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2007

傷腦筋啊,又停電了嗎?


© Photo by Jas Chen

看到了這樣的新聞:

『【中央社╱紐約二十七日專電】2007।06.28 10:52 am連續兩天攝氏三十三度以上高溫,讓紐約市又停電了!今天停電區域位於曼哈頓上東城及西布朗士區,波及約五十萬居民,除造成部分路段交通嚴重阻塞外,大都會博物館及多線地鐵運作也受到影響,電力公司與員警忙著指揮交通及搶修電力系統。

紐約市中午以後,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四度,十分悶熱、潮溼,一時間閃電、大雨交加,無預警停電發生在下午三時三十分,初步判定可能是高溫導致用電量激增所致,經過Con Ed電力公司搶救後,電力在一小時後恢復。

初估約五十萬民眾受到影響,同時波及4、 5、 6、D、 E 及V等多線地鐵,大都會博物館一度疏散參觀民眾,許多辦公大樓也暫停辦公。由於停電事件發生在紐約市連續兩天高溫之後,紐約媒體已經開始質疑電力公司能否確保今夏供電無慮,電力不會吃緊。』

回想起,在紐約的某一個夏天,也發生過一次更大規模的停電,整個美東區都是黯的,渾然沒有顏色。

那是在03年,我居住在澤西小城,距離紐約世貿大樓兩個地鐵站距離的地方。八月,正是炎熱、沒有風的紐約夏季,一年之中最活潑,也最令人難受的一個月份。覺得不對勁是下午,無預警,地鐵就突然停駛的那個時候。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事,紐約地鐵不準時、不到、出狀況,簡直就跟中國人愛吃飯一樣,是曼哈頓的鐵則之一,所以也沒太意外。不過在不通風、又時時有著人尿貓臊混合的「異香」空間裡,待上半個小時,也是很痛苦的事啊!

「地鐵不會開喔!」身邊的人這樣奔相走告。

「啊,是嗎?」

回到地面,這才發現上面的世界也是一團混亂,交通號誌不靈,大車小車擠在十字路口,等候疲於奔命的警察指揮(每一個路口都要警察啊!怎麼夠?紐約可是以警力不足出名的!);飲食店則急著把商品清出冰箱,一字攤開在人行道上,Ben & Jerry根本來個冰淇淋大放送,反正,放著等融化才更是麻煩吧?因之經過的行人人手一隻甜筒,露出在一片混亂中的難得笑容。

沒辦法跨河回家的艾莉絲,勉強著不怎麼勞動的身體爬上十層樓,找住在曼哈頓內的愛咪和艾倫求救;辛蒂則擔心著,街上不斷的耳語,彷彿是雙子大樓塌下的那一天重演,而且也沒有正確的消息告知到底生了什麼事?(其實新聞的確有播出,不過沒有電啊,困在城內的人也無從知道吧?),越來越暗的城裡傳來不同的恐怖耳語:

要增強警力了,恐怕會有暴亂啊/說不定又是恐怖攻擊,紐約市很危險唷/現在不出城不行,我們趕快走過皇后大橋離開吧/好像是小飛機撞電廠,說不定還會有大爆炸…………如此這般的流言不斷,我好像又回到了雙子大樓倒下的那一天。

然而剩下來的回憶是美好的。安妮在八十幾街的小公寓熱得待不住,在只有手電筒能夠發光輝的夜晚走下來,卻聽到街坊的拉丁男子,在黝暗的夜裡彈起了悠揚的曼陀林。沒有其他消遣,紅白黑黃各色人種,蹲坐在每個公寓前的小小階梯,分食著飲食店贈送的三明治點心冰淇淋,在彈彈唱唱中思想起也許困在城中另一頭的朋友、可能也在黑暗之中的他州親戚(好幾個州一起停電喔!)、或是遠在世界另一端的親人……

紐約又停電了嗎?不由得有一點思念起那個很是平靜的夜……
攝於紐約‧小義大利(是不是該貼個一片漆黑的照片來表達呢?)

關於03年紐約大停電,你也可以看看這裡:

4 則留言:

破裂的人偶 提到...

我們公司在上東城,沒停電的感覺啊
應該只是部分區域吧,回到家我還能吹冷氣呢 :P

匿名 提到...

哇!

在紐約上東還沒睡啊
快凌晨三點了

抓到夜貓子一隻

破裂的人偶 提到...

被發現了
我都是晚睡晚起的 :P

剛剛才看到這blog的小標題是"玫瑰人生",嗯,說得好

小黃 提到...

來畫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