。」我這樣跟在早稻田唸書的朋友說,讀著硬梆梆日本近代文學的女生朋友喜歡可愛東西,應該會有興趣。
「涉谷人很多。」也是。坦白說如果可以避免,我自己也寧願盡量遠離人潮。
「試試找看看別間,那是連鎖店,別的地方也有。」
說來容易,但從來就不是事前充分準備的我,自然是完全沒有地址地圖之類的資料在手。三個人於是窩在據說是東京第一間提供雞尾酒的小酒店門口,聚精會神地使用3G手機上網找資料(當個現代旅人說方便還真是方便)。

「銀座好了,這時候人一定不多。」
入夜的銀座確實很安靜。椿屋原本就是從銀座起始的咖啡館,代表的標誌是優雅的山茶花。雖然還沒有造訪過,所查到的資料都說是間氣氛嫻靜的店,所烹調的咖啡也是屬於成熟的「大人風味」。倒不是說不好喝,但是想起資料上提及的「大人風味」時,與記憶稍微有些違和。日前所去的椿屋涉谷店,咖啡即使不能稱作驚為天人的美味,也的確不差,只是鬧哄哄的氣氛和以我標準可能算「變裝」後的咖啡客,實在無法與「大人風味」做聯想。

「一定要點兔子臉唷!」話雖如此,進門前就叮嚀大家務必要點兔臉拿鐵的我實在也不能說是什麼成熟傢伙,還沒入座就拉著黑衣白圍裙的女服務生拼命問,除了兔子臉,拉花還可能拉成什麼樣子(涉谷店據說也可以選擇小熊臉圖案)。

「兔子?沒有唷,我們店裡只有心型花樣。」女服務生簡直一頭霧水地領我們到座位,留下菜單,靜靜退回去。這時才猛然注意,這間椿屋好像有點不一樣。

「好安靜啊。」同行的朋友悄聲說。

當然安靜。佔足兩層樓的咖啡館總共只有三桌客人(我很認真地上樓親自確認過),話說回來,同樣大正風格,店裡的氣氛多少也有不同。燈光稍微要更昏暗一點,同樣舊式的古董大櫃上擺放的西洋檯燈由沉穩的中式(或和式?)花瓶大燈取代,光一點一滴從布燈罩裡溢出。掛著的畫,角落的座鐘,櫥櫃裡的小飾品,每一樣在涉谷店彷彿都出現過,如果再幫她們各添上十五年的歲月,感覺就會是銀座店裡的樣子。

人客稀少的店裡相當安靜,氣氛自然而然大為不同。拿起菜單仔細看看,欸!菜單上的價格也不一樣嘛。大約是為了應付不同層級的客人,相同的品項在銀座店猛地多了幾百日幣。原本在涉谷店一杯五百日幣的經典咖啡,移到銀座後變成八百日幣,涉谷店有的續杯兩百元的服務更是直接消失。其餘花式咖啡隨便都要上千,相當可怕。

「請問,這些咖啡跟涉谷店的有什麼不一樣嗎?」我試圖搞清楚。
「好像沒什麼不同欸。」女服務生露出有點羞怯的笑容。

好吧。決心自己弄懂。

經典咖啡的味道是相近的,雖然不是同時比較,但應差距不大。唯一的不同是容器。涉谷店是簡單花樣的普通咖啡杯,銀座店是白底青花的骨瓷杯。冰咖啡呢?最大區別還是杯子。涉谷店是觸手冰涼的黃銅杯子,銀座變成了汽水玻璃杯,黃銅咖啡小壺隨杯附上,非常特別。以特調冰咖啡來說,兩家的冰塊都是咖啡凝結而成,溶解後不致損傷濃度與風味。

我當然沒有忘掉兔子臉。可愛的兔臉拿鐵碗在銀座店變成少點趣味的中規中矩咖啡,牛奶咖啡盛裝在整潔的咖啡杯裡,整齊放在盤子上端來。牛奶泡沫上浮著不太像愛心的愛心圖案,感覺優雅,又好像有點裝模作樣。

用什麼東西盛裝咖啡會不會影響風味?這個我不算美食家實在說不上來,不過確實會小小傷了荷包倒是數學不太好也算得出。「你知道價錢這種東西是反應成本的,而營造氣氛是索費不貲不是?」同行的朋友輕聲說。角落涉谷店所沒有大把古老大提琴像是低眉斂首古美人在陪罪,不過想想實在沒有賠罪的道理。

「看看時間如果能夠,剩下還可以去幾間分店就去吧。」暗自下定決心的同時也大呼糟糕,完蛋了,咖啡館癖似乎越染越深的樣子。

2 則留言:

肯恩 提到...

Hello Jasmine:
宏宏收到卡片了^^
淺草雷門的夜晚真是美麗啊~
謝謝妳^^

csming 提到...

「背著身將硬幣丟向許願池,你將會回到羅馬。」
明日我將踏上應驗這句美麗誓言的旅途,如此的想著,還有什麼旅途會是遙遠的呢?一如許久未曾聯絡的朋友,雖只一紙薄薄的問候,但溫暖隨即在身邊散播開來了,連咖啡的味道,一起。

日本的新年很有味道啊!……嗯,我開始期待威尼斯的新年了呢。

感謝妳,也祝福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