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2008

一次


Copyright © Jas Chen

《彧馨旅札》悄悄地在聯合新聞網上開幕了。

2006年底,因為種種緣故,將自己半放逐在南方十字星空下,在澳洲中部蠻荒無人的沙漠地帶,一點點地重新拾起對於生命的熱愛,而那,已經是接近兩年前的事(原來居然已經要兩年了嗎?)。

在紅沙漠裡拍下了許許多多的照片,零零碎碎的也寫下了些什麼,想法裡一直想做一個整理,甚至當時開闢『一次』這個小小的部落格,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想將沙漠中的影像儲存在此。然而,除了少數幾篇,幾乎連當時的照片,都沒有在這裡出現。

就算是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雖然老讀者大約發現這一陣子部落格的更新有如牛步,然而實際上並沒有發懶,除了好像可以算做『棒球藝文』的文章持續在寫之外,其實也在UDN的閱讀藝文中新開了旅札。我私心藉著這個機會,將累積許久卻始終沒發表的澳洲文章重新整理、甚或重寫,一篇篇地在《彧馨旅札》這個園地發布。未嘗不想同步在自己的小窩裡貼上,但……儲存澳洲照片的硬碟卻早已故障,沒有辦法附上照片。

再見的硬碟已足足讓我為此沮喪將近兩個月時間,卻遲遲不敢送修,深怕聽到:「對不起,一張都沒能救到!」這種恐怖的答案。我每日都想將硬碟送至資料搶救中心,卻又每日都害怕送出後的結果不如預期。

翻開溫德斯的「一次」,看著封面金黃大狗與其後熾熱的紅色天地,熟悉的澳洲巨岩淡淡地對我微笑。

「救不回來了嗎?會不會就此救不回來了呢?」深怕記憶如同影像一併失去,我一遍又一遍閱讀自己當時留下的手札和收據,試圖挽留二年前的心情。


然而我無力做什麼,於是什麼也做不成。


3 則留言:

犬 提到...

隨緣吧。
有些東西消逝是有它的理由的。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常常很害怕這種事情發生耶. 數位照片的缺點就是硬碟一壞就全部消失了. :(
所以多重備份是很重要的! 最好燒成光碟, 家裡放一份, 銀行保險箱也放一份...

不過記憶往往是最美的. 希望 Jas 不要太難過...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犬

我還在努力地為硬碟祈禱中
就看哪天有勇氣救他了

女孩

我備份了
然後備分的一起壞掉
有沒有這麼倒楣的阿......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