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08

【場邊故事】「因為妳,我也喜歡兄弟象了」

Copyright © Jas Chen

收到了這個月的印刻文學生活誌。

嗯,這才想起來上個月在印刻刊登的文章還沒有轉貼在網誌上。
近來的日子雖然如常的過,心境上卻不大不小的掀起一陣陣波浪。
身處在漩渦中心的我,暫時還無從知道這些波浪將帶著我去向哪裡。

「隨便怎麼懶散都算了,不過你至少也該把寫過的文章貼一貼吧?找那麼多藉口!」朋友忍不住這樣念我。

所以雖然說把自己在別處發表的文章收集一氣重貼這種事實在有些小家子氣,在日日懶散的態勢下也還是勉為其難的做了。話說回來,好處就是天天貼一篇已發表文章,那麼庫存的量可還有許多呢!

對了,本月的印刻也有彧馨的文章唷。有興趣的不妨可以買本(或著借?)來看看,翻到【場邊故事】就對了。(似乎是202或著204頁之類的呀。)



「因為妳,我也喜歡兄弟象了」

文 / 陳彧馨 (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08年11月號)

「我一直沒有問你,後來有跟那個傻傻的男孩在一起嗎?」
「傻傻的男孩?」
「在球場那個的呀。拼命跑到球場,還帶了一票啦啦隊的那個。」
「他啊。」

走在寬闊的忠誠路,以我的年資來說算是新建的天母球場就在身旁,舊日回憶依稀浮現,彷彿又回到青春吶喊的球場,聽著模糊廣播聲一遍遍傳呼我的名……

那一次我錯過了。

跟好久沒見的老學長約在天母。沒有特意找什麼精巧地方,就是連鎖速食店附帶開設的咖啡館。老實說,咖啡還不差。大片落地明亮窗戶往外望去,就是種滿欒樹的忠誠路口,大雨剛過,濕淋淋的路面映照著正透臉的陽光,烙下一個個光點。

聊完了工作、感情進度、舊時老友各歸何處,重逢的歡聚差不多就停歇,屬於阿拉比卡的時光暫時凝結,我們把頭埋進咖啡裡,各自擁著屬於自己青春年少的光華。

「去走走。天母球場不就在附近?」「你還看棒球嗎?」
「看啊。不過不大看職棒了。」
「我們一起看棒球的時候,中職要比什麼大聯盟好看多了,不過我現在也是熬夜看大聯盟一員,哈。」從老學長變成老球迷的人這樣說。

「對了,你後來到底有沒有跟那個傻男孩在一起?」


剛進大學不久,就被大學長拉著去看棒球。從完全不懂,逐步成為兄弟象的支持者,然後進階成不肯錯過任何一場的龍象大戰、徹底迷戀球場氛圍的球迷。不管是期中考前還是學期報告截止日,只要兄弟有賽事,人就會出現在台北棒球場。

差不多是這種程度。

不過知道我是球迷,特別是兄弟球迷的人還是少數。豆蔻年華的傳播學院女孩,總要故作點氣質,長髮長裙巧笑倩兮才是。如果跟扔雞蛋汽水瓶的瘋狂球迷搭上邊,努力營造的形象大約會摔成片片。

棒球因此一直是放學後的秘密,下課後的變身。有賽事的當天長髮會隨便挽起藏在棒球帽下,裙裝換成短褲的俐落,文靜的臉孔會做好嘶吼的準備,一場場每每比球員還要激動的莫名奇妙中總是大汗淋漓,當然更沒有什麼少女香氣。

「我就不信會有什麼人敢追妳。」早就明瞭假氣質下我真實面貌的大學長老是這樣說,然後繼續對著球場裡精彩演繹的球員大喊亂叫。都要等到中場休息,才有時間拿起飲料罐潤潤喉嚨、息息嗓子。

「我聽到廣播叫你的名字欸!」中場休息時,學長邊側著耳朵做出一臉怪樣,邊對著熱鬧過後腦袋放空中的我說。
「找我?不可能,又沒人知道我在這。」而且我什麼也沒聽到。
「是嗎?廣播兩次,是你的名字唷。」

然而球賽開始,我繼續掉進兄弟象的激情,其他的可沒有空管,當自己已經置身在巨大熱情中時,旁的什麼實在不容易進入腦子。

當天賽事延長到十一局才結束,順著人潮,激情未退的兩人帶著滿身疲憊走向停在邊門的摩托車。

「妳果然聽到了!」極端吵雜中爆出一聲球場裡才聽得見的高昂,越過人群,直接命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知道這一聲大喝是專給我的。抬起頭,不遠處有個人影急匆匆從機車上跳下,正往我的方向跑來。「遠遠就看到妳了,我就知道妳有聽到!」

擁擠的人潮、奔騰的情緒、喧嘩的鬧語,突然全靜了下來,對我。

球場的表演剛結束,另一個舞台在球場外展開。男主角是激動而且興奮的同社團男孩、配角是努力忍著不爆笑出聲的大學長,場佈拿著一排機車大燈照人刺眼,那些是男孩同寢室啦啦隊成員,舞台上萬事齊備,車燈照耀得身為女主角的我無所遁形。破舊球鞋、運動短褲、脂粉不施,隨便紥起的馬尾,噢,還有一身汗與不知所措……

困窘非常。

「學弟,好好送她回家喔!」學長以十分放心的姿態護著我上了彼台摩托車。
「喂!你自己要加油囉!」啦啦隊成員大聲招呼著也呼嘯而去。

「我送妳回家。」男孩小聲地說。「妳手要抓緊我的腰喔,不然不安全。」

摩托車緩緩駛在敦化南路上,我始終與男孩保持一定距離,一面擔心著球場留下的激情汗水並不好聞、一面苦惱實在糟糕的凌亂外貌。

「妳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妳嗎?就是偷偷聽到你和學長聊棒球的時候,那時候你的眼睛發亮,跟平時完全不一樣。我就是這樣開始打聽妳的棒球愛好,今天在長堤看到妳和學長的裝扮,就知道一定是來看棒球了,我本來想買票,都買不到了,只好托人進場廣播,很傻對不對?也不知道你聽到沒……」

男孩在林蔭大道上絮絮叨叨,夜裡台北車流稀少,晚風撲面而來,我僵硬的肌肉在不知不覺間也慢慢放軟了。

「所以你知道我喜歡兄弟象?」
「知道啊,因為妳,我也喜歡兄弟象了。」

機車後照鏡的反射裡,男孩的臉一點點地紅了。


「所以你們後來到底有沒有在一起呀?」老學長沒放棄地追問。
「球場到了欸,進去看看吧?」
「多少年了,還不肯講?」
「講什麼嘛,你不想想後來我可有和你再去看棒球過?」
「啊!也是。」

那麼,那一次也許不能說錯過,是吧?

4 則留言:

Chanteuse 提到...

可愛 :)

lazybone 提到...

溫馨暢快的文章

兼善天下 提到...

我喜歡這篇文章!!
淡淡的青澀時光, 柔柔的少年情懷.

這樣想想, 我當年在球場觀眾席上除了跟大家一起玩波浪舞, 好像沒什麼值得回憶的事耶!

Jasmine Chen 提到...

害羞>///<

謝謝懶骨呀

Chanteuse 我的確有可能前往維也納唷!
(時間確定再告訴你)

兼善天下

我沒玩過波浪舞欸
(應該說沒配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