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08

哲學之道上

Copyright © Jas Chen

由於討厭擁擠,所以在哲學之道上時,不是春櫻時節,也不是秋紅時分,天已入秋,然而葉仍是深綠,還不冷,甚至稱不上涼。我在這條短短的道路上緩緩步行,前方既沒有什麼非急著趕到不可的地方,又正是適合走路的時候。

素來人多的這條路,難得的在初秋裡安安靜靜。聽說,飄著細雪時分的隆冬,此處也就只剩一條銀色小徑,不會有什麼人煙。我在還有些熱的日子裡盤算冬季是不是該來此處拍雪?古寺小徑,拍出來應與北國平坦雪原兩樣才是。

然後,這位先生就出現在眼簾。

低低地戴著漁夫帽,專心至意地畫著些什麼,神態肅穆地讓人不好驚擾,小徑旁儘有長椅,我也多得是工夫,忍不住坐了下來,猜測這位素人畫家畫了些什麼。

「應該是這條哲學之道吧?」
「畫裡也會是眼前溪流林蔭的樣貌嗎?」
「會不會有我呢?」

其實坐下來整整三十分鐘的時間,不論是我取出水壺喝水、攤開旅遊指南尋找想去的店家、還是忍不住對著素人畫家按下快門…這位先生一律沒有抬頭,彷彿這條寂靜而沒有人煙的路上,水聲、啪啪的翻書聲、咖擦咖擦的快門聲,都與週遭連成一氣,完全無法驚動他,那麼畫裡自然不會有我了。

終於我走上前,猜想腳步聲會不會吵著他,然而都走到他身後了,先生還是沒抬頭,我卻為他筆下的畫倒抽了一口氣。

那是一幅素描,繪的是飄雪的哲學之道。

濃淡相宜的筆觸,勾勒出雪中朦朧情調,畫一如我心目中的冬景,沒有人,只有花瓣般的雪片,只有凍成冰柱般的枯枝,天空染成淺灰色,陰天裡的雪分外白皙。那便是京都的冬日了,安靜、乾淨、偶爾像水晶般折射出美麗光采。看著看著,心情便也乾乾淨淨,再是萬馬奔騰的思緒也靜了下來。

考慮許久,終於還是忍不住囁嚅著開口:「可以賣給我這一幅嗎?」走近了才發現邊上放著幾幅作品,看來是可以買賣的樣子,這樣問應該不過分?已近中年的畫家先生一臉驚嚇地抬頭 (果然沒有發現我),「啊,您要買嗎?」「嗯。」「這一幅不好,我挑一幅好的給你好嗎?」他緊張地連連搖手,我日語不好,不過聽上去是這個意思。 「可是我喜歡這一幅,很想要哲學之道的雪景。」「真的嗎?這還沒有完全畫完哪!」「沒關係我可以等。」「那不好意思啊!」「我真的很喜歡。」「等你的時候幫你拍照可以嗎?」

素人畫家臉一下整個刷紅,非常靦腆。

我回到原來的長椅,又幫他拍了幾張,末了畫家先生包好薄薄的一張畫紙,鄭重其事地交到我的手上。

「送給你,你這麼喜歡。」
「那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的,希望你在冬天時也能來京都看看。」

如今又將入冬,哲學之道的雪景正黏貼在臥室的牆頭,彷彿一聲聲地問著我:

「該去嗎?」
「要去嗎?」
「能去嗎?」

我說,如果去了,還能不能在雪裡碰到這位近藤先生呢?


攝於京都˙哲學之道


8 則留言:

兼善天下 提到...

京都.2004年春去過一次, 上星期又去一次.

第一次去, 櫻花未滿但遊人如織;
這一次去飄著細雨. 楓葉未紅, 葉未落盡,
不同的是有女友相伴, 心情輕鬆.

雪中的京都會是如何呢??
怕冷的我, 大概沒有勇氣去證實這一點吧!

兼善天下 提到...

忘了問:
這張照片是Nikon相機拍的嗎?
畫面好像有一絲陽光, 看來卻帶著冷調.
實在是很Nikon.

雖然妳說不涼, 如果我去應該已經穿長袖了.

cissi 提到...

想看那一幅"飄雪的哲學之道"~~

Jas Chen 提到...

兼善天下

有女友為伴才是最重要的
我無旅伴
所以風景才會排名第ㄧ啊



我只有一台C家的350D
所以當然不是N家的廠牌拍攝
至於這張冷調
一來現場光影配合
再來我想曝光值調整過多少有關係
因為我拍了好幾張
試過不同數值才挑了這一張貼的

(不能在問更細的問題,我從來都不是技術派,是隨性派的啦)

CISSI

不給看!(我很壞吧)哈哈
(不過有拍另一張更美的某名家畫的,在櫥窗哩,店沒開,不過我猜應該也很貴)

lazybone 提到...

當然去囉!
人生就是需要體驗

ru0 g04wu0 vu84 提到...

喔....Canon居然會拍出這樣色調, 我真是看走眼了.

在數位時代, 變數太大, 還是不要亂猜得好, 好像不時會摃龜 ^_^.

我去京都的時間好像不太對, 想看楓葉嫌太早, 想悠閒的逛又遇到下雨(多一把傘, 加上手頭的相機與腳架, 很煩的); 幸好, 人對了.

也希望妳在旅程中都能充實而愉快.

兼善天下 提到...

ps. 上頭是我, 倉促誤按送出, 就變亂碼了.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懶骨

我的假期和荷包都不足以讓我"想體驗就體驗"啊,哭~

兼善天下

這張的確有些N牌的風格
不過N牌的反差應該更大一點
我還真的想再去冬雪裡的京都



我不怕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