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2009



Copyright © Jas Chen

「今天說是37度,那個溫度是怎麼測的?站在太陽下量的嗎?」父親問著。
「大概吧?」我也不很確定。
「不可能是那樣量的,如果是那樣量應該要比37度熱很多啊!」

是嗎?

據說日蝕是一種不祥的徵兆,一種缺憾。我使用著最簡單的配備 (反正向來沒有好配備),以最原始的方法試著拍了幾張照片,心裡想著前幾天看的阿波卡獵逃,想著日蝕時天其實不會那樣黑,想著黑豹男人是何其幸運;再又想日蝕發生前就忍不住又重看的桃樂絲的秘密,想著會不會又有人在太陽消失的這兩個鐘點,因為這個「缺」而喪命?

此時,邊上擺著不忍放下的時間迴旋。然後發現,第一次,沒辦法說時光緩慢美麗地從身邊流逝。

我知道我的時間如飛地往我無法抓住的地方「咻」地極限消失,而且不像缺,它不會回來。


5 則留言:

material girl 提到...

好美啊! 好像月亮!
說到時間, 我最近在書上讀到普羅旺斯人的時間觀是: "反正時間用完明天又有新的, 源源不絕, 不用擔心啊!"

Sunny 提到...

我昨天也和一群孩子看到了這個百年一見的"缺",倒是滿興奮的!!

kit4 提到...

我也拍了, 只是....好小個 (要截圖) ><

lazybone 提到...

拍了,但是一點都不想PO

Jasmine Chen 提到...

女孩

如果我能像普羅旺斯人那樣豁達就好!

SUNNY

我們辦公室的人也興奮的像孩子

kit4

我是用定焦50拍的
所以......
當然有截圖

懶骨

貼出來嘛
我的是截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