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07

香水

Copyright © Jas Chen

【科學研究顯示,體味是吸引異性的一項關鍵因素。美國佛羅里達州科學配對公司(ScientificMatch.com)十一日起,在波士頓地區推出號稱全球首見的細胞去氧核醣核酸(DNA)配對服務,客戶每年支付一千九百九十五點九五美元(約新台幣六萬五千元)會費,業者就會以科學方法協助客戶找到「完美對象」。
根據「波士頓頻道」電視台報導,業者將根據客戶DNA樣本的免疫系統基因,找出擁有不同免疫系統的匹配伴侶。業者表示,在自然情況下,人類會透過鼻子尋找和自己基因相配的人;人類其實喜歡免疫系統和自己不同者的味道,認為這種人的體味更性感。】
摘錄自【2007/12/13 聯合報DNA配對 幫你找完美對象】@ http://udn.com/
【編譯陳宜君╱報導】



其實不是第一次知道這個訊息了。

原來是在《巴黎二日情Two Days in Paris》聽到茱莉蝶兒Julie Delpy這樣跟想親熱的男友(亞當高伯格Adam Goldberg)說的。

「你知道人會被免疫系統不同的人吸引嗎?」茱莉蝶兒對著正抱怨巴黎處處有病菌,而正想抱著她親熱的男友說。

「不要吧?我只是想抱妳好好快樂一下,怎麼討論起免疫系統來了?」亞當十分鬱悶。

「我是說真的嘛。」

「所以妳是說因為我weak的免疫系統所以才會被妳吸引嗎?為什麼我只是想親熱卻可以被妳批評成美國的免疫不如妳們法國的免疫系統呢?」

以下茱莉蝶兒電影中特有的長串爭論對話省略。

「你知道嗎?我weak的美國免疫系統偵測到妳完美的法國免疫系統,喔,這麼不同,我被深深吸引…」
亞當突轉話題,順勢撲倒茱莉蝶兒。

亞當有沒有成功就不在討論範圍內了,對話我也只憑記憶胡亂寫,雖然DVD躺在自己的房間裡,然而如果還要放出來節錄實在太累。這裡想說的,只是「原來如此啊」的感嘆。

我是一個對味道非常敏感的人,我喜歡戀人身上的味道,有時髮梢間、有時鼻樑上,而總是讓對方訝異。當香水突然因為電影的拍攝而知名,心裡的那層感受才似乎終於被認同。喜歡味道,好的、不好的,對於近得可以髮鬢廝磨的人,她們身上的體味,我總可以辨別。小時候是爸爸媽媽令人安心的氣味,大了是戀人足以讓人心跳的氣味,我在記憶裡分出一個角落收藏著嗅覺感受,靈敏到閉上眼,把我扔回紐約,我也能分辨出是在這個記憶之城的哪一個區域,甚至哪一個街口。

翻開自己曾經寫過的小小遊記,寫著:

「離開山姆的舒適小公寓,走在布里斯本河畔,試著沉澱情緒。紅色內陸與此地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情。雖然心裡不再那麼難過,不過從紅色沙漠、藍色雪梨,再回到灰綠色的布里斯本,一時之間也不容易平復無由而來的失落。布里斯本的天氣陰陰地沉,似乎也在呼應這並不好過的一年。我沒什麼目的地漫步,胡思亂想著,雖說想重溫舊夢,然而缺乏一些動力。

布里斯本河畔一群群撐起了五顏六色的洋傘花和小棚子,今天剛好是週日哪,河畔市集 (Riverside Market)正歡騰地搶著年末的最後生意。

上次來拜訪這個市集當然也是十一年前的事,沒想到在什麼都會改變的時光裡,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不變能被保留下來。我貪婪地嗅聞空氣中熱鬧的味道,有蘋果、蕃茄、奶油吐司…還有一些薰衣草的香氣,完完全全是記憶中的氣味!這些日子,嗅覺一直處於乾熱的麻痺狀態,不然便是因為哭泣而堵塞不靈。如今我像是《香水》中的葛奴乙,抽動著鼻子,試圖辨別富含水分的空氣裡,一點一滴多樣而甜美的氣息,隱含著什麼樣的記憶滋味……」


我想我是依戀著氣味的,然而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件好事,畢竟,英勇地憑著氣味往前衝,說不定會掉進豬籠草裡的啊!

攝於嗅覺記憶中


5 則留言:

lazybone 提到...

或許會掉進豬籠草
但也可能是玫瑰花叢阿!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是對氣味敏感的人喔, 常常鼻子一聞就可以把我帶到另一個時空耶.
可是敏感也有壞處啊, 例如別人聞不到的臭氣我就聞得到... ^^;

對了, 我仔細研究的結果是新版的 blogger 不知道要怎麼弄... -_- 我試了各種方法都沒辦法顯現雪花, 最後只好把 template 又改成舊版就可以了. 所以啊... 妳得去找 Java 大師來研究囉, 我沒辦法啦. ><
不過我還是把做法貼上來了, 如果妳的是舊版的話應該就可以了.

csming 提到...

最近正巧寫了篇氣味與豬籠草相關的短文 (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sming/3/1299065575/20071122221957/ ),看來還是得時時警覺著無處不存在的豬籠草陷阱才好。

將多年前到巴黎時曾買了瓶香奈兒5號送給母親,前陣子看到她將用盡後的空瓶擺在化妝檯前當作飾品。我沒問她其中的原因,想是她大概習慣掉進香奈兒所設下的氣味陷阱了。

我猜想,在濃郁的香水面前,每個女人的免疫系統都將是非常weak的,而男人多半對灑了香水的物體就會降低免疫力,不管灑了香水的是美女或是豬籠草。

阿笨 提到...

好遺憾
自己在嗅覺記憶上一直是個空缺
原本的五感
就已經去掉了一個
但真的好嚮往那種透過嗅覺感受泥土
感受那遠方傳來的香氣
或是感受
戀人髮梢香肩傳來的香氣~~

無奈~~
對我來說
那真是最卑微的夢想~~

Jas Chen 提到...

M Girl

我看我要望雪興嘆了

不過很感謝妳呢!!!
(雖然西部不下雪,可是你的BLOG會下啊!這樣想就不用搬到紐約了,雖然我自己都想搬。哈!)

Dear阿笨

我是過敏體質
鼻子常常塞住的
但是
偶爾可以聞到味道時
是大感動喔!!!
你一定也會有這種時光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