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2008

兩枚銅板




Copyright © Jas Chen

花掉了。

小小的COACH錢包裡一直放著一對晶光閃亮的新版十元硬幣,嶄新的亮光、乾淨清爽的背面印花,雖然說是再平凡也不過的東西,然而卻並沒有機會再碰上過哪個人換給我這樣子漂亮的嶄新銅錢。

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拿到的。是那天的現榨果汁嗎?還是星巴克買咖啡時找給我的?不記得了,但總是很當心,在取零錢時,不要不小心錯拿了美麗硬幣。於是兩枚閃亮便一直長躺在錢包裡。

在紐約,我也有著同樣的習慣。美國五十洲發行的兩毛五分錢銅板,每州都有著不一樣的花色,路邊小攤販時常販售或地圖版、或小紀念冊式的銅幣收集盒,我花五塊美金買了一個,留學的日子裡,便能時常有著小驚喜。「啊!拿到阿拉巴馬州了欸!」「馬里蘭州!」開始時,靠近美東的州別總是比較容易收集,慢慢的,可以拿到遠一些的。「夏威夷!」「德州!」「田納西!」我總是拿著銅板,想著遙遠而只能在地圖上相識的地方,即使是要投幣洗衣服而實在缺兩毛五分錢的時候,也捨不得用。

不知道為什麼,留了三個多月的嶄新硬幣,居然在為著傷風看病的早晨,於轉角的便利商店用掉了。並不是沒有其他零錢,但就是用掉了,一點也不可惜。紐約的銅幣也是這樣,存了三年多,每回搬家都仔細收存,然而回到台北,無論如何也找不著了。



人生中總有很多事,在該放手的時候,就會「咻」地不見了吧?大概是這樣的。



攝於紐約布魯克林˙百年牛排館所贈送的巧克力金幣


5 則留言:

阿笨 提到...

是呀,當很多事,該放手時,就會「咻」地不見,也有些事,放手了,卻也自動好轉了.

真的好愛托斯卡尼那句台詞:
"when I was a little girl, I used to spend hours looking for ladybugs. Finally, I'd just give up and fall asleep in the grass.When I woke up, they were crawling all over me."

生命總是這樣的吧?是這樣的吧!

Teresa@NYC 提到...

看這文章和阿笨的留言...突然覺得想哭...不是難過...但是怎麼說呢...你們都好利害...總是能寫出我寫不出來的感覺啊...

JAS..再來紐約吧...我們一起去PETER LUGER在拿他二枚金幣...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在收集五十州的兩毛五分錢銅板喔! 西岸只能拿到丹佛出的硬幣, 東岸才拿得到費城的. 所以如果 JAS 有的話我們可以交換! ^^y

可惜我是老學不會放手的人, 因此也有很多無謂的煩惱呢. -_- JAS 真豁達, 我如果掉了硬幣會很難過喔!

csming 提到...

這篇很能發人深省呀,也曾有一個相似的經驗呢!

曾經收集了好多冊的郵票,尤其是一些印上精美圖案的,總是心愛的捧著,收藏著,那怕是他人一丁點兒的觸碰,都會讓我如臨大敵似的趕緊將郵冊奪回。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了,有次當家人需要寄信時,我竟大方的將郵冊奉上任由揀選。此後,郵冊內的收藏便逐漸的 “凋零”。

這是一齣難以形容的集郵劇,結局想來該是有些可惜,但卻又不是如此,說是跳脫了物欲的束縛了?但絕非如此。

相同的事物,昨天與今日,記憶與現實,一步之遙,竟是如此南北的差別。該是如你文中所寫的『在該放手的時候,就會「咻」地不見了吧』,也同Teresa的留言,這是一種寫不出又說不出的,感覺。

Jasmine Chen 提到...

Dear 阿笨

我懂!

Dear Teresa

我也好想再回紐約,想念NYU和牛排
也想以現在的心境拍下新的紐約
最近忙得要命
總是在很疲累的狀態
想做的許多事都還沒時間做
很頭疼
希望在紐約的你一切安好

不管你多久回來一次
我都備宴款待啦
常回來唷

Dear女孩

你的床上漫畫我買了欸
真的很可愛
很可以拿來歇歇腦子

我的硬幣已經"完全"不見了
所以沒辦法跟你換
真可惜...

Dear csming

老讀友還在阿
很久不見你了
你是自動放手
我是突然發現找不著了
連在哪裡哪時不見的都不知曉
的確也不難過
大概是緣分盡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