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2009

台北到伊斯坦堡的距離?

Copyright © Jas Chen

嗯,如果坐飛機,飛過中國大陸、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大概不能直飛,不過,若是二十個鐘頭也應該可以到了吧?

如果是搭巴士呢?

寫了《午夜快車》這本書的澤木耕太郎,好像花了一年都不只的時間嘛?雖然他是從香港出發的。至於水路,這條分明是穿越整塊歐亞大陸的路徑,如果硬要搭船抵達,怎麼說都會是很奇怪的堅持。

但是說真的,直線大約八千五百多公里的『台北→伊斯坦堡』,究竟要花多長的時間才能抵達呢?盯著Csming寄來的伊斯坦堡明信片,我不由得懷疑起來。明信片寫完的時間是四月三日,寄出的時間四月五日,不過,我卻直到今晚,換言之是整整一個月後,才終於接到。

輕撫過明信片裡的老伊斯坦堡市街,土耳其一直是想去的地方。一個月前Csming就站在這個城市的某處吧,如今呢?還在土耳其,或是回來了?從網誌裏看不出端倪。Csming網誌的特色之一便是如同我一般地隨意,目前的幾篇文章還是某年去東歐的紀錄,人,不知在世界的何處。

認識Csming是好幾年的事了,從美好歲月、人生幾至谷底的時光,一路直到現在,雖然不能說是時常連絡,但偶爾的隻字片語,於我而言都是莫大鼓勵。

還沒有去過伊斯坦堡,委實無法回贈相同的風情畫,但猶記得Csming上封造訪我信箱的明信片是布達佩斯鐵鍊橋的夜景,那麼貼上這張也還相宜吧?

話說,什麼時候也可以來場歐亞大陸的放蕩行呢?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一直夢想著體驗伊斯坦堡的異國風情呢!
妳快去快去~照美美的照片回來我好過過乾癮,哈哈哈~:DD

Jasmine Chen 提到...

也許可以結伴去?呵

csming 提到...

早從傳說中橫跨歐亞大陸的伊斯坦堡回來了,但在那兒所留下的種種,卻像是脫隊的小羊兒群,才正慢慢的、漫漫的,晃回台灣。

首先是清明時節寄出的明信片,原本還以為造就了新版的「我的心遺失在愛琴海」,幾成了「我寄出的明信片遺失在博斯普魯斯海峽」,可惜這傳奇終未能畢其功,想是那紙風景文字在流浪了一個月後,終究難耐牽繫之情,最後仍將寄件者的心意順利的送達了。

奇妙的是,迄今我還未收到寄給自己的那一張。也許明信片真有靈性,能感受到寄件者的想法,一種癡情「持續流浪」的想法。所以現在,也不特別的期盼了,就放它去流浪,看看它竟能晃個多久。

再來,當然就是旅行的心情了。對這隻脫隊的羊兒,我可是半點都沒法預測牠會在何時才能晃回來呢,所以面對牠、放任牠,而且是採取一種放肆的放任模式,如此方是治牠的唯一方式了。

『再好的地方,你仍須離開,其方法,只是走。然只要繼續走,隨時隨處總會有更好更好的地方。』(舒國治〈流浪的藝術〉)

原來,持續的走持續的晃,也是種藝術呢!

『什麼時候也可以來場歐亞大陸的放蕩行呢?』
『Keep walking!』廣告不都這麼說了嗎。

法蘭酥 提到...

好屋~~>//<

Jasmine Chen 提到...

CSMING:

『再好的地方,你仍須離開,其方法,只是走。然只要繼續走,隨時隨處總會有更好更好的地方。』(舒國治這話寫得真好不是?)
就抱著這樣的想法,一路沒有間斷地在任何角落旅行。我還只是個旅者,還沒有辦法流浪,有時候不知道這樣算是一種幸福,亦或是種羈絆?

如今你流浪的心(明信片)到家了嗎?

我盯著看專屬給我的那張紙片
旅行的鐘聲在某處又隱隱想起

keep walking.

何其瀟灑?
而我又多麼想要如此瀟灑地行走天涯


法蘭酥

這樣呀
何時走呢

小格子 提到...

所以呢?去了嗎?
伊斯坦堡也是讓我相當難忘的地方,
那裡充滿的,是屬於一種眩惑的情調,
而我念念不忘的是那個土耳其軟糖啊~~^_^

Jasmine Chen 提到...

格子:

土耳其軟糖奧地利買得到欸
我買過呢

至於歐亞大陸行.........
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