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2007

紐約

© Photo by Jas Chen

「紐約中央車站附近一處蒸氣管十八日傍晚突然爆裂,夾著泥土和沙礫的水氣沖上數十公尺,發出巨大爆炸聲,強大的衝擊力掀翻一輛卡車,造成一人死亡,卅餘人受傷,兩人生命垂危,數千名通勤者在濃霧中拚命狂奔,逃離現場。」

某天讀到了這樣的新聞,在網路上。

雖然離紐約已經很遠了,然而見到這樣的新聞,總不能開心得起來。在紐約的四年,經歷過許多,大多是好事,然而也免不了一些很糟的狀況。如果人的記憶是選擇性的,我似乎總是揀那些不怎麼好的來記憶,也許是因為我的日子過得未免也太平順無趣之故。想想,九一一、美東大停電、台灣留學生強暴案件,這些絕不能說是愉快的事件,在也不能說是平靖的紐約四年輪番上演,就是持槍搶劫也曾發生過在自己身上,這麼說,到底紐約之於我,還有什麼愉快回憶呢?

在《八百萬種死法》一書裡,某個頹廢醉酒的警探說道,地鐵(Metro)就是咱們整個城的縮影嘛,設備一天到晚的壞、車廂到處是髒兮兮的噴漆,尿騷味重死了,警察全拿那邊的犯罪沒有法子…(約略是這個意思),然而我說,即便是在紐約最不安全的時候,也沒有一個紐約人的生活可以離得開Metro,毫無選擇。

我離得開紐約嗎?紐約的痛苦、髒亂、漠視、不安、洶湧地在生命的行軌中滴滴烙下印記。我應當討厭紐約的,起碼不應該思念那裡吧?然而如同仰賴著Metro的紐約客,生命中的一部份仍毫無辦法地緊緊與它相偎依。



該下車了。終點站是哪?紐約吧?



攝於紐約˙103街地鐵站

4 則留言:

精神領袖 提到...

人總有認命的習性

就像我們總是對台灣的環境批評

但終究是離不開這裡

縱使離開這裡,還能到哪裡?

最後還是回到。。。這裡

486 提到...

親愛的
我要辦雜誌囉
想跟妳邀稿
每一期一頁的資料。
甚麼資料呢?
就如同妳BLOG上的一張圖+文字。

不知道有沒有這榮幸呢。

Jas Chen 提到...

精神領袖

我一直在繞圈圈欸



Dear 486

沒有問題
請來信告知細節
彧馨大力支持喔

icer 提到...

肉體離開可精神離不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