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008

維也納烤豬排。嗯,我要雙份


Copyright © Jas Chen

老實說,我連該怎麼正確叫這道菜都不知道。是在維也納吃的,看來調理的方式是烤,食材是豬排,那麼,姑且便叫它「維也納烤豬排」好了。

旅居維也納的日子裡,分外思念鮮翠欲滴的青蔬水果,內陸國家缺少魚鮮,青菜的種類也不多,買過一公斤實在便宜的櫻桃,一路邊走邊啃,勉強算是平撫稍許對於蔬果的需索。

「今晚我們去新釀酒館。」

在來維也納之前,每一本旅遊書上都清楚地標出新釀酒館區,雖然明知道是觀光客必去之地,但無論如何想去試試「人在酒莊」的氛圍。聽說一路上去兩旁都是酒家哪!不管怎麼說都不想錯過。這個想法在初到維也納時熾熱高張,然而隨著日子飛逝,慾望如同漏氣的球,日日消癟。

維也納每日佐餐的飲料若不是紅白酒,便是極端美味的啤酒。這個地方,酒是好的沒話說,食物就不怎麼令人恭維。調味重,又酷愛油炸,若是配餐,啤酒絕對肯定是上上之選。

「新釀酒館有什麼好吃的嗎?」

「呃,我看先吃一點東西再去好了。」

雖是這樣說,日日總在咖啡館消磨時光的我,在傍晚時分肚裡仍塞滿好吃得不能挑剔的維也納出名甜點,沒有餘力再吞下什麼。順著大塊大塊的鵝卵石子鋪成的路,懶散地在似乎永遠不會落下的夕陽光輝裏散步,就這樣走到瑞典廣場。天熱得很,但很舒適,我難得地喜歡陽光,溫暖而不炙人。

在瑞典廣場跳上Before Sunrise裏的老式電車U4,一路順著多瑙運河,乘客來來去去,河邊的微風撲進車窗,帶來城市的氣息,甜的、咖啡香的,我舒服地坐臥在座位上,硬梆梆的泛黃木頭椅彷彿也像沙發般柔軟。

電車緩緩地到達Heiligenstadt,那麼再轉搭公車38A上山,一路搖搖晃晃,經過了新釀酒館的集中地,再往上一些就到山頂。便是友人說「看維也納天際線最棒」的Cobenzl。

維也納的天際線在眼前寬闊地呈現,將近夜裡九點,天仍濛濛亮著,維也納城安安靜靜地在腳下閃爍諸般燈火。我對著眼前的美景停不下手地拍,雖然明知道忘了帶腳架的結果,肯定無法如同一旁全副武裝也正在拍照的老先生。

山頂的Cobenzl也有間嬌小可愛的咖啡屋,臨著山谷,俯瞰就是一地美景,可惜沒有什麼咖啡胃了。

「如果不想又喝咖啡,那麼旁邊就剩一間餐廳,等下要喝酒,還是先吃點東西好了。」朋友這樣推薦據說也很有名氣的餐廳,其實也是酒莊,但料理比起下方那一長排酒家來得豐盛。

「那一排騙觀光客錢的,只有加熱的小點心來的,一點也不可口呢!」

老實說,如同前述的理由,我對於「料理比起下方那一長排酒家來得豐盛」可沒什麼期待。

經過一番交涉,諳德語的友人回頭說,廚房關了,現在只剩下燒烤的東西可以叫,我們探頭看了正在戶外燒烤架上油淋淋的肉排,依樣葫蘆地點上一份,再加一個湯。兩個人剛好夠,特別還配上一公升的酒莊新酒。

肉上來了。





寫到此處,我停筆了好一會。寫文的此時是夜半,回想起那恰到好處、簡單的美味,我的肚子似乎又咕咕叫了起來。那夜風裏送上木桌的肉烤得剛剛好,富於鮮美肉汁,略略帶些許焦味,然而調味乾乾淨淨,一點也不花巧。據說奧地利人平日的食物便是烤肉,如果就是這樣,那麼並不被列入美食地區的奧地利,說不定最為懂得食物的單純滋味。

一份食畢,壓根不餓的我,央求起已經收工的廚師再烤一份。

還要再說什麼呢?這是我在維也納最好的一餐嗎?


註:這篇文章原該是「館子」的文,但我想,貼在「一次」似乎也沒什麼不可以,所以兩邊都放上了,照片不一樣就是了。


攝於「專做觀光客生意」的新釀酒館區˙據說能演奏「梅花」的修蘭梅爾樂師

(喔,當然還是去了,一趟很遠的嘛。)


5 則留言:

alu 提到...

嗯..老闆,我也來一份,還有啤酒^^

Jasmine Chen 提到...

老闆

給alu兩份哪!

呵~

mw 提到...

嗯!!
果然去了一趟小鎮之旅

不錯吧!!

Jas Chen 提到...

是啊!

小鎮超棒!(妳們怎麼不愛?)
我還想再秋冬之際再去一次

很美

mw 提到...

呵~~~沒說不愛小鎮阿

小鎮很美!

倫敦也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