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10

【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彧馨旅札】純粹咖啡館.關於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或者說是某種程度的搶先試閱)

照片引自《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P.51

同步刊登於UDN聯合新聞網
Copyright © Jas Chen

「你知道嗎?我真的覺得在外面拍拍照就好了。巴黎的咖啡很普通嘛!你反正要去維也納的,那邊的咖啡才真正好喝。再不然也會去義大利的啊!義大利的濃縮咖啡怎麼可能輸巴黎的牛奶咖啡?」希波說。

彼時夜裡六點,我們正站在純粹咖啡館(Le Pure Café)前。


***


如果要按電影索驥,《愛在日落巴黎時》實在要比其姐妹作來得容易。光是電影開頭,就清清楚楚地標示出幾個取景重點,在維也納拍攝的《愛在黎明破曉時》取景簡直是瘋狂大亂跳,按照住在維也納將近四年的希波說:「如果一天可以走完那些地方,小狗都可以飛了。」(這似乎是我初次造訪維也納打算步行走電影景點時被念的話)而「日落」其中的重要景點,就是純粹咖啡館。

這間位於十一區的小咖啡館成立於2002年,在眾多動輒三、五十年歷史的巴黎咖啡館之間,還算非常年輕。會來這裡走走,當然是因為電影的緣故。

「我還是覺得有必要進去喝一杯,Jesse和Celine在這裡聊天的場景很重要,正是提到紐約的片段。」另外也想學著男女主角試試看點一杯檸檬汁和咖啡(飾演Celine的茱莉.蝶兒在片子裡就是點檸檬汁)。「好吧!不過我們定好八點要去丁香園(La Closerie des Lilas),所以不能待太久。另外,冷死人了,我絕對不喝檸檬汁。」

結果點了兩杯最便宜的濃縮咖啡(沒辦法,真的很冷)。

純粹咖啡館不大,問了侍者,證實這裡是電影拍攝地,但侍者也不清楚當時演員坐在哪裡。希波左右端詳,覺得應該是進門的右後方,回去重新看了一次DVD,果然沒錯。可惜那裡坐滿了人,一個空位也沒有。

Jesse和Celine在這間小咖啡店為對方補上自己過去九年的人生經歷,複習九年前在維也納的記憶,也真正好好打量對方。經過九年,兩個人曾有的一點嬰兒肥退去,都變得更纖瘦,或許也多了些憔悴。

Jesse出了書,Celine談了幾場亂七八糟的戀愛(其中包含一位一心向佛的前男友),然後發現,彼此曾經有一段時間都在紐約,說不定遠遠地看過對方。

純粹咖啡館色調幽暗地像百年老店,門前的座椅全不成套,令我想起在紐約念書時常去,而且真正有百年歷史的小小咖啡館。

「Jesse一定沒在NYU附近好好逛過,不然他不會說美國沒有這樣的咖啡館。」我想起片中的對白,Jesse曾如此對Celine抱怨。

「我也不記得有。」年輕時也在紐約住過一個月的希波說。

「其實Celine說過在紐約報警的經驗我有過唷!所以電影看到那段時感覺親切。當時警察來的速度好快喔!不到五分鐘。」

「發生什麼事,警察也叫你買槍防備不成?」(電影裡Celine就是因為這個事件而嚇離紐約)

「那倒沒有。我是被搶啊!但是因為我很凶悍,根本不理搶匪唷!所以一毛也沒給他。不過槍?搶匪倒是有帶槍,還拿槍抵著我的腰哩!」

「你瘋啦!」希波大驚失色。「幹麼不給他錢就好?」

「因為我背背包,錢包壓在最下面,要掏錢出來還要先撥開一堆書,很麻煩嘛!警察只跟我說拜託下次就掏錢給搶匪吧!他大概不敢建議我買槍,搞不好我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也說不定。」

「我覺得被持槍搶劫還不肯給錢已經夠瘋的了。」

「是嗎?我後來把這件事寫成一篇文章投稿,還得了美金100元唷!」

「你大概是第一個被搶劫還發財的人吧?」


雖然是專欄的文章,但老實說是完全引述自未上市新書【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的內容,那麼,或者說這應該算是某種程度的搶先試閱也不為過吧?

2 則留言:

Independence 提到...

Jas也太猛了...被槍抵著還可以這麼鎮定!

Jasmine Chen 提到...

Independence 人真好。我朋友都說我是小瘋子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