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010

《1Q84》般的東京酒吧


Copyright © Jas Chen

那不是一棟很特別的建築,不過來回經過幾次(因為就離飯店兩個街口,不經過也很難), 就會慢慢在意起來,想看看灰撲撲的大樓下,有什麼店開著。

雖然是不起眼大樓,但是多花一點注意力,還是很容易會發現掛著的不起眼招牌。

那是一間酒吧。

位在西池袋不太熱鬧街口的不起眼大樓地下,在清冷無比的日本年假期中,四周的店都掛上歇業招牌, 這間酒吧,理論上應該也沒有營業機會。

按照常理,確實如此。

只是常理歸常理,總有例外時候。
於是我在清冷無比但乾淨冷冽的大年初二深夜,走進了這間聲音都沉潛進入地下的安靜酒吧。
不是唯一客人,但確實人不太多,除了我與朋友,只有兩名女客。
酒保穿得很像一回事,牆面的酒瓶多到有點可怕,燈很暗。

這個地方沒有年的氣氛。

酒吧應該有音樂的,確實也有,只是無論如何想不起來旋律,是爵士或輕音樂或古典樂完全不記得。
感覺上,那天有的,只有自己安靜的呼吸聲,在安靜的酒吧裡。
即使看著拍下的照片,都沒有印象喝了什麼,滋味如何。
很奇妙。

因為珍惜地讀著《1Q84》的緣故(忙碌得沒有時間讀、也捨不得一次讀畢,因之速度出乎意外的緩慢), 想起了很符合書中氣息的這間東京酒吧。
實際上看著照片卻無法喚回當時細節的情況,於我,這還是第一次。
雖然說不上好或不好,但無疑很特別。

很《1Q84》。

5 則留言:

csming 提到...

確實很1Q84,文字與照片都是。
什麼在踢著意識的遙遠邊緣,book3第1章的名稱,若將妳這篇的人名換一下直接插入第1章的某一段,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妥!

不管是工作忙碌或是沒有工作,每個人意識的遙遠邊緣,都像是被什麼在踢著。近日異動工作的我,有時也會在夜晚這般的想著,然後又多望了幾眼的夜空。

material girl 提到...

村上春樹在成為作家之前其實是在爵士酒吧工作,
這張照片跟我想像中村上春樹的酒吧一模一樣呢!

Jasmine Chen 提到...

csming:

又是好久不見
有時想起,實在會有點想問你
"你最後有在簽書會上出現嗎?"
我在幾個場合中把別人誤以為你
最後到底有沒有看到你呢?
變成了一團謎呀

工作異動中基本上等同於旅行時間
所以什麼地方踢著你意識的遙遠邊緣呢?

MG:
我知道村上大叔是開爵士樂喫茶店的唷
不過我想像中他的酒吧要更破舊一點

但是能讓你這樣說
我非常開心呢^^

csming 提到...

嗯,是還沒見過本尊,長久以來都只在網路及書裡見到妳,雖然這樣好像也很夠了,但卻是想著,總有一天會有機會的見面的,而且似乎是一定會的呀。

「工作異動中基本上等同於旅行時間」這句話寫的真好,
「總有一些什麼在踢著意識的遙遠邊緣」是該這麼的接著吧?

兩句合起來像是問句,卻也是答案了呀!

提到...

親愛的Jas,好久沒來你這了~
這一個年都要過完了,慢慢把之前到現在沒看的文章一次補全,好好欣賞你搖筆桿的功力還有攝影作品!
還有恭喜你出書!看樣子你還是在原先的科技公司繼續坐在行銷總監的位子邊忙著鍵盤上的敲打!
看到你容光煥發的真好,倒是你的館子好像都沒有看到新文?!
我這兒呢, 除了公司營運穩定之外,老爺和我終於可以休息,這樣說起來感覺挺慘忍的;照顧公公已有五年,但自去年九月開始公公常到醫院報到,總共前後住院7次,今年父親節那天早上,老人家終於脫離病痛折磨上天堂了~ 大家都得到解脫,回到屬於自己的生活! 只是許多的角落與談話都會想到老人家,我想這是必然而且一直持續下去的一種想念方式。

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