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2009

從回家到在家


Copyright © Jas Chen

從長長的旅行回家,到今天,是第17天。

記得剛回來不到一星期時,有個預定也要前往歐洲作長程旅行的朋友找我,在信義誠品愉快地聊了一下午關於旅行的種種。末了他問我:「你適應回來的生活了嗎?」

適應了嗎?這是什麼問題嘛!我是回家欸,回家怎麼會不適應呢?

然而那一天過後,我幾乎再沒有主動提過旅行的什麼。行程表排得滿,一連跟好幾個整整一個多月或更久沒有聯絡的朋友吃飯、跟攝影同好一起開分享會、把有點棘手的攝影展問題稍作處理、整理了網誌、送修壞掉的硬碟、還抽空做了宜蘭泡湯一日遊。

這期間,自然上班了,也陸陸續續交了幾篇稿子(其實在歐洲也沒有間斷)。

理論上身體完完全全適應台北的節奏,但總還有一點不對勁,說不上來是怎麼了,總之腦子裡有一點什麼沒轉過來。日子過得輕飄,很不札實,彷彿每一日都在某種夢裡度過,渾渾噩噩。並不是說難過,不過缺乏一點真實。

星期一,終於在旅行後首度開始認真做起新產品的規劃(已經到不能再拖的地步),寫著BP草稿時,生活的重量有一點一滴回到身上的態勢;中午跟同事在小巷子裡吃許久沒吃的番茄牛肉刀削麵,順路拿著編輯寄來的稿費支票存進銀行。「幫你帶杯飲料回辦公室?」同事問。因之下午的辦公桌上擺了一杯甜滋滋的蜜茶。

夜裡難得準時回家,屋子卻是空的。客廳桌上躺著張字條,囑咐我到家附近新開的火鍋店碰面。

「咦你怎麼這樣早就到家?太陽打西邊出來唷!」也剛從大陸回來的老爸邊涮著雪花牛肉片邊納罕。
「給你叫個泰式酸辣鍋底好了。」堂弟沒怎麼等我反應就逕自叫了新鍋子。
我坐下來,媽開口說起這間在我出國期間開幕的小店如何成為素愛嚐鮮的家人們新寵。「霜淇淋和咖啡都不錯,等下記得試試。」媽媽這樣交代。

我坐下開始吃喝,似乎開始把流失的感覺一口口吃回來。

嗯,是回家了呀。

應該可以開始好好整理照片了吧?

5 則留言:

Chanteuse 提到...

有時候會這樣覺得,擺著不整理它,它就好像還沒結束一樣....

(面具那張很有感覺....果然不是晚上在公寓裡照能比的呀!)

(每次來逛完就會覺得自己也要開始認真寫些什麼了:p)

Jasmine Chen 提到...

Chanteuse!!!!

你的面具照(和其他照片)都還沒寄給你!!!!!

再給我兩天一定弄出來給你!!!
(話說,旅行中答應要寄的照片都還沒寄,我真糟糕...)

Chanteuse 提到...

我也還沒寄你的啊:p
直接寄信箱嗎?

Chanteuse 提到...

慢慢整理不用急~

Jasmine Chen 提到...

Chanteuse

信箱即可

還有,我真的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