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2008

週日午後



Copyright © Jas Chen

近來花許多時間在家裡。

除了偶爾與朋友的紅酒餐敘、偶爾隨興地出門拍照,大多的時間,都在家裡。
都在家裡,也許是因為太累,也許是因為許多開心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某些甜蜜的等待、也許是為了許多許多不得以的因素。

總之,近來花比以往多的時間在家裡。

有時逗逗貓、有時逗逗鳥、有時站在海水缸前征征地看上半天的魚,不然拎起一本書,泡一杯喚作「French Kiss」的濃茶,在屋頂上也能夠曬一下午的好陽光。

很偶爾,我會穿上一雙不難走的鞋,順著家門口彎彎曲曲的小路下山。住得偏僻,沒有車要去任何地方都不方便,只要沒有駕著小紫,大體來說,總覺得好像沒有脫離家的範疇。


這個週日,午後難得吹起暖暖的風,似乎是走路的好天氣。

慢慢地走下山,過了一整個冬季、又過了一整個春天,這條總是駕著小紫來去的路途,似乎也有些許不一樣。窄小的馬路邊開了幾叢粉色的、鵝黃的不知名小花,靜謐巷弄裡停了兩台繫了緞帶的禮車,大約是有人家嫁女兒,一地五彩繽紛紅綠交錯的鞭炮屑。

「搞什麼說是我,那個跟我也沒妨礙,我花那個時間做什麼?」一個穿著休閒短褲的中年男子這樣忿忿不平地跟街坊抱怨聽上去瑣碎的小事,一面看著對街人家來來回回準備喜事的人潮。

我也探探頭,想看看新娘,不過沒有見到。

繼續走,邊上的石牆掛上一幅布條,寫著「感謝某議員與某里長大力幫助,得以重新翻新XX里XX巷的人行道」 唔,原來是這樣呀?前一陣子敲敲打打地在我家門前敲下長塊大洞是為了這個原因。看看腳下灰白與褚紅交雜的石磚,果然美麗,很能搭配鄰近社區大片赤煉瓦的顏色。

從家門口開始,走約莫十五分鐘,就會到熱鬧的小商圈。

看了看剛上市的新品衣服,買了一小袋剛出爐的熱騰騰麵包,便慢慢地又踱步回去山上的家。

這次碰上了神明出巡。

鑼鼓聲震天,一長排穿著高蹺的神明大手大腳地左右搖擺迎面而來,手臂上刺龍刺虎的大漢圍著神轎。咦?原來山下有間廟?圍觀的人交頭接耳地討論,偷偷聽著,似乎還是不小間的廟。

穿過香煙繚繞,路邊常年賣著民族風服飾的店鋪也傳出陣陣印度薰香,對街的貓狗醫院門口,一個熟齡女子正抱著米格魯出門,招呼正在雜糧鋪子裡買一大包不知是米或黃豆的先生來開車。

禮車已經不見了,看來錯過了新娘。

穿越幾個正在玩著跳格子的小朋友,我忍不住香氣,用手剝起剛出爐的麵包吃著,外皮脆內心軟韌的麻糬球麵包吃起來竟然也有一些像是棒子麵包。晚春的風微涼,我念起塞納河畔的午後,雖然眼下並沒有河。不想就這樣回家,於是走進我的秘密基地、此處唯一的小餐館。

「來杯雞尾酒嗎?」很熟的老闆娘招呼著。
「喝酒太早,一杯咖啡就好了。」

德國老闆Peter慢吞吞地遞上一杯咖啡,自己也拉上一把椅子在隔桌坐下。

我拿出紙筆,配著咖啡,一字字寫下這一切。

我的週日午後。


攝於小餐館˙我的秘密基地



5 則留言:

lazybone 提到...

好個悠閒的週日午後
我喜歡這樣晃著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懶骨頭

我是快累壞了才會出現這樣的午後欸
嗚嗚

對了
你找到沒有人而又可拍攝五月雪的時間了嗎

我正處於可怕的下鄉之旅中

累~壞~了~

兼善天下 提到...

初次到訪.
我是從藍瞳的家裡逛過來的.

網誌標題"一次"靈感是來自溫斯德的書嗎?

已拜讀幾篇大作.
我很喜歡你描寫靜物, 與生活瑣事的輕鬆無束. 這讓我聯想起日本女作家向田邦子常寫的的題材與風格.

我也很想多寫一些生活上的感覺啊!
每當讀著向田邦子的文章, 總是會閉著眼睛思索著.
只是工作繁忙, 常常不太能悠閒的沉澱罷了.

於是不知不覺, 繼續寫著擅長的, 工作領域上的人事物(希望能對社會多一些關心與影響力); 以及嚐試著紀錄人生花絮, 就這麼變成持續動筆的主要題材了.

然後, 忽然某一天就有人稱我為"旅遊達人"了, 真是無言以對.

旅遊之於我, 是這年才體悟到的生活點綴. 那告訴我, 人生還有很多事要去體會, 而不僅是工作而已.

Jasmine Chen 提到...

兼善天下你好

謝謝你的美言
Jas也喜歡向田女士的文風
乾淨簡潔(雖然Jas一點也不敢覺得自己的文風相似)

兼善天下很喜歡旅行呢
果然是達人
Jas不行
雖然也去過許多地方
但是出於懶
很少認真做功課
大約只能稱做旅遊素人

不認真的業餘者

但對於旅行
總有很多很多想說的


BLOG的名稱的確來自於溫德斯的書名
唸過電影
知道溫德斯也是由於電影
倒不是因為攝影
不過喜歡他在一次裏說的話

每一個鏡頭
都是一個故事......

lazybone 提到...

經過這一周的雨之後,即便找到人少的地方,我看桐花也會少的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