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09

失去,或著不失去

Copyright © Jas Chen

在北京,凌晨一點左右,街頭一片漆黑。
也許不真的到一片漆黑?但總之,相當暗。
冷颼颼天氣,暗黑街道跳出一隻模糊身影。

我嚇一跳,慢慢看清是一隻毛色凌亂、看來無辜迷惘的長毛貓。

貓很可愛,也不太怕人,大約是隻走失的家貓。
以毛色凌亂程度,和瘦小身形,
只怕,已經流浪一陣子了。

看著可憐,但是我正在回飯店的路上,身上沒什麼吃食,明天一早要接連處理的事情、開的會,還令人頭疼地沒有定論。我沒有餘力,老實說也不知道還能怎麼照顧一隻迷失的貓。

站在路邊,人不知道該怎麼辦,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路上沒什麼車經過,路燈隔淂很遠才有那麼一盞,似乎有對情侶從我身邊走過,看了貓,也看了我。路樹的葉子飄落幾片。貓停著,我也停著。雖然冷,但那好像是身外的事。軀殼凍僵掉了,靈魂還活潑潑地。如果慢慢凍死掉,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我想。

慢慢地,再回神,居然已經在陌生幽暗的街頭,怔怔地呆站大半鐘頭。

貓抬頭看看我,彷彿終於下了決心,想著旁邊這個傢伙不會幫它做什麼,所以走掉了,方向正好與我住的飯店相反。於是我也下了決心,跟貓說再見。

好像這段亂七八糟瘋狂忙亂的日子,我站著看它從身邊流過,留不下什麼,抓不住什麼。祇是拼命拼命地趕著。趕著趕著,又覺得那些都是身外,慢慢地,又忙不起勁了。

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從北京回台灣,又從台灣去北京。再回來時,母親說,家裡的大白貓四天沒回家了。

四天沒回家應該是件嚴重的事,可是我居然連一點找他的力氣都沒有了。怎麼辦呢?


6 則留言:

網頁設計 提到...

好孤寂的貓,與街景相襯!

lazybone 提到...

看起來累壞了,我是說妳。

material girl 提到...

我也很了解, 其實生理的累還不如心理的累, 心理累要很久才能恢復哩.
Jas 加油啊!!!

匿名 提到...

我好喜歡你的網誌!我可以在理網誌裡看到各國的風情!我可以問你在做甚麼工作嗎?

Miss LK 提到...

擁抱Jas的美麗任務該留給幸運的帥哥, 我想抱ㄧ下這隻回不了家的可憐貓咪.

Jasmine Chen 提到...

網頁設計:(這樣稱呼有點怪...)

謝謝稱讚。
希望孤寂的貓早點有個懷抱

懶骨:
真的累壞了
不過再撐一下下
一下下就好了

女孩:

還要說什麼呢?
抱!

匿名:(方便給個暱稱嗎?這樣稱呼好怪)
謝謝你喜歡這裡
歡迎常來
我的工作嗎?
是跟資訊與硬體相關
有趣也許還可以,忙起來相當忙
大體來說
跟一般人差不多吧

Miss LK:

貓真的可憐
當時的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如今北京相當冷了
貓咪不知道好不好
有沒有人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