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008

櫻花雪


Copyright © Jas Chen

「太陽國的上班族下了班真是這樣的喝酒、把領帶繫到頭上跳舞呢!」

在居酒屋提到了日本旅遊、提到了我一直幻想著的北海道,周日的夜晚,吞兵衛的人不能算多,然而隔壁恰好坐著一整桌在台北生活著的日本上班族,

「說太陽國他們才不會知道唷,」友人神秘兮兮地說「雖然不見得會中文,對”那兩個字”他們還是會有反應的呢。」

我不禁想起也是在櫻花下,瞧見眾多席地而坐的株式會社先生小姐,男人也就罷了,訓練有素的窄裙女郎,竟也曲著雙腿、以一種絕不能說舒適的方式坐著,飲酒作樂。

櫻花宴多半是傍晚時分開始,一個個早已圈好、標示已被佔用的場地足可以見每個聚會的不同規模。豪華點的擺著長排的簡易冰桶和塑膠桌椅、專業些的厚厚鋪上五六層防水布,再以膠帶黏貼、最差最差也都有著紙箱搭成的矮几。我沒能找到方法混進那一群又一群的人叢中,然而靜靜地觀看從正襟危坐轉變成跳舞唱歌追逐的大和民族,實話說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往前走些,便可以看到配合櫻花祭的飲食攤子,架起了長串的閃爍小燈泡,賣著各式串燒天婦羅,當然,也少不了啤酒。不屬於任何一個株式會社的太陽子民便攜家帶眷地坐在這些攤子上,少了點雀躍奔放,但開心不減的在褚紅棉布店招之下,看著櫻花團團地在夜色中綻放。

為自己在人潮眾多間覓得一張桌子,點了嚐起來很不怎樣的晚餐,環視左右,竟然仍舊被黑西裝所包圍,恍惚間,似乎也成了某個株式會社中的一員,溫暖安適的躲在某種屬於「團體」的屏障內。

在居酒屋舉起朝日生啤,櫻花瓣片片飄落的影像在腦海中反覆播放。
還不是櫻花雪的季節哪。

「那麼,去追雪吧!」暗暗地這樣說。

「去追雪吧!」


攝於日本˙夜櫻祭




4 則留言:

lazybone 提到...

看著你這篇,
想到去年接近此時去三芝拍櫻花

Jas Chen 提到...

是呀

今年還要去拍櫻花嗎
或許到京都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的清水寺.....)

mw 提到...

日本
那裡都好!!

日本妹
也好


"我的"太陽國
ㄎ ㄎ

Jas Chen 提到...

Dear mw

泰國妹也是不錯的啦
加油喔

(泰國有啥可愛暱稱嗎?)