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2007

有些照片,是可以拿出來笑一笑的!

© Photo by Jas Chen

紐約似乎離我越來越遠……

忙碌的生活裡,可以勉強壓榨出來寫寫東西的時間不斷被壓縮,大約二十篇文章,只能有一篇,是在我幽暗的房間、美麗的紅木書桌上,聽著輕慢的人聲藍調,然後愉快地書寫出來。絕大部分是在人聲嘈雜的客廳,或邊聽著電視評論、或一邊應答著家庭對話,一邊慢慢地打出一字一句。這當然也是一種幸福,只是有時候,我會偷偷地回想,在美好的紐約舊時光,完完全全擁有時間的當下,是多麼奢侈而自由。

當然我是喜歡陪著家人、朋友的。

喜歡每每自疲憊的辦公室回來,有些囉唆的老媽端著熱氣騰騰的菜,從也是熱氣騰騰的廚房出來,順便帶出一長串的問長問短;喜歡每天早晨,臨要去車庫開車前,老爸縮在晨報後一聲算是「知道你要出門了」的「哼」;喜歡帶著酷酷的、秉性沉默的好看弟弟參加大小聚會,享受眾人「真帥,妳男友嗎?」這種莫名的虛榮;喜歡某個午後與某個朋友討論攝影、或說藉著名義喝喝咖啡,然後用力打起羽球一身大汗淋漓;也喜歡偶爾隨著朋友邀約,在星期六起得比上班時還早,跟著大隊人馬飆起800cc的重車,飛馳去南庄,再飛馳回來;就是工作上跟著攝影團隊四處拍攝好餐廳,雖說是工作的一部份,我也仍然喜歡。

只是有時候,在滿滿的行程裡,我還是會想起孤單的、一個人的紐約。

想念彎彎曲曲灑落白色木框窗玻璃的彆腳陽光,一張木頭色的IKEA餐桌椅,鐵銹斑斑的黑色逃生梯,對面人家屋裡乾淨的白色亞麻窗簾……一段音樂、一杯咖啡、一本書、一個我……這樣乾淨而沉默的日子。

這時我會打開一個取名叫做「莞爾一笑」的紐約檔案,在同樣人聲嘈雜的客廳,揀選一張照片,然後無可遏止地對著照片咯咯地笑個不停。不能看美麗憂傷的紐約照片的,這時候,因為會落淚。

「呵!」我悶著頭笑。

老爸掃了一眼過來,嫌我打斷政論節目。

「面斥不雅喔!」我心想,面斥不雅呢。

就這樣,心情又可以慢慢好了起來,繼續有力氣渡過接下來每個滿滿的一天。

攝於紐約中國城˙麒麟金閣酒樓二樓樓梯間

順帶一提,是間頗能一吃的餐廳呢!


8 則留言:

珍妮花 提到...

很能理解你的感覺ㄟ。我們家是大家庭,我家客廳隨時是坐滿人的,回到家很熱鬧,可是,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自己空間的。我也常想念以前在美國唸書哪時的自由,但是畢竟已是過去式了。所以,我常常週末起大早去Starbucks坐下來點杯咖啡、看本書,再開心走回家,覺得自己這個禮拜,終於偷到點真的屬於自己的時間:-)

Jasmine Chen 提到...

珍妮花

我家也是大家庭
但是是人丁單薄的大家庭
所以爸媽長輩的注意力很集中



有時很懷念自由自在的日子
思念到了內疚的地步
有點厭煩呢

Teresa@NYC 提到...

hi...
long time...that sign is really funny...i think c-town has it's own logic about signage... :P

Jasmine Chen 提到...

Dear Teresa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我有時很想念一大早舟車勞頓到C Town吃早茶的記憶,回台灣反而不太飲茶了,找不到什麼好店呢

300公里的晴朗海 提到...

jas:
家人...
我現在好希望身後有個「囉哩囉唆的老媽」啊...請在心裡幫我加個油!!

Jas Chen 提到...

晴朗海還好嗎
Jas不知道你怎麼了
不過可以訓練出一個「囉哩囉唆的老婆」的

玩笑結束
正經說
不管發生什麼
Jas都會幫您加油

加油了!

Teresa@NYC 提到...

HIHI..
因為我忘了把你的BLOG加到我的最愛裡...後來一忙起來找不到了...還好還記得怎麼從明日報連過來...
我記得台北老爺的還不錯...不過是用點的走經緻路線沒有推車...少了推車就少了點飲茶的感覺啊...紐約的飲茶粗了點,但氣氛是有的...好久沒飲茶了啊...

Jasmine Chen 提到...

親愛的泰瑞莎

推車阿
連香港都不容易找到了呢

台北老爺好嗎
那我要去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