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08

蒼蠅先生奇想曲(三)



彧馨旅札》喔,蒼蠅

【陳彧馨】2008/10/30

可能是因為待在沙漠的時間過久,對蒼蠅先生的動態出現一種病態嗜好,這大概是會出現這個系列文章的主因。

經過觀察,慢慢發現一個令人氣憤的奇怪現象。蒼蠅先生居然喜歡我的帽子和眼鏡遠勝於我的皮膚!這可是說真的,當發現此一事實時,著實有點氣惱。雖然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都對那時莫名奇妙的怪想法臉紅,但當時念茲在茲的的確是:難道我的肌膚這麼糟?這麼不堪蒼蠅先生的貴足停留?

一起在沙漠出遊的旅伴形形色色、來自四面八方,一夥人之中,雖然我的皮膚的確沒有來自瑞典的北歐同伴雪白細嫩,大概跟很注重保養的日本妹妹和韓國女郎比起來也相形遜色 (我承認我老了點),不過起碼跟起那些從英國、義大利、瑞士、日本來的男人們比起,細緻度總是不差的吧?我忿忿地想。

記得貴志佑介在《深紅色的迷宮》裡提到,澳洲蒼蠅特別偏好日本人的汗水,這是因為日本人非常注重服用維他命,所以汗水中存有蒼蠅需要養分的緣故。雖然實在認為以書中平凡上班族的主角身分,懂得這麼多好像有點不合常理,不過如果營養豐富的汗水是吸引蒼蠅的主因,那不愛喝水、從來不記得吃維他命、在沙漠中也流不出什麼汗的我,大概無法贏得蒼蠅先生的喜愛。我這麼自我安慰,然後一面偷偷想,是不是該混點糖水抹臉上,看看會不會贏得蒼蠅先生票選為第一名小姐。

不過,只要不亂動,蒼蠅往往會在我的帽簷與鏡架集中。截至目前為止,仍搞不懂是什麼道理 (有人知道嗎?) 不過這讓我開始幻想起另一種絕技。如果說,我能讓蒼蠅乖乖的在帽簷上排成一長列,或是在眼鏡邊緣停上一圈,當然如果兩者並俱是最好不過的,然後留下照片,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為了這個大計,我央求夥伴中最具童心的瑞士男生凱伊幫忙,請他務必幫我抓住珍貴的鏡頭。

這個計劃裡比較辛苦的當然是我,我必須在烈日下不動地站上好一陣子,可喜的是演員眾多,蒼蠅絲毫不缺乏,而且挺配合的在指定地點降落。惱人的是我的搭檔凱伊,明明就是很搞笑的大男生,偏偏在這件事上異常認真,一定要等到落點都停滿了蒼蠅才肯按快門。這很困難啊!咱們的演員是不支薪的 (落在帽簷上連汗水也沒得喝一口吧?) 可不能奢求過多。偏偏我不能出聲要求,怕開口就會趕跑幾隻蒼蠅。

終於我們的怪異行徑被嚮導卡爾發現,這個澳洲人完全沒有辦法理解這件事情的有趣之處。緊緊皺著眉,拉起我的手臂拍掉帽簷上停了半滿的蒼蠅。認真嚴肅地告訴我:「國王峽谷很美很值得一看,妳不是要我多說點原住民故事嗎?我說,妳不要再跟蒼蠅玩了!」

我想卡爾大概不想一個台灣女生對澳洲的重點記憶落在蒼蠅身上吧?可是要怎麼解釋才能讓他明白,我慢慢理解《刺鳥》裡,每二十頁就會出現的「紅沙塵與蒼蠅」的澳洲內陸浪漫情境 (雖然《刺鳥》裡描述的是新南威爾斯省,不過,澳洲大概除了西部尚無法確定,其他地方都不乏蒼蠅吧?) 也是頭一回沒有把蒼蠅跟不衛生畫上等號。

這些黑色帶翅膀的小東西以某種很難理解的方式豐富了這一趟的旅行記憶。如同為了防止他們肆虐,特地加上密封蓋的沙漠垃圾桶一樣,在記憶風景裡存上特殊的一角。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這些記憶風景選擇旅行的,不過這些風景總是成為下一次旅行的動力。

寫下這段記憶時,正在沒什麼蒼蠅,而海風和煦的夏威夷,與乾熱的沙漠一點關連都沒有。電腦旁放的是一盞無酒精的鳳梨椰奶飲料Pina Colada,寫著寫著,突然很想念沙漠中的那些小傢伙,不知道他們試過熱帶鳳梨的美味沒?

【2008/10/30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

攝於奧地利˙蒼蠅飛走了

2 則留言:

cindy 提到...

可能蒼蠅給人的印象是不舒服的, 所以就.....會怕看到什麼吧...

但一讀還滿有趣的! 他們可以辦蒼蠅選美. 停最多蒼蠅的就是蒼蠅美女. XD 大概沒有人會想選吧.

Jasmine Chen 提到...

應該真的不會有人想參加...

Cindy是唯一有回應的
看來蒼蠅文真的不可愛
(覺得可愛的彧馨是不是怪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