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2009

【彧馨旅札】那彎寧靜海


原刊登於UDN聯合新聞網8.18.2009
Copyright © Jas Chen

「你很少來花蓮吧?」談完了公事,林廠長這樣問我。

點點頭,事實上在台灣,大半時間是留給家人的,如果不是因為出差,鮮少離開台北。

「那麼,我請同事帶你走走逛逛?」

幾次來到山明水秀的花蓮,總是談完公事,便匆匆忙忙北上,機票時間俱都早訂好的,談完剛好趕赴機場,委實沒法多看看。這次不一樣,合作案總算是大致抵定,,心情輕鬆,便沒有請秘書訂回程機票,打算從容搭太魯閣號,一路觀賞風景,吃鐵路便當。

自然,也想逛逛久違的花蓮。

「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
「如果可以,方便送我去七星潭嗎?」

除去出差,上次來花蓮,還是大學時。當時來自花蓮的同學,規劃一次班遊,地方就是他的故鄉花連。那時青春年少,享受的是友伴歡笑,對景色便沒有太注意,唯一記得牢的,是夜裡去七星潭烤肉,朋友說的話。

「妳知道,這裡白天來有多美嗎?雖然面對的是一片大海,卻沒有海聲,很寧靜,心情煩悶時,我都會騎車來這裡,看看海色,就會平靜下來。」

彼時只有少許火把光源和營火閃爍,我的確沒聽見海聲,一片漆黑中,很可惜也沒見到海,但是深深記牢朋友在火光中半隱沒的側臉,和七星潭這個代表美麗與寧靜的名字。

我婉謝了客戶派人陪伴的體貼,獨個沿著海岸走。七星潭雖是海,卻滿佈大大小小圓潤的鵝卵石,這些石子讓海水不斷不斷的沖刷而變得晶瑩剔透,腳掌心踩著舒服。高跟鞋自然脫去了,套裝可沒辦法。彼時心緒,因為生活情感的重重壓力,正陷入巨大風暴間,完成合作案使我稍感輕鬆,卻沒能幫助我平靜。

光著腳,當心在鵝卵石間走,如果還有別的什麼人,看著一個穿著整齊套裝、背著公事包、拎著鞋,光腳在海岸走的女生,八成以為要尋短也說不定吧?只是星期二的午後,七星潭風平浪靜,除了老遠老遠坐著一個垂釣老先生外,沒有旁的人。

還記得當初朋友說,七星潭的名字,是因為在此處抬頭觀星,可以看見最閃亮的北斗七星。已經不記得那天晚上是不是看見了閃爍七星,不過,據說美得令人屏息的寧靜海灣,卻真實地依偎在眼前有如月牙的海岸線上,彎成一抹微笑。海浪是有的,很淡漠的幾抹,容易忽略;風非常大,卻沒有什麼海水氣味,只是將我的頭髮吹捲吹亂,彷彿也吹去了煩惱無數。

不是什麼晴天,海水是湖綠混著靛青,遠遠地,在與天交界之處匯成深深的藍。

我遙望闊海,心思漫漫。眼前一汪似湖非湖的寧靜海,對我張起了膀臂,寬容地讓我注入蓄積的沉重壓力,那一抹抹的深藍湖綠,彷彿應許我重新大口呼吸、鼓起勇氣的能力。

穿著窄裙,很困難地席地坐下,仔細撿起身邊一個個讓海水浸潤地晶瑩剔透的小圓石,每塊石頭都仿若墜落星子般美麗。一波波無聲的白浪,次次回來海邊,也許就是為了啄吻這粒粒晶圓玉潤。拿不定主意該不該拾起一個留作紀念?不過看著隨身相機,既然已將野景盡收,何妨一學徐志摩,不帶走一片雲彩?

吹飽海風,還捨不得走,轉身進入海邊唯一一棟小屋,喚作「原野牧場」的咖啡館。點了一杯熱騰騰的羊奶咖啡。咖啡館沒什麼人,我得以捧著暖呼呼的杯子,溫著十月海風殘留的冰涼,靜靜地繼續沉浸在玻璃窗後的溫暖,看著寧靜海,一遍又一遍。

之後,為了公事,在花蓮台北間來去數次。不論時間如何緊湊,我總要偷出丁點時光,拜訪這彎藍色微笑。那是那段時間裡,幾要忍耐不住生活疲憊的一點救贖。不管怎麼忙錄,只要想起這灣寧靜,就能跟自己說:「花蓮並不遠嘛,那麼明天就可以去吧。」

雖然從沒有因為這樣的想望而去成寧靜海,這卻彷如是種魔法,每每,都有讓我重拾力氣的神奇療效。

4 則留言:

kit4 提到...

多美吶~

Jasmine Chen 提到...

indeed!

valse 提到...

"寧靜海"
如果真有海能讓人寧靜
我到想去看看

每回去海邊
不是憂傷的離別
就是狂放的相聚
嗯~
也許一道去的伴才是定調的主旋律吧.
Verna0430

Jasmine Chen 提到...

valse

我都是自己去的
說不定兩個人去的感覺會不同?
下次我來試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