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2009

湖邊凍颼颼的可憐鴨子

Copyright © Jas Chen

繞著湖走,像是從來沒來過似地仔細觀看,腳踏得很累,每一步都要在綿厚鬆軟的新雪上踩出深深及膝的黑洞。醜得很,像是寫不完墨黑的筆芯,一窟窿一窟窿,在剛做好的雪白新棉衣上打上一個個不齊整的黑鈕釦。

想更靠近湖,所以在「危險自負」的德文牌子下假作文盲,事實上真要自己不小心滑跤什麼的,除了自認倒楣也不可能怎麼樣不是?就這樣顫巍巍地靠在原來是座小碼頭,眼下卻讓白雪堆得不成形狀的什麼,算做是行走湖邊可以稍稍休息的地方。

「啪啪!」「嘩啦啦!」「聒聒!」湖面上,應該說是腳下方(腳下方不就正是湖?)傳來一陣陣亂七八糟的聲響,並不算喧擾,但在冬末接近死寂的湖畔卻非常分明。我低頭看,是一群比我要到得早的綠頭鴨子、水鳥和天鵝。(後來還來了幾隻看來兇猛的大鳥),正吱吱喳喳地,像是很冷似地聚在一起。

應當很冷吧?我猜想。不管是鴨子還是旁的什麼奇怪水鳥,腳掌總是薄薄得一片蹼,細透得彷彿可以看見血管裏流動的鮮紅汁液,就算豐羽厚脂的肚腹不畏寒,腳丫子總要冷的。大約是這樣,鴨子們一個個輪流替換著腳,抬起一隻放下一隻,也不怕累。不知道是在水裡的腳冷些還是舉起來的腳冷些?可沒一隻鴨子肯完全離開湖水,那麼也許水裡還要暖一點?

不過,水裏暖點的話怎麼又一個個全窩到岸邊呢?完全搞不懂啊。但鴨子又的確是一隻隻看起來都是凍颼颼的樣子。煞是可憐。

我想起背包裡還有兩塊要留著當中餐的硬麵包,掏了出來一塊塊剝著餵鴨子。一呼兒剛剛全像要凍死的鴨兒全生龍活虎湊了上來,彷彿已經餓了一冬天似地。一時心軟,將兩塊麵包全扔了出去,鴨子也有情義,吃完了看沒有麵包並不散去,依舊在湖畔凍颼颼地窩著,我當是陪我。

不過漸漸換我餓了,冬季卻沒有什麼店開著,剛經過的迷你超市連鐵門都拉下,玻璃櫥窗上有破裂的痕跡,不知道多久沒營業了。這下可好,我喝著隨身唯有的一瓶水,算是擋飢。

鴨子啊,還有我可憐你們,可誰可憐我呢?

6 則留言:

兼善天下 提到...

看起來真冷、、、。

學妹三月下要和老公去奧捷十日自助遊,行程是她老公規劃的。跟她聊到哈修達特,她老公表示說會到哪裡住一晚。

那學妹馬上接口說,會從那邊寄一張明信片給我,或是弄張哈修達特的海報或紀念圖片之類的給我。

呵呵!聰明的學妹,知道我腦袋裡在打些什麼算盤。

Jasmine Chen 提到...

三月下旬嗎
店應該已經開了
不過仍然很冷才是

我都沒認真逛紀念品店
所以竟然完全不知道當地的明信片會長成什麼樣!

真是...

羊小宝 提到...

话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呃,可这情形,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这边可是暖暖的都要短袖上阵了呢。

Jasmine Chen 提到...

羊小寶(小寶小寶,每次叫都覺得可愛,我還真是說不煩啊我...)

因為水根本沒暖嘛
鴨子只能沒辦法的可憐下去
不過上海已經熱到短袖上陣了嗎
台北雖然天氣好
但我還不敢穿得太薄
早晚還有些涼呢

material girl 提到...

真是可憐的鴨子啊.

不過加州溫暖多了, 我某天下班往停車場的路上居然看見三隻鴨子大搖大擺地在公司的小徑裡散步耶... -_-||| (應該把牠們抓去湖邊感受一下冬天才對.)

Jasmine Chen 提到...

女孩

以前在美國時也在新澤西看過成群的大雁
非常悠閒隨意地在公司草坪上行走
感覺大氣
不過
四處都是她們的糞便就是了

話說
我覺得美國的野生動物挺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