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2007

《偷書賊˙The Book Thief》


© Photo by Jas Chen

莉塞爾,看完了你的故事,我忍不住也想寫下些什麼。

如果很誠實的招認,剛開始,我是讀不下你的故事的。開頭的沉悶冗長,讓閱讀始於一片陰鬱的灰濛濛,而某種程度上來說,當我開始翻閱你時,心情大約像是你在前往天堂街之前,打著冷顫、淚珠冰凍在臉龐的模樣。我原是期待你的故事可以給我一些力氣。我是說,妳偷書嘛,總應該如同我一般,是個喜愛文字魔力的人吧?

我揭開一張又一張沉重的書頁,明明知道再讀下去,淚水只怕要止不住,然而看著說書人清楚地拓印一張張有著羽毛頭髮的成年男人為你繪製的塗鴉,想像著書中隱約流露、拿來塗抹自製書頁的白色油漆味,再看你為著羽毛頭描述每一天有喜怒哀樂的天氣報告、那個總是想親你的檸檬金髮男孩、和包含著一片雲的十三樣禮物……雖然我從沒喜歡過那個講你故事的說書人,但忍不住一直讀下去。

這本書很厚,但沒有花上許多時間,這是因為思緒常不自覺地掉進了書裡,不覺時間飛逝。字裡行間,我嫉妒你,你是幸福的,雖然時常飢餓受凍、早早失去了親生手足父母、一年到頭的破舊納粹青年團制服、就連書,都要用偷的,可是,莉塞爾,妳有好多好多愛你的人啊!她們完完整整的把每一分愛都給了你……也許不能說擁有太長的時間,但是,那樣巨大而溫暖的愛…與傷痛,勢必在妳胸膛上烙印下永恆的幸福印記。於是在秋收的季節,妳可以思念起檸檬黃男孩;陰沉沉的天氣,總彷彿是漢斯爸爸那雙融化的、水銀般的關懷眼神;某個中女婦女偶爾大聲的嘶吼,一定會喚起你對羅莎媽媽每每親暱粗野謾罵的記憶;而每當你拾起任何一本書,妳一定能在文字裡見到躲在妳家地下室、有著一頭羽毛頭髮的猶太男人……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書與文字不再只是生活的一部份,反而成為她生命的全部…」

小莉塞爾,我嫉妒你,從妳偷了妳的第一本書「掘墓工人手冊」開始,我嫉妒妳……

攝於台北自宅˙彧馨看完《偷書賊》的房間

2 則留言:

Toro 提到...

這本書很悶..說他悶不是指無聊.而是看完心情好悶

前陣子看了幾本類似的書.其中追風箏的孩子.被天堂遺忘的孩子以及這本偷書賊讓我印象比較深.我說他們類似並不是從文字去分(相較於妳.我對文字的敏感度並不佳^^")而是那種改變不了的時代無奈....

啊!夜深人靜果然不該想太多

Jasmine Chen 提到...

我覺得追風箏的孩子比較悶
心情很悶
完全無可奈何
愧疚無奈的深沉傷悲

偷書賊會讓我哭
但還可以讀出生命美好

不過你說得對
都不該是夜深人靜時唸的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