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2010

【彧馨旅札】蘇州˙蛋糕舖裡的巧合

原刊於UDN聯合新聞網2010.05.12
Copyright © Jas Chen

參觀完世博(已經有那麼多人介紹的地方想來無需贅述),我啟程前往蘇州。因為一點私人原因,在蘇州不長的時間裡,我短暫地做起蛋糕舖的「坐檯小姐」---負責坐在櫃檯收錢。

蛋糕舖中午以後才開門,早上晨光得以在拙政園、獅子林或平江路上隨意走走,帶著相機憑歡喜留下點什麼。中午也許就在小攤上喝碗雞湯小餛飩,配兩塊南瓜餅,再慢慢步行回小鋪子。
我的「坐檯」小舖位於平江路上,正對著公辦的擺渡碼頭。小舟不若威尼斯慣常所見的精雕細琢,儘自粗豪大氣,烏蓬粗布間點綴一抹紅,紅的是裝飾用的燈籠。有點俗氣,卻又有份古拙。擺渡人心情若好,長歌是聽得到的。曼悠悠曼悠悠,聲遠而宏亮,彷彿並不是唱給誰人聽聞,不過是滿腹思量;偶爾,運氣若夠好,也會有民謠山歌,輕快活潑,就是另番風味。

不過剛在小舖坐檯的前兩小時,小舟大半沒有生意。那時陽光熾熱,將小運河閃耀成白灼一片。動人歸動人,卻非常炎熱,等閒不會有生意上門。擺渡人戴著斗笠在陽光下打盹,負責收票的幾個大叔大嬸,閒閒坐在樹蔭下搧風。蘇州人吃蛋糕的風氣不盛,其實沒什麼生意可做,不過這種熱得要命的時段,多半會有一兩個受不住熱的客人上門。

「請給我一份花生冰沙。」果然,本日上門的第一位客倌就是熱到受不了躲進來的人,看也不看其實頗為美味的蛋糕,熱呼呼地只差沒先要份冰塊。

上了冰沙,客人安頓好自己,總算看來清涼一點,話就多了起來。

「嗯,我看你櫃台上也擺了單眼,店裡又到處掛了照片,常旅遊吧?」
這位看來斯文的客人,也拿著一副單眼,恰好與我的一樣,都是C家廠牌。

「是啊。算是常旅遊。」
「牆上的照片都是你拍的?」
「那倒不是,是店主人拍的,我不過是來幫他看看店。」
「喔。唔,對了,晚點我想走去護城河,請問要走多久?怎麼走?」

雖然對話至此,我一逕扮演著「可人蘇州姑娘」的角色,但實際上昨晚才抵達蘇州,這也不過是第二次來。上回來蘇州總共不過待了半天時光,而且是七年前的事了。對於蘇州,東北西南還搞不太清楚,除了平江這條路,其實所知不多。

這下沒辦法,只能老實招認。

「欸,我不是本地人,說不上來。」
「你是台灣人對吧?」

斯文客人來自上海,確實喜歡旅遊,「不過我是金融從業人員,台灣不太能去。」他說。我們聊了聊我正讀著的書,談談舉辦中的上海世博,說說彼此去過哪些地方,最後免不了提起攝影。
「攝影確實還是減法的藝術。若是不把多餘雜物除去,畫面就很難美麗。」

「話雖如此,到真正人多的觀光勝地就很難避免了,比如今早我去拙政園,人真是很多,不說攝影,如不靠點冥想的功力,簡直很難認為那是個美麗園林。」

「所以你今早去了拙政園?」
「是啊。」
「我也是呢!說不定有見到?」

我想想早晨拙政園萬頭鑽動的「盛況」,搖搖頭。
「我可不知道,全都是人,太可怕了。」

客人姓陶,一面跟我說話,一面就開始查看相機裡留下的景象。我坐在櫃檯,翻看著書,偶爾抬頭看看店裡情況,一時無語。

「你看看,」陶先生舉著相機朝我走來,一努相機,「這個是你嗎?」
我湊著看看小LCD裡的影像,欸!確實是我!照片裡的我也拿著相機正對著陶先生按快門。我連忙拿起自己的相機翻找影像,「我也拍到你了!」

自然,拍照的當下彼此並不認識,甚至不是為了留下對方影像而按快門,可是就是那麼巧,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剛剛好都拿起相機朝彼此拍攝。

為了這點巧合,我自掏腰包請了陶先生一杯酒(小蛋糕舖的老闆同時在隔壁開了菸酒咖啡館及藝品店),陶先生也特為此到藝品店繞繞,帶走了兩件小玩意和我的MSN。

回來台灣後偶爾跟陶先生還會聊聊攝影與旅行,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因為這個巧合實質獲利的,好像是那個小蛋糕舖的真正主人嘛。

3 則留言:

Miss LK 提到...

很有緣份的同好相會呢! 而且在古雅的蘇州.

再過ㄧ個月, 我也要赴上海世博了, 十分期待...

ps. 恭喜新書出版, 希望下次回台灣有機會收藏 :)

卡拉王子 提到...

真像偶像劇的劇情啊...
不過戲裡面在這之後觀眾都會高喊"在一起!!在一起!!"啊~

Jasmine Chen 提到...

Miss LK

謝謝^^,世博還不錯,但是去拍拍建築物,法國館去看看就可以(因為法國館動線流暢不用等太久),天氣相當熱人相當多,防曬要小心啊

卡拉王子

最近幾天都沒MSN連絡欸
看來要"在一起"是有難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