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2009

小白(又名扁扁)



Copyright © Jas Chen

我雖然不是臼井儀人的粉絲,也沒有特別愛看蠟筆小新(當然還是看過的),看著這段「好像沒什麼直接相關」的小白影片,卻忍不住要掉淚。

在Neige之前,還有過幾隻貓,其中最最疼愛的,就是小白。

唔,其實貓咪護照上的名字是「陳小扁」,是隻白胖胖的長毛扁臉波斯,我日常喚他扁扁或小白,不管哪個名字,他都知道是在喚他,都會拿尾巴拍地幾下當做回應,而只要我在家,他總會粘著我,跟上跟下。

直到我去紐約。

我不在家這件事,不知道對小白有沒有影響?也許沒有?小白在不適應一陣後,換成黏上陳媽媽,可是如果放假返台,小白就好像我從沒離開過似的,照樣纏著我睡覺。

貓據說總可以活上十多年的,我想去美國不過幾年,應該還好,回台灣小白還是會陪我才是。那時我總如此私心地想。

「扁扁好像怪怪的。」
「那傢伙吃好多都不胖,上廁所也不正常。」
「扁扁去看醫生,說是有糖尿病。」
「現在瘦得一把骨頭,毛都不蓬了。」

母親一通又一通電話來,說起小白,似乎全沒好事。人在美國的我無能為力。況且貓得糖尿病是怎麼回事?完完全全搞不清楚。

直到終於放假回來,親眼看著小白,瘦˙成˙骨˙頭。
因為病奄奄不肯動,又渴,就把頭擱在水盆裏,眼睛瞇成一條縫,連喵的力氣都沒有。看見我,掙扎著想走過來,卻始終沒法成功。

看了好幾家醫生,都說沒辦法,人得糖尿病都無法治癒,不要說貓了,安樂死吧。
當然不捨得,拖著拖著,學校開課,我又回到美國。

「不要難過,扁扁去了,我抱著他走的。」母親來電話時,紐約進入深秋,中央公園正金黃一地,是曼哈頓一年最美麗的時節。

我忍著,沒有哭。

因為知道抱著小白走的母親,遠比我更難過。



這麼多年後,突然看見這段影片,很多事、很多情緒、很多字,在同一個時間一併湧上。而我不知道,這些事、這些情緒、這些字,我親愛的小白,還會不會在天上看見?

會吧?或著不會?因為早早又重新下世到哪裡做一隻幸福可愛的貓了吧?

嗯,會是Neige嗎?

Neige最近變得很”歡”。

本來一天到晚跑不見貓影的頑皮貓,如果不餓得發瘋就不肯回家。
現在不是,還沒有到晚飯時間就已經在院子徘徊,等家人都上桌吃飯它就跳上窗台開始貓嗚貓嗚~地大叫,如果不理窗外的它,可以一直叫個不停,沒完沒了。

光只是出去餵飼料可不行。

本來很愛吃貓餅乾的Neige近來死命磨蹭人要吃點旁的什麼,而且不能敷衍,要仔細放在手上餵它吃才肯。

放在手上才肯吃……活脫脫是小白從前生病時的模樣。

餵著很歡、跟小白一樣通體雪白、明明是撿來的野貓毛卻有長毛貓咪態勢的Neige,心裡直想問:「你是小白嗎?」

如果我叫你扁扁,你會甩尾巴嗎?

8 則留言:

M 提到...

好催淚啊...

小飛俠 提到...

不要跟茉莉好了啦……害人家邊看邊快掉眼淚,
嗚嗚嗚,人家好想小臭米喔~~~

Miss LK 提到...

Jas,

I cried my heart out...
My feline best friend Sapphire went to the kitty heaven last Christmas in my arms. I still miss her and I miss her every single day.

archiliya 提到...

好感傷...
過去相處的點點滴滴已成了心中最不捨的回憶...

Jasmine Chen 提到...

對不起

害大家哭了...

可是我自己也是大哭了快半個鐘頭啊~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覺得真是好催淚啊. :~(

老板 提到...

心裡好酸的感覺....我娘家的小瑪爾才因病離開了待了13年的家,全家哭的慘兮兮....每每想起還是要哭好久.... 姍

Jasmine Chen 提到...

MISS LK:

I cried my heart out when I knew white was gone. And I forced myself not to think of him, because I was afraid that hollow caused by his left will never be filled if I couldn't forget.

女孩:

抱!

姍:

13年!以小型犬來說是狗瑞了!
妳們一定把她照顧得很好
所以不要難過
小瑪爾是很幸福地跟妳們過了這樣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