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2009

雨季不再來

Copyright © Jas Chen

在該要落大雨的季節,來到曼谷。

並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天使都城,但進入機場,還是嚇了一跳。據說總要等上三小時才可能排上的落地簽證櫃檯,空落落的一個人也沒有;聽聞因為旅客眾多所以心情不會太好的海關人員,正三三兩兩地談天,一派輕鬆自在,自然沒有刁難人。

應該永遠人滿為患又擠又熱的機場,事實上是空的,足可以打蚊子。

我孤身站在入境大廳,左右都看不到應該來接機的人,於是翻找聯絡電話、詢問地面人員,好容易,才發現接機先生正在等待區打瞌睡。

「咦?小姐這麼快就出來啦?你下機到現在不到十五分鐘欸。」
「不好意思啊。通常要等一個鐘點的,所以我就沒舉牌子了。」

泰籍華裔的服務人員寶先生以奇妙口音喃喃解釋,一面招呼周到地講解曼谷人文風情。

「旅客怎麼這樣少?」雖然知道雨季本就是淡季,但老實說,面對工作人員比旅客還多的空蕩蕩機場,還是很訝異啊。
「現在是雨季,算淡季唷。外國人都是十月到四月來,來避寒;妳們台灣團的大旺季是六月底到八月,所以六月算是觀光最清淡的時候,因為天天下雨,很可怕的!不過流感也有影響啊,很多人怕生病不敢來吧?」對於人在飛機上才讀到今日頭條,說是有泰國旅行團感染新流感的我來說,這一點倒是深深認同。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湊這種熱鬧的嘛,誰知道沒辦法碰上了呢。

但是之前的政變多多少少影響觀光業吧?想歸想卻沒有開口問。

「所以會下雨囉?」隨口這樣問,車窗外的天空灰濛,我已做好準備,每日都要找個可親的地點,聽午後雷雨。曼谷該參觀的名勝早已都造訪過,此番前來,最重要的待做事項,雖然聽上去很傻,但的的確確確實就是聽雨。此外也許看看水上市場、也許學學泰國菜、也許作作有名的SPA紓壓、也許逛逛週末市集。

所有的「也許」都可以不發生,唯有「聽雨」,無論如何一定要做的。

不為什麼,只不過,思念潮溼。

「一定下雨,而且會天天下。」寶先生這樣回答,一面擔心我無聊,薦舉了諸多下雨也能做的活動。我卻不好意思起來,不知道該不該說,不過是來這裡懷念雨天那股等待著發霉,什麼事也不能做的滋味。

「你真是個怪小姐欸,如果只是這種要求那一定沒有問題的啦。」寶先生拍胸脯保證。如此讓我安下心來等待,看著雖陰著,暫時一滴雨沒落的天空,很期待。

嗯,結果第一天後,曼谷一連四天大太陽。所以每日每日,都在可怕的艷陽天下,眼睛瞇地跟貓一樣,累趴趴地行走,一滴雨也沒等到。

怎麼?在台北之後,曼谷的雨也消失了嗎?


5 則留言:

Caraprince 提到...

離開台北到曼谷,
台北卻下起雨來了...

material girl 提到...

Jas 真的去好多地方旅行喔! ^^b
我可以了解那種大太陽底下累趴趴地走的感覺. 之前我們每次去歐洲都是在七八月, 每次真的是奇熱無比啊! 去葡萄牙的時候, 熱得居然都森林大火了, (不過好處是煙霧把陽光稍微遮一下) 我們一面聞著火燒山的濃煙味一面逛葡萄牙的小街...
所以五月去玩可能比較好吧. ^^

Jasmine Chen 提到...

Caraprince:

是阿
離開台北到曼谷,
台北卻下起雨來了...
而回到充滿雨的消息的台北
雨卻像捉迷藏
忽有忽無

總在辦公時間出現
至今
仍只見到台北的雨的遺跡

女孩

你也去了好多地方阿
為了某種原因
我很想去里斯本看看
但真遠阿
不知何時能成行?

Chanteuse 提到...

(正在慢慢消化一個月的進度中....)

雨都跑到中歐來了吧
聽說我不在的整個六月,維也納都在下雨,奧地利很多地方都淹水了

謝謝Jas上次的招待~~ 才碰面短短一個小時,真是很不好意思啊

Jasmine Chen 提到...

Chanteuse

別客氣
下次換我去維也納騷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