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08

彧馨旅札》小樽的油燈咖啡屋




【陳彧馨】2008/11/06


從小樽車站開始,就不斷地見到油燈裝飾。從掛在柱子上油燈樣式的電燈、車站內小店販售的小型油燈,一直到整面由無數盞油燈裝飾的透明大窗……

我的確就是為了油燈而來的。

在隆冬二月隻身來到北海道,雪祭已經過了、食材也不算當令,天氣冷得要命,是最高溫都在零度以下的「真冬」狀態,當然不是旺季,旅客稀少,北地是一片寧靜。在這個時節放下繁重工作,硬是抽出些許時間,主要是想拍攝潔淨的雪景。再來,就是想來小樽,看著油燈,喝一杯咖啡。

已經忘了是在哪個網站、或著是哪本旅遊指南見到位於北一硝子三號館的油燈咖啡屋,只記得相片裡糢糊不清昏黃的朦朧,很美。我想像在北國寒冷冬白中,手持一杯熱騰騰的咖啡,觀望窗外細雪,在眾多油燈之下應當是一種幸福的溫暖吧。就為了想在雪中喝上一杯油燈咖啡屋的咖啡,我於寒凍的清晨時分搭上列車,經過美麗的石狩灣路段,來到了小樽。

那天小樽稍暖,路面積雪來不及清開,全踩成了泥濘。我將笨重行李留在札幌車站寄放,只背著要緊家當、掛著相機,穿得像是隻熊似地在雪泥之間行走,因為有陽光,街頭慢慢有些人走出。我攤開地圖,確認方向,在堺町通上肆意遊逛,落腳的飯店遠在另一個方向,然而我比較急著看看小樽據說浪漫的道路,也想摸清楚打算拜訪的海貓屋、政壽司、歐風銀行建築等相對位置。於是我走過裝滿音樂盒的海鳴樓、在六花亭喝了杯買泡芙送的咖啡、在標明「地酒」(當地出產)的小酒店買了瓶北海道釀造的葡萄酒,甚至在冰天雪地裡吃掉一支六色軟雪糕…然後,我才終於推開油燈屋的大門。

「要點什麼呢?」推開門的右手邊,準備食物的年輕侍者們正在櫃檯後忙碌著,左手邊是點餐檯,負責算帳的老奶奶招呼著我。

「點什麼呢?我們的菜單在上面唷。」穿著和服的老奶奶指指她背後的牆面,牆上林林總總的排上了奶茶咖啡冰淇淋聖代等等小食。油燈屋裡果然一片昏黃,老實說,看得有些吃力。

「呃,咖啡……」可是這麼多種咖啡,要叫哪個款式呢?「踱…」正考慮中,於是嘴裡無意識地吐出聲音而不自知。「卡布奇諾好了。」

老奶奶帶了抹奇怪笑意迅速地打好單子,此處是要憑單取物的,我的日文實在糟糕,還沒發現有什麼錯。

「一共八百六十円,謝謝。」

我打開錢包付清了帳,一面暗自嘀咕此處咖啡是他處的兩倍價,然而室內的確溫暖,一張張桌椅全是厚實木頭,桌面全都放上燙手油燈。此處單人必須與他人共桌,不過四周真是黑暗,一桌上的旁人摟著腰竊竊私語同桌的人都不見得能看清,所以我也就大大方方地尋覓空位坐下,然後開始脫去雪衣、帽子、圍巾、手套、開襟毛衣……雪地裡的油燈屋果真溫暖,我看著牆上整片整片已經退役的各式油燈,大約總有上百盞,如今整整齊齊圍繞住整個挑高的小咖啡館,樣式精巧,然而只能夠反射桌面盞盞平凡油燈所顯現的昏黃。

如果每一盞如同工藝品般美麗的古油燈都燃亮了,不知道這間咖啡屋會變成怎樣的輝煌,喔,還有怎樣的熱。

我環顧左右,前方有大張的仿古世界地圖,天花板吊著圓形大燈,沒有窗,空氣中泛著淡淡的煤油味,很好聞。鋼琴師此時正在台上演奏,輕輕的樂聲流洩一地。而我的咖啡似乎已經好了,走去櫃檯,遞交了號碼牌,這回換成年輕的小姐給了我兩杯咖啡。

兩杯?

我回頭看了看結帳的老奶奶,老奶奶一臉無辜地回望著我,這才想起來,日文的踱(と)不就是「和」的意思?原來我無意中叫了一杯咖啡(美式)「和」一杯卡布奇諾啊!

抱著兩杯咖啡回座位,油燈的光芒均勻地灑在木桌、相機、背包和兩杯咖啡上,呈現出溫暖的鵝黃色,我放棄在如此溫柔的空間閱讀些什麼的想法,專心地喝著兩杯咖啡,一口美式,一口卡布奇諾;一口美式,一口卡布奇諾…

「開始下雪囉!」一個小男孩蹦蹦跳跳地闖進有著溫柔音樂的咖啡屋,急著跟也在油燈屋坐著的父母報告這個好(?)消息。

下雪了嗎?我一手握住一杯熱咖啡,莫名地覺得幸福起來。

【2008/11/06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


3 則留言:

cissi 提到...

那個と很是有趣! :P

lazybone 提到...

油燈很有氣氛喔!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CICI

當必須一口一口吞下兩杯咖啡
而肚子裡早就已經放了一杯咖啡的時候
那個と就一點都不有趣啦

懶骨

我老是忘掉你去過北海到沒?
油燈可是小樽必拍的東西唷
(我自己這樣覺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