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2008

【維也納咖啡館週記】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我的冷氣時光





Copyright © Jas Chen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路上。』~奧地利詩人散文家,彼得‧艾頓柏格(Peter Altenberg)


如果要開始書寫維也納咖啡館,引用這句話是再正確也不過的吧?


五月的漫長假期結束,從步調優雅緩慢的維也納街頭再度回到台北,我的生活依舊繁忙。行程表一如以往地塞入眾多工作、雜務、活動及朋友聚會,此外還有許多自己的計畫也需要時間完成,當然我也想盡辦法在接近滿檔的工作表裏神奇地抽出練習攝影的時間。如此,回歸台北後,生活毫無辦法地再度把我變成一只不停團團轉著的陀螺。

如同上一篇文章所說,回來台北後,我一直想將維也納諸多特色獨具的咖啡館故事一一如實記錄,不過幾近超載的生活極端壓縮腦力。維也納咖啡館週記,到底該從哪裡開始呢?


打開新聞網頁,看到這樣的一則標題。

《紐約四天熱浪 熱死六人》


維也納旅行跨過五月與六月,五月的中歐天天都很涼爽,然而還沒進入六月就突然變得十分炎熱,不是那種常態性的炎熱,氣候十分不穩定,有時出門還涼爽得必須套上一件長袖外衣,然而還不過中午就能夠熱得讓人想一氣跳下多瑙河裡游泳。但是大體來說,氣溫一日日地往高處走,現在的維也納,大約也正式進入夏日備戰狀態,說不定也差不多是紐約這樣可以熱死人的高溫吧?

不由得想起剛要進入五月末的某一天,我被突如其來、今年度首次侵襲維也納的高溫熱得幾乎要昏倒在霍夫堡(Hofburg)前的米歇爾廣場(Michaelerplatz)。已經走了許久,既熱又累,想起正在霍夫堡前也有一間參訪名單裡的咖啡館,似乎是一個可以歇息以避過大太陽的地方。我幾乎是用跑得衝過米歇爾廣場,口乾舌燥、頭暈眼花,途中險險撞到正要停下來的古典馬車。

不過,只走到大門,我就打消了念頭。

沒有空調的咖啡館內濃厚悶熱氣息撲面而來,沒有風,大開的窗戶也絲毫沒有作用。侍者懶懶地坐在吧台邊,無精打采。

我看看陰暗悶熱的室內,「似乎不是什麼好選擇?」歪著被熱昏的不靈光腦袋,模模糊糊亂七八糟的做下這個決定。

歐洲仗著一年有陽光肆虐的時間不長,大半地方都沒有冷氣。地鐵沒有、電車沒有、大部分的公車也沒有 (有一次居然坐到有空調的新公車,我幾乎不想下車,計算是不是該坐到城外很遠的地方再磨菇著做同一班車回來?),如果不是高級的餐廳飯店也不會有空調,博物館因為館藏需求是有的,但眼下離任何一間博物館都遠,不過麥當勞總有吧?我猜想。在歐洲唯一一次進麥當勞是在完全不需要冷氣的01年巴黎秋天,不過是資本主義的美國麥當勞啊!應該有冷氣吧?我努力回想著一路上曾經經過的麥當勞所在地,格拉本大道(Graben)和史泰芬教堂(Stephansdom)應該都有一間吧?我決心放棄咖啡館,轉進氣氛肅穆但是非常漂亮的紳士街 (Herrengasse),搖搖晃晃地往史泰芬麥當勞前進。

名聞遐邇的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正就在紳士街上,雖然當然是應該要到訪的咖啡館,但行旅維也納已經許多天,始終提不起興致進入跟眾多觀光客搶位子。

我儘可能側著身子走在一點陰影裡,雖然沒有打算進咖啡館,但是快到中央咖啡館時還是忍不住朝著宏偉(這可不是一般拿來形容咖啡館的形容詞)的中央咖啡館望去。一個繫著黑領結穿著黑背心白襯衫的侍者,剛好就在此時走出大門,蹲在門口豎立的小黑板前塗塗抹抹。寫畢,很輕鬆地拍拍手,轉身進了咖啡館。

「到底寫些什麼呢?」站在對街的我完全看不見,滿滿的好奇心驅使我費盡力氣抵制想立刻鑽進任何一個涼爽地方 (麥當勞?) 的念頭。拖著蹣跚步伐 (數個小時沒有喝水地在大太陽下行進的結果) 走過窄小馬路,打算看清楚小黑板上到底寫著什麼,為什麼寫完之後,咖啡館侍者一臉神氣非凡呢?

「中央咖啡館有冷氣,維持攝氏十九度! (Café Central AIRCONDITION 19˚C)」

我征征地望著每一個字母都特別大寫的AIRCONDITION。

十九度欸!

我好像找到避暑的地方了呢!


攝於維也納˙中央咖啡館


 

2 則留言:

lazybone 提到...

這跟在沙漠中遇到泉水一樣的興奮吧!
我喜歡這張圖

Jasmine Chen 提到...

欸 你喜歡這張圖ㄚ



看到有冷氣那刻興奮得要跳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