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07

十二度的台北˙十二度的紐約

Copyright © Jas Chen

「台北好冷!」前一陣子,台北飄過濕濕冷冷的寒流,山邊的房子,由於大的緣故,分外覺得冷。我裹在被窩裡,這麼不捨得一絲溫暖地打著MSN,跟遠在紐約的故人抱怨。

「怎麼啦?」
「台北來了寒流,說是只有十二度。」
「真的嗎?紐約也是十二度哪!」
「哇!台北紐約同步欸!」

說是同步,其實心裡知道不一樣的。十一月底還能保持十二度的紐約,是很宜人的天氣,因為乾燥,十二度時在紐約,可以套件薄毛衣、加上件風衣,便能夠舒舒服服地在大街上走,如果換成台灣,那麼穿這樣多半等著感冒吧?

溫度刻表上的數字有時還真只能當成參考用,畢竟感受到的,與溫度計上的認知,有時會有很大的不同。還記得某年,在感恩節假期從紐約飛巴塞隆納,行前清楚地查了溫度,是換算成攝氏非常舒服的十八、九度,當時的紐約大概也就是十一、二度,也不冷,那麼巴塞隆納應該很溫暖囉?這麼想著西班牙真是避寒聖地呀!飛行途中都在想著金光暖陽,想著說不定還能穿上得意的棉布洋裝。然而一下機就忍不住翻開行李箱把所有能穿的都套在身上了。感受到的溫度大概是溫度計上的數字減掉十度那樣。總之是一路冷颼颼到底的西班牙行,最後多出的是一件豔紅色、彷彿像是「巴黎我愛你」電影海報裡的紅外套,和一件二手衣店裡購得的毛皮短大衣,非常便宜,約莫一千台幣的價格,只可惜衣服上總有一股淡淡的動物腥臭味,由於不懂西班牙文,至今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動物毛皮。

那麼現在的紐約只怕是很舒適的時候了,深秋的紐約,深黃色的中央公園,淡金的陽光、鵝黃的梧桐葉、淺紅的楓、深黃到棕褐不等的落葉……暖色系的視覺應當擁有暖洋洋的宜人。不過,我翻過身閉著眼睛想,說不定也不完全是這樣。這種溫度,只要戶外陽光正好,走在人行道上的確很舒服,然而卻絕不是待在室內的好時光。某些舊式的紐約大樓,暖氣是統一開放,不到一定溫度,暖氣是無論如何開不了。然而十二度,在我沒什麼日照餘裕的紐約公寓裡,無疑是冷了些。極討厭在家裡還必須穿得一大堆,可是這種溫度上來說青黃不接的日子裡,想只穿著短褲小可愛也是完全不可行的事哪!那麼,我都是怎麼過的呢?

好遠囉…

好遠好遠的事情了。雖然清楚地記著瑣碎的芝麻大小事,雖然偶爾閉上眼睛,還是會誤以為紐約不過是昨日之前的記憶,是如此清晰,但有時,比如現在,還是會想著「那是好遠好遠之前的美好時光啊!」

翻起身,我翻出了厚厚的長袖棉T,灰色的柔軟布料上大大地印著PENN四個字母,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紀念衣,雖然我念的是NYU,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反而只有毫不相關的PENN校衣,而就是這件衣服,陪著我度過在紐約每個陰涼寒冷的懶散日子。

我換上PENN,抱著膝繼續窩在小床上,感覺跟紐約近了些。

「下次回去要買一件NYU的才是。」我輕輕地想。

攝於紐約˙上東城



嗯,就是這件美麗的紅外套。每次見到「巴黎我愛你」的海報,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冷冷的巴塞隆納、和正躺在紐約某處的這抹美麗艷紅。



5 則留言:

Teresa@NYC 提到...

幫你帶一件NYU的回去囉! 我剛好12/16回去:P

Jasmine Chen 提到...

Dear Teresa:

你要回來了!!!!!
會回台北嗎
NYU的校衣不重要
重點是留個跟我喝杯茶的時間吧

如果可以碰個面
感覺就不像只是網路上的朋友了欸
(這樣會不會嚇到你)

有我的MSN嗎


讓我做個東吧
感謝妳長達將近二年的支持

Teresa@NYC 提到...

在明日報上的HOTMAIL你還會收嗎? 我寄了封信給你...
我只會待在台北囉...不過待一星期就要閃去日本玩耍,可能去東京和京都吧...
希望能在台北見個面囉!!! ^_^

material girl 提到...

十二度的紐約聽起來真的很舒服呢.
最近這裡氣溫降到低於十度... 雖然也蠻乾燥的但是真的很冷, 家裡冷得讓人受不了囉.

我也很喜歡冬天電影裡的紅外套喔, 可惜這麼美的外套應該只能在紐約穿吧. 加州似乎只適合太陽眼鏡與比基尼, 在人人休閒風的地方穿美麗的紅外套似乎是很奇怪的事... (我也想搬去紐約! ><)

Winkie 提到...

意外下看到你的文章
因為房東不開暖氣
我想知道幾度才是合法要開的 ~cc
我也在紐約讀書(科技大學)
可以做個朋友嗎?
Winkie.chang@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